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知情愛

施旭峰(台北市)

0
2

12月11日第797期

二○○七年十一月,正密集籌備即將來臨的聖誕節活動;忙碌,使我忽略妻子身體的不適。

妻子臉上長出青春痘,原以為只是單純的睡眠不足或火氣太大引起,於是找中醫把脈調理,也找了新陳代謝科及皮膚科診療,但一直沒有改善;皮膚科醫師最後建議轉診婦產科。奇怪了,長痘痘跟婦產科有何關聯?專家建議,雖有疑惑還是接受了。
在婦產科經過各式各樣的檢查,十二月中旬報告出爐,醫師居然告知,妻子罹患的是卵巢癌,並且已大到與子宮相連,必須立即開刀。不敢置信的我們,問了一連串問題,在醫師安撫解說下,決定開刀治療,但預定的開刀日期恰巧跟聖誕活動撞期。醫師人很好,得知我們是教會的牧師及牧師娘,因工作的關係,無法配合他的醫療計畫,於是延後時程,答應我們聖誕節過後才動刀。
走出診察室,我緊握愛妻的手,不知要說什麼;內心譴責自己,渾然不知枕邊人身體不適。一路上,我握著她的手,感覺是那麼的溫柔及甜蜜(自從有了孩子,全家出遊時,我都只牽孩子的手;妻子的手,變得有點陌生)。我們漫步在敦化北路上,各自沉溺在回憶與思慮之中。
「妳還好吧!」是我回到家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突來的震撼,不在計畫中的事件,打亂了所有的思緒。「我們來禱告吧!」似乎在此時,我無法直接與妻子對談,只好找上帝來撫平我們的心。「親愛的上帝……」是詞窮嗎?我竟以淚水及哽咽來向上帝說話。誰說「哭」不能解決問題,那時,我倆相擁哭泣,感受到上帝也抱著我們,接納我們的心,撫慰我們的靈。
「……謝謝祢,我們知道,祢在我們當中。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們!」睜開雙眼,看見妻子泛紅的眼睛,我伸出手撫摸她的臉頰:「妳還是那麼的美,好愛妳哦!」妻子笑了,我也笑了。
剛升國中的孩子放學回家,我告訴他這件事,似乎是我平靜的心,帶給他安穩的情緒,他說:「我知道了,以後盡量不要惹媽媽生氣。」
我們說好先不向教會宣布此事,以免破壞「歡樂聖誕」的氣氛。一切按原訂計畫進行聖誕節期各種活動以及例行工作,另一方面則查問術後及化療時應注意事項,例如:訂製假髮、如何補充營養及養精蓄銳等。
忙碌終於進入尾聲,教會舉行聖誕讚美禮拜,禮拜結束時,我利用時間向會友報告此事,並說牧師娘將在十二月廿七日一早開刀。會友突聞此訊的驚訝表情,與我們剛得知此事的表情一樣震驚。報告後的禱告時間,雖眼不見,耳卻聽到陣陣的哽咽禱告聲;我求上帝恩待我,讓我有剛強壯膽的心及溫順清楚的靈,繼續引導我往前行。禱告後,大家圍著妻子,擁抱鼓勵及訴說不捨;上帝的愛,使人與人之間的真情發酵滋長。這年的聖誕,在歡樂與溫馨中落幕。
術後檢驗報告出來,醫師告訴我們,是第二期末的癌症,必須接受六次化療及使用第三期化療用藥。化療期間,會友及朋友間的關心問候;牧長及同工間的安慰鼓勵,使我們在煩亂生活中,得知「耶和華沙龍」(主賜平安);使我們在醫療費中,得知祂是「耶和華以勒」(上帝為我們預備);使牧師娘在化療中的不適,得知「耶和華拉非加」(上帝是醫治者);也使我們在身、心、靈疲憊之時,得知「耶和華尼西」(倚靠上帝使我們得勝)。
在「光頭牧師娘」時期的一天晚上,有位未信主的朋友打電話來關心妻子,她在電話那一頭問:「難道妳不怕死嗎?死是很恐怖的ㄟ……」我側耳想聽這位沒讀過神學院,卻憑著愛與信心嫁給我當牧師娘的第一代基督徒會說什麼。
「不怕啊!在這裡,有愛我的老公、兒子及關心我的朋友;在天上,有愛我的天父上帝,我覺得很幸福!去哪裡都有愛我的人與上帝!」我轉頭微笑看著妻子,伸手比出大拇指,內心讚嘆地向上帝禱告:「哦!主啊!感謝祢,祢的恩典超過我所求所想,賜給我一位信心單純的牧師娘,求祢讓我們用這單純的信心繼續來服事祢及教會,也懇求祢的靈在還未認識祢的人身上動工,讓他們知道生命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以及認識祢的好處。」
咦!話筒怎麼傳來哭泣聲?我聽著妻子繼續向電話那頭的朋友說安慰的話。我思考著,是誰生病了?誰才是病人?若不知自己哪裡病了?哪裡痛了?如何能得到醫治?身體的病痛,或許醫療技術可以解決,但心靈的傷痛呢?就需要「情」與「愛」的同行了。
妻子勇敢面對死亡,在過程中真切體悟到,受傷者在困惑中或身體病痛、心靈傷痛時,需要的是真情的陪伴者及真愛的施予者;也因這經歷,讓我們對主耶穌為世人降生之事有更深的體認。主耶穌為愛而生,使領受祂真愛的人,懂得如何真情待人。至今,每逢聖誕佳節,我都提醒自己,預備好了嗎?聖誕節是什麼呢?除了溫馨、歡樂之外,如何真情陪伴身邊的人,以及讓人深切感受到上帝的愛。
你是否在歡樂聖誕夜的背後,埋藏著無法面對的傷痛?或在曲終人散時,發現自己的孤單?請嘗試接受耶穌,並以心跟祂交談。祈願今年的聖誕節,你能體驗到聖誕的情與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