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讓我卸下偽善的面具

二十三歲的我,被診斷出罹患第一型糖尿病,聽到當下天旋地轉,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霎時,我從一個正當青春的少女,被打入「慢性病友」的冷宮……

0
359
Image by JL G from Pixabay

莊妍(台北市)


 

初春的夜裡,我輾轉難眠,起來測血糖,一看,血糖濃度低於70mg/dl,索性起來吃個麵包。清晨四點半,天還黑著,敞開的窗送來一陣冷風,勾起心中許多甜蜜的、苦澀的回憶。有個聲音溫柔地催逼我:「要趕快提筆寫下妳的生命故事啊……

二十三歲的我,被診斷出罹患第一型糖尿病(T1),聽到當下天旋地轉,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霎時,我從一個正當青春的少女,被打入「慢性病友」的冷宮。為了體貼父母的辛勞,我刻意忽略自己的感受,過著一天打四針胰島素、嚴格控制醣分和均衡飲食的理性生活。看著臉書、LINE社群中的朋友到處吃喝玩樂的發文,內心難免失衡,每講一遍自己的病名就更加厭惡自己。

自從2018年八月發病,到寫下這篇文章,生病正好滿兩年半。這些日子裡,定期回診追蹤,每月到藥局領胰島素、針頭和血糖檢測試紙,成了我的日常。感謝主,我還在這裡!一路上有家人、朋友和醫護人員相挺,給我許多實質幫助和鼓勵,我真真實實感受到自己是被愛的!

去年,我先後應徵上了兩個工作,但也相繼辭掉,一個是高於我的能力,另一個是遠低於我的職能。其實,我是想在其中摸索自己的界限。雖然腦中不斷重播「我又搞砸了!」的失敗訊息,但我告訴自己,這不盡然都是失敗,凡事都是一種學習。生病後的我,看待人生不再像以前那般固執、好強。疾病,讓我卸下了偽善的面具。

生病前的我,處處維護完美形象,努力要當個一百分的好人,即使勉強自己也在所不惜,這樣的個性也塑造了我自卑與自傲的兩極性格。因為生病,讓我沒辦法再凡事追求滿分、任憑自己的脾氣過活;病痛,使我不得不學會低頭、謙卑,承認有些事自己無法強求。

嚐過許多苦果後的我,如今明白,一個人的價值無法單憑工作來定義,人生風浪何其多,有時僅憑己力,也難力挽狂瀾。

此外,我也學會一件事,就是當我願意裝備自己、虛心求助時,那位賜平安意念的上帝,祂必會照亮我前面的道路,引領我走出生命的幽谷。

Image by Oldiefan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