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豆

吳國瑞(台北市)

0
2

4月3日第761期

前陣子看到一位弟兄的分享,頓時讓我熱淚盈眶:「什麼是積極的態度?就是儘管我經歷苦難,會哭會哀嚎,但哭過之後,還是憑信心相信上帝愛我、上帝掌管一切。我不知明天如何,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向上帝陳明我所求所想,但最後的主權在上帝手中!」如果時間再往前推一些,這段話對我而言,不過就是基督徒間的老生常談罷了;但在經歷過失去愛女的深重悲傷之後,才衷心領會這箇中意義;上帝的主權超過一切,唯有定睛在上帝本身,人生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才顯得有意義。

二○一○年,對我和太太來說,真是如夢似幻的一年。結婚六年多,我們在子息上始終很困難,看了一年多不孕門診,連最權威的醫生也找不出個所以然來。然而,教會弟兄姊妹對此始終信心滿滿,也不停地為我們禱告。
我們終於懷孕成功,展開為人父母的旅程。從元月初驗出懷孕反應開始,我們先後經歷到量到胎兒心跳前的忐忑、胎動的喜悅、第一次在教會領到母親節和父親節禮物的靦腆與得意,以及在超音波上看到女兒轉來轉去的驚奇。
我們給女兒取了「小黑豆」這個小名,對她在媽媽腹中的一舉一動感到無限的歡喜,對她的未來也寄予無限的期望。我們計畫到了聖誕節時,就能抱著她到教會作小兒洗禮,滿月後就可以帶她到台南參加朋友的結婚禮拜;再大一點,我就要用胸掛把她掛在胸前唱讚美團,她的小手晃來晃去,一定非常可愛。而我現在教的主日學小朋友,幾年後會當小黑豆的主日學老師;而我們在少年團契陪伴的孩子,之後也會變成小黑豆的輔導。我們會讓女兒受最好的教育,而聰明美麗的她進了大學之後,「台大十三妹」也只好靠邊站。她結婚的那天,依依不捨的爸爸,會牽著她的手,走過爸媽當年走過的紅毯……。
但很不幸的,這一切的想像、喜悅與盼望,都在九月四日徹底的翻轉。當天一早發現沒有胎動,雖然馬上趕到醫院,但已經量不到心跳了;小黑豆就這麼毫無預警地離我們而去,連醫生都不知道原因;更難當的是,太太還是得上產檯把她生下來,椎心之痛莫此為甚!
由於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在第一波的震驚恢復之後,我開始不停地問自己「怎麼回事?」神為什麼要我們承受如此難當的困厄呢?
記得八月底在主日學講故事時,我還用亞伯拉罕和撒拉的故事開自己的玩笑;因為小黑豆對我們而言,就像撒拉生以撒那般不可思議。弟兄姊妹也都知道,小黑豆是上帝賜給我和太太最棒的祝福;無庸置疑地,這一切真是神奇妙恩典最好的見證。既然如此,為什麼上帝要讓我們遇到這種事情,祂的旨意究竟是什麼?
我又記得意外發生前四天,陪太太去做產檢,醫生說,胎頭已經下降,隨時可以生產;我心裡真是無限喜悅,我們期待已久的女兒馬上就要出生了。回辦公室後,我還寫了一封信給太太,數算神對我的恩典,祂讓我上有高堂,下有妻兒;住有屋,出有車;財富雖不甚多,但度日尚有餘;工作職位雖不高,但飽受同事尊敬;還能在十年戀愛長跑後,娶了我最愛的女孩為妻;一家和樂,平安喜樂,神真的很恩待我……。沒想到短短兩天,我就在「兒」這個字上栽了個大跟斗,難道是因為我太愛誇口了嗎?
在醫院沉思了兩天,我對此有一些領受與感動。認識神已經有二十幾年了,我向來明白信仰基督教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的保證;如果相信耶穌就可以保證榮華富貴、凡事順遂,那台灣的基督徒人口絕對不會只有百分之三,應該是百分之百了。既然無利可圖,我們信靠與仰賴的是什麼?
「信心是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對不能看見的事能肯定。」(希伯來書11章1節)我們信靠的是對獨一真神的全然信心;我們相信神的恩典與能力,縱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相信凡事無論好壞,必然有神美好的旨意。就是憑藉著這樣的相信與仰望,我們才能在這個荒謬的世界裡佼佼不群,卓然而立。
之前有人遭遇艱難困苦時,我雖然也會用「神凡事必有祂美好旨意」來安慰,但內心卻隱隱覺得,像我這種一帆風順的人,說這種話多少有些偽善;一個從來沒有承受過痛苦的人,如何能夠理解別人的痛苦?但是,當小黑豆命在旦夕、群醫束手時,我也只能全然無助地俯伏在神面前哀告。在那心碎的瞬間,我終於明白,女兒的生與死,主權都在神的掌上,人真的不能做什麼。然而,當我們選擇了順服之後,所有的悲歡離合都可以超越,縱然最後女兒還是離我們而去,我們卻能因永生的盼望而得安慰,因對神的信心而得剛強。誠然,這意外讓我們傷心哀哭,但擦乾眼淚後,還是可以滿懷平安與盼望,因為我深知神掌管明天。
九月七日早上,我在女兒的小棺木上放了把代表父母祝福的鮮花;在牧師的祝禱之後,將她送進熊熊爐火中,小黑豆短暫的一生到此化作一陣輕煙,直奔天父的花園去了。下午,教會為小黑豆辦了一場告別禮拜,弟兄姊妹為她佈置鮮花環繞的美麗會場,並唱著〈天父的花園〉記念她。
我親愛的女兒啊,爸爸媽媽感謝妳為我們帶來這九個月的喜悅,也會記得把妳擁在懷中的感覺,以及因為妳而成為父母的光榮,儘管只是短短的一瞬。我們永遠不會忘記妳,願妳在天國好好長大,我們之後在天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