在告別之前

十二月的陽光暖洋洋地灑落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股想哭的衝動。因為B的來電,讓我這幾天累積的擔憂全被卸了下來……

0
175
Image by Capri23auto from Pixabay

小歇(台南市)


 

我是第一代基督徒,在我2009年剛帶兩個孩子去教會時,媽媽也跟我一起去,她甚至比我早兩個月受洗,我也因此常戲稱她為「學姊」。初到教會的學姊,感受到弟兄姊妹的關心,開心得像個小女孩般歡喜雀躍,直說「信耶穌真好,如果早一點認識祂就好了」,充滿相見恨晚之情。

 「學姊」的告別式  

2019年的十二月,媽媽在醫院病逝。家人尊重她的信仰,選擇在殯儀館舉辦基督教告別式,由家中唯一的基督徒──我和所屬教會牧師協調、討論告別禮拜的流程,以及包含故人略歷、慰歌等在內的諸多細節。

然而,家人A在一開始即與一般信仰的葬儀社洽談好各項細節與費用,再加上對教會告別禮拜儀式與流程的不了解,我可以逐漸感受到他對我的不耐與不諒解。

例如,當他知道教會會有自己「司琴」的人,但葬儀社包辦的項目已包含「樂師」的費用,而且葬儀社也表示,樂師自備的琴價值不菲,不輕易讓他人使用,而教會使用樂師的琴似乎也是不合宜的事。

家中排行最後、個性又懦弱的我,每次和A通電話時都提心吊膽、注意每個措辭,深怕他動氣,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明,才不至於讓他對教會的誤解更深。眼看著告別式日子一天天逼近,而我又是個沒有喪假可請的代課老師,打算只在告別式當天才請假。在持續的備課、上課中,心裡實在焦急又無力,擔心媽媽的告別式辦得不順利。

就在告別式前一天,當我正準備出門到學校代課時,我的手機響了,從外地回來的家人B問我可否撥出時間,坐下來和他及A一起聊聊彼此想法,因為近日A向B表達了對我的怒氣。

當B得知我正要趕到距離有點遙遠的學校代課時,在電話中表示,聽完我的解釋,他已經比較能夠了解整體的狀況了,他說會居中代為了解、處理。

 天使的提醒 

結束通話,我匆匆趕到學校,進到校門剛好聽到上課鐘響,匆匆進到辦公室,打開跑得很慢很慢的電腦,叫出本來應該提早到校印出來的自編學習單。這時,有位學生走到我的辦公桌邊,悠悠地問道:「老師,妳怎麼還沒來上課?」

當我進到教室,發下學習單,回到窗邊的桌前坐下,播放筆電裡的課文影音檔時,十二月的陽光暖洋洋地灑落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股想哭的衝動。因為B的來電,讓我這幾天累積的擔憂全被卸了下來,而我那位因為智力障礙而被抽離原班級來特殊教室上國文課的特殊學生,完全不知道剛才自己的出現是何等奇妙,他的那一句:「老師,妳怎麼還沒來上課?」就像天父派來的天使,把我從風塵僕僕的忙亂光景中喚回,得以重新安靜在主耶穌的裡面。

「學姊」像小女孩般回到天父的懷抱,而我也發現,自己這幾年在教會參加了許多告別式,因此早已對禮拜形式習以為常,但是我的家人並不是這樣,對他們而言,這些都是陌生的,況且這是最親愛的家人的告別式。

感謝上帝讓我想到這點,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當教會儀式搬到殯儀館,第一代基督徒確實需要和未信家人誠懇溝通,讓他們了解並且放心。很感謝我的牧師一直細心、耐心地和我討論,也感謝我的家人,他們雖然不認識耶穌,仍願意為媽媽舉辦基督教告別式。

【幸福練習】

與至愛親人告別是很難的事,求主幫助我們,在離別前學會寬恕、珍惜時間跟心愛的人好好說再見。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