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與幸福

胡忠銘(高雄市)

0
23

2月12日第806期

我是在民國四十年代末,於台南農村出生。上小學之前,電視還未問世,除了收音機和報紙外,資訊取得頗為困難。因聽不懂「國語」,也沒有機會認識字,遑論能夠寫字、看報紙,頂多在農忙時期被送去農會辦的臨時托兒所,唱一些兒歌、聽一些故事而已。

儘管如此,與鄰里的同輩相較,我比他們幸福得多,因我出生在基督教大家庭,自懂事起,便被要求每天晚餐之後,都得乖乖參加祖父所帶領的家庭禮拜;禮拜天,還得隨父母到教會上主日學,因而比同村的小朋友,多了聆聽聖經故事的機會。當時,我並不完全了解天天被要求參加家庭禮拜,禮拜天還得到教會上主日學的真正意義,有時,因為貪玩,甚至還想逃避。

進入小學後,不但「國語」講得「不輪轉」,連作文也寫得不知所云,所以,每到說話和作文課時,都會精神緊繃。記得小學四年級的一天下午,因級任老師請假,臨時委由一位上了年紀,日據時代就在學校任教,講了一口「台、日、華」混合的「國語」,本就教我們書法和珠算的老師前來代課。代課老師要我們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寫作文,他訂的題目是「我的爸爸」。因孤陋寡聞、不知如何下筆,我只好抄襲作文範本中〈我的爸爸是一位水利工程師〉的範文。

當時,我並不知道「水利工程師」的工作性質,只知道,家父常到田裡「巡田水」;若輪到農會所分配的「水區」時,無論白天或黑夜,都得依照農田水利會所規定的時間下田「淹水」(灌溉)。

放學之前,老師評閱班上五十多位同學的作文簿後,拿起藤條,叫了四個同學站到講台前,而我正是其中一位。當四位同學到齊後,老師用台語當眾宣布:「這四位同學的老爸攏是同一個人!」語畢,全班哄堂大笑!老師會說出這句話,乃是被叫到前面的同學,皆抄襲作文範本中的同一篇文章,聲稱自己的爸爸是「水利工程師」。

老師拿著藤條,狀似生氣,卻面帶微笑,輕輕敲了四個同學的頭,敲到我時,他用挖苦的語氣對我說:「這篇作文絕對不是你寫的,你若是有本事寫出這樣的文章,老師一個字一塊錢跟你買!」聽完之後,真是羞愧得無地自容,只好跟著同學一起傻笑。

辭不達意、文章不知所云的情形,一直到高中時依然如故,自己常為此感到懊惱。然而,感謝的是,長年以來,藉著敬拜上帝、聆聽講道、服事上帝、靈修、閱讀與寫作,不但大大的充實自己,也改變了自己。迄今,已經出版了廿二本書,也在各類的學術和報章雜誌上發表過數百篇文章。其實,自己並非有多大的能耐,能夠寫出這麼多的書和文章與讀者分享。猶如前面所述,我在鄉下長大,本就孤陋寡聞,加上沒有閱讀環境,且大腦又比較慢開竅,只好以勤能補拙的方式,廣泛閱讀書籍,同時揣摩他人的文筆、思路、方法與結構,再加上透過記錄讀書心得的自我訓練,才能有目前的景況。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在於小時候上教會讀主日學、參與禮拜,在基督教信仰的薰陶下所奠定的基礎。

出生於蘇格蘭清教徒家庭,著作等身,集十九世紀史學家、藝術家、作家、詩人及社會改革家於一身的約翰‧儒斯金(John Ruskin,  1819~1900)說過:「認識上帝的人必會謙卑,認識自己的人,不會驕傲。」儒斯金這句話,乃對於聖經箴言9章10節:「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和箴言30章2~3節,亞古珥對以鐵和烏甲之告白:「我比眾人更蠢笨,也沒有人的聰明;我沒有學好智慧,也不認識至聖者。」下了非常貼切的註解。至此,我不但能夠完全了解「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的意義,也深刻感受到「敬畏上主,幸福無窮」(箴言28章14節)的真諦!

【幸福練習】有沒有哪一本書或某位人士,曾經幫助你增長智慧、看見幸福?讀書、學習典範都可增加智慧,但靈修自省也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