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子故意長

不知怎地,我們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一個月通一次電話互相關懷,最後一定會一起禱告結束。我們之間平實而篤定的友誼,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0
41
Image by Jess Foami from Pixabay

◎ 黃貞毓(彰化縣)


 

大一升大二參加大專團契退修會那年我發病了,獨自坐在樓梯口哭泣。沒多久,有位姊妹走過來,她坐下來,問我想不想聊一聊。

當時我們還不熟,可是她卻接連送我三本靈修書籍。呆呆的我不懂回報,只當她是個善體人意的姊妹。直到她準備去英國留學前,請我幫她看看英文申請書或自傳有無錯誤時,我才真正第一次實際為她付出。
Megan留英歸國以後,不知怎地,我們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一個月通一次電話互相關懷,最後一定會一起禱告結束。我們之間平實而篤定的友誼,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2003那年,我住進榮總精神科病房,Megan幾乎每個禮拜來看我。當時我很愛講英文,有次她還帶了一位外國牧師來看我。正當我享受著友誼的甜美時,卻不知那時的她正遭遇極大的難處,這事讓我感到很虧欠。

隔年我住進骨科病房,後來醫生讓我回家休養。出院那天,Megan陪我回家,我邀請她留下,嚐嚐我媽媽的好廚藝。她答應留下來,還笑說我媽媽的一頓飯就把她拐跑了。

2006年六月,大學契友從馬來西亞回台,一群人相約在一個契友家重聚。我提早一個鐘頭到,Megan第二個到,自上次出院回家後,這是我們再次見面。她跟女主人打過招呼後,就跑過來跟我問好,熱情依舊。倒是我,顯得有些羞怯退縮。

契友會過後不久,我又發病了。Megan知道後接連來看了我幾次,一次帶了龍眼和芒果,一次帶了兩個墨西哥煎餅(一個做她的晚餐,一個給我)。她得知我家不久前遭祝融之災,在我出院不久後又偕同另一位契友來看我,還帶了兩件外套、日記本以及一些生活用品來給我。

那些年我需固定北上看診,借住在妹妹家。有次我晚上十點打電話給Megan,沒聯絡上,我妹就說:「人家上班一趟要花一個多鐘頭,很累,妳還要吵人家,就算人家心裡百般不願,也不會跟妳講啦!」說完,妹怕我難過,就建議我十一點再試試。沒想到,Megan一聽,立刻問我妹家的地址。原來,她不是因為工作忙才晚歸,而是因為要買一件禮物給我卻找不到。殊不知,電話另一端的我聽了好感動,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隔天中午,Megan來電說她頭痛,但有件東西一定要親手交給我和妹妹,只是無法久留。到了晚上,她翩翩來到,還帶來兩份年曆,一份給我,一份給妹妹。我的年曆上有為宣教師代禱的事項,妹的則是一份安泰的繪畫年曆,還有一包燻雞翅,剛好是妹最愛的。我們聊著吃著,不知不覺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

如今,Megan已是兩個小孩的媽,我們仍會固定一個月通話一次,互相問安、交換近況。除了跟她聊天,偶爾我也會和她可愛的女兒、兒子講講話,唱歌給他們聽。今年年初,她來中部看我,我們一見面就有聊不完的話題。時間,似乎沒有在我們之間產生距離。

感謝主!讓我出生在這個美麗的寶島,台灣的交通多麼便利,讓我跟好友能時常碰面,絲毫沒有障礙,不必像中國詩人杜甫一樣哀嘆:「明日隔山岳,生死兩茫茫。」只是,我們兩人既未備薄酒,亦沒有以酒助興的習慣,否則就真如詩人所說的「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了!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