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光點】夢裡的爸爸

口述◎李佳芬(台中大社) 撰文◎黃秋芳

0
10
4月3日第761期
又近清明時期,又是一個心痛的思念季節。這一年多來,每當我想起爸爸,總會禁不住的淚濕衣衫。
前年的感恩節,爸爸李重信參加主日禮拜後,下午感覺心臟不適,雖送醫救治仍留不住他的心。平日矮小壯碩,頑固嚴肅的爸爸,那一刻卻深情溫柔的依偎在媽媽懷裡,四個女兒不捨的圍坐床邊,淚兒潸潸地輕撫著爸爸的身體,想留住他最後的一點體溫。
爸爸是運動健將,是台南縣一萬公尺裝備障礙賽,多次蟬聯第一的長跑紀錄保持人。他在我們的心目中,是打不倒的鐵人,因為有他在,我們一直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風雨是什麼滋味。媽媽不會騎車,因此,每天載孩子到五公里外的鎮上上學的是爸爸,買菜的是爸爸,挖筍子、打野味,再弄個清蒸三杯的也是爸爸。
爸爸長相粗獷,不修邊幅,但卻心細如麻,他一直很清楚每一個孩子、孫子、女婿……喜歡吃的食物和料理的方式,若逢假期回家,爸爸總能滿足我們每一個人貪婪的味蕾,並以此為樂。爸爸也會包肉粽、縫衣服、做諾麗粉,女兒坐月子時,殺雞燉補,他都一手包辦。
有一年春節,我邀爸媽和三位姊妹來台中豐原過年,爸爸為了不讓我們麻煩,就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自己採買年貨,一想到有什麼遺漏的,就馬上往市場補貨;除夕那天,他果然耐不住性子,一大早就從台南新化開車,載著媽媽和一整車的年貨來報到了。
我的爸爸很「九怪」,常有超越常理邏輯的驚人之舉。家裡養的黑狗叫牠「小白」,白狗叫「小黑」,他說這樣才不會被陌生人叫對了名字就帶走。還有一次,我在冰箱裡發現一罐過期的燙傷藥膏,他為了不讓我丟,竟然偷偷地到廚房開瓦斯火,把右手烤紅,然後拿著藥膏到客廳塗給大家看,說二十分鐘後就會退紅。結果那半個月,是媽媽幫他洗澡。
爸爸摩托車的引擎經常是熱的,因為他忙的不只是家裡的事,還很熱心的到處喝茶聊天,聽到誰家有事,就去誰家幫忙,因此,那部老爺車常被操過頭壞在半路上。機車店老闆看他牽車到店裡時就會問:「你又來啦!輪子又被刺破了嗎?」我爸則說:「還好是刺到我的車呢!如果是別人的話,他們趕著去上班,不就遲到了嗎?」
爸爸過世後,平日只需安逸理家的媽媽,完全亂了分寸,還好有教會和親戚的協助,才能順利的辦妥複雜的喪葬事宜。媽媽的天空失了依靠後,獨居的日子更讓她陷入思念的長河裡無法自拔,眼睛也哭壞了。然而,思念的不只有媽媽,還有爸爸最疼最愛的四個小情人。
爸爸,您曾經出現在我的夢中,夢裡的您依然忙碌地在幫我們四個姊妹殺雞宰羊,等一頓大餐煮好後,孩子們如蝗蟲般聚過來想要大快朵頤一番,卻焦急地找不到外公來作謝飯禱告。夢在濕了的枕巾裡醒了過來,心裡灌滿的,是沉甸甸的思念和數不盡的父愛。
爸爸,信仰是您留給我們最寶貴的資產,因為有耶穌,我們雖然有分離的不捨,卻也深知您已在耶穌懷裡享福了。爸爸,我們相約在主裡,有一天我們全家仍會在天堂相聚,到時候,我們再拿出撲克牌來,玩小時候令全家人驚聲尖叫的心臟病,那時就不怕您裝死偷溜了。還有,也不准您再把我們手上的牌偷偷告訴小妹。
 親愛的爸爸,家門口的諾麗樹長得很美,諾麗花瓣裡,有著您開朗的笑聲;庭院裡您親手種的那一大片金錢薄荷,茂密地如一塊綠色毛毯,現在是黑白雙狗嘻笑逗鬧的遊樂場。噢!對了,爸,我們養了兩隻小白兔,還有……。
【幸福練習】試著翻閱相簿、思念摯愛的親友,感謝他/她曾經帶給你的一切,或悲或喜,皆成美好的記憶。耶穌基督賜給失喪悲傷者最大的幸福,就是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