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回去的那個家

那一天,長年離鄉背井的表哥,終於又回到了他的家……

0
112
Photo-by-Chris-Becker-on-Unsplash

第1422期【向高山舉目】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不再一樣
〈信心加油站〉終於要回去的那個家
〈幸福光點〉攀登玉山,看見偉大的創造

◎李正新(台中市)

看著救護車關上門,鳴笛疾駛上路。我的表哥帶著在世間的最後一口氣,躺在救護車裡,從台北的醫院回到故鄉台中的家。救護車離去後,我靜靜坐在醫院旁的椅子上,看著路人來來去去,有如葉片上的水珠,滑過來又滑過去。人生不也是這個樣子嗎?人們為了生存而工作、生活,移動過來又移動過去。我想著表哥這一生,感覺就像水一樣,一直流浪在外,到了最終的時刻,總算回到了家。

最後的抉擇,回家

一大清早媽媽就急著來電,口氣倉皇地說:「你表哥在醫院可能快要不行了,趕快過去看看能否幫忙。」掛完電話,我匆忙趕到醫院,看見二表哥在加護病房前等待。他也說哥哥可能真的不行了,正在煩惱如何處理後事,以及如何告訴家中的媽媽。「哥哥的後事該在北部處理,還是帶著一口氣回家鄉台中呢?」這個問題困擾著他。因為大表哥長期在外地生活,也許在人生末了之時,會想回到家裡走完最後的路。然而,二表哥又想起家中還有母親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傷,讓他在抉擇中陷入了深深地矛盾。最後,他決定專注讓家中的長輩減少遺憾,因此就請求救護車協助,讓大表哥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能夠回家走完他的人生。

表哥讀書時期,功課就非常好。出社會後在一家有名的大公司上班,也升到很高的職位。因著人生規畫,他跟著公司請調到北部,很早就離開台中。能力很好的他,總是對家裡報喜不報憂,每當家中長輩擔心地叨唸幾句,他總是回得一派輕鬆。甚至我們這些弟弟想去探望,他都客客氣氣地回答,大家不用特別前來。個性好強的他,總是希望家人可以感覺他過得很好,而不願將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及委屈讓家人知道。他深怕家人為他擔憂,即使這幾年身體每況愈下,仍不願意讓家人清楚他的狀況。

表哥的一生像是許多人的寫照,出社會後就離鄉背井在異地漂流,偶爾才回到自己的家鄉。帶回家鄉的總是好消息,只為了讓家人放心,而隱瞞一切的委屈和悲傷。想想我們面對天父也是如此,常常為好事獻上感恩,卻難以傾吐委屈或難過,不願在天父面前陳明自己的軟弱。我們常常想把好的一面獻給天父,不好的一面卻不願意帶到祂的面前,如同我們面對自己的家人。然而,人生在世,最終仍要面對生命的結束,不論在外漂流多久,個性如何堅強,在終了的那一刻,依究是要回家。

天父等待的那個家

身體回家,家人尚且會知道,人的一生遇到的困難與委屈,以及所有的情緒都將堆疊在一起,讓家人在那時感嘆和難過;靈魂的回家,則必將回到天家。

天父早就知道,人一生所經歷的,無論是好是壞,都在祂的旨意裡,因此人需要仰望祂的恩典與憐憫。當我們汲汲營營,忙碌於世間的種種,常常為了自己的期待和夢想四處奔波,把較多的精神力氣聚焦在自己身上,卻忽略家裡人的掛念與煩惱。如同天父時刻與我們同在,我們卻不斷忽略祂一直都在身邊。

然而,每個人在生命氣息即將消逝的階段,都要帶著自己的身體回家。那個家不是在地上的,而是在天上。那個所謂的家,就是天父在等待我們回去的那個家。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