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港邊的祈禱室

我問自己, 難道要為穆斯林尋求祈禱室, 而不是帶他們走進教會?

0
140
Image sasint from Pixabay.

第1406期【為愛而生】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始料未及的感謝
〈信心加油站〉漁港邊的祈禱室
〈幸福光點〉與孩子同行

◎李正新(台中市)

我是一名社工,服務的對象是外籍移工中的漁工,是個非常不容易被看見的族群。因為海洋捕撈業的特殊工作環境,以及有別於陸地工作的工時型態,使得外人很難去接觸、關心這群外籍漁工。

三十多年前,台灣政府因著市場勞動力的需求,開始引進東南亞的移工,因此有了這群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工作的異鄉人。為了改變家人的生活及自己的人生,他們鼓起勇氣踏上了未知的路。

遠道而來的外籍漁工,有八成以上都是出自印尼這個千島國。據我所知,印尼人的信仰絕大部分是伊斯蘭教,信徒被稱作穆斯林。這群穆斯林漁工來台以後,往往也帶著個人的信仰,在台灣的漁船上生活。

爭取祈禱室的掙扎

在社工服務中,我看見外籍漁工的各種樣貌,也看見他們的困境。當他們遇到問題無法解決,或是家鄉的家人發生了重大事故,卻無法第一時間陪在身邊處理時,往往就以喝酒來麻痺自己,短暫逃避現實的無奈及擔憂。然而,也有漁工跟我說,人在異地難免會遇到困境,因此許多同鄉會以藉酒消愁的方式來面對,但他們有信仰,希望透過祈禱來安穩自己煩躁不安的心,而不是透過酒精。但舉目可見的漁港邊,卻沒有一塊乾淨的地方,能夠讓他們誠心祈禱。

在了解穆斯林漁工們的需求以後,我透過管道向漁業主管單位建議,希望在他們工作生活的漁港邊,提供一個乾淨的祈禱室。然而,礙於自己的宗教觀,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和掙扎。我從小就在基督教的家庭中出生、成長。對我而言,基督信仰是我在助人工作中的使命與動力,同時在觀念上,我也認為未信主的人需要我們去引領他們悔改信主。因此,我不確定這樣做是否是否符合真理?

我心想,最多只能幫忙向主管單位建議設置祈禱室,因為這似乎不是為了基督。我問自己,難道要為穆斯林爭取祈禱室,而不是帶他們走進教會?在隨後的幾個月裡,我的內心不斷糾結,總以消極的態度來面對這個尖銳的問題。

突破盲點,勇敢去行

某次週日回到台中的家,早上去自己的母會聚會。我看著牧師在台上講道,心裡仍糾結著穆斯林祈禱室的問題,於是向牧師徵詢意見,盼他給我一些可靠的回應。沒想到我問得吞吞吐吐,牧師的回答卻一派輕鬆。

他說:「以前耶穌在做社會服務的時候,有在乎幫助對象的信仰是什麼嗎?」

我回答牧師「沒有」,同時想起凡走到祂面前的人,祂都願意幫助他的需要。

牧師拍拍我的背說:「耶穌都沒有在意了,那你在意什麼呢?只要能讓人活得更好,就勇敢去做吧!」

因著牧師的提醒,我想學習耶穌基督的身影,幫助眼前有需要的人。於是,我更加積極地去向相關單位倡議,推動在漁港邊建立祈禱室,提供給穆斯林漁工使用,盼望他們人雖在異鄉,仍然可以透過祈禱得到平安。身為一個基督徒,我應該在乎他們的需求,尊重他們的信仰,以友善的態度對待他們。我相信,這是耶穌基督樂見的行為。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