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萬語換你十年歲月

五餅二酒(台北市)

0
5
4月29日第817期
朋友好奇,希望我寫篇關於婚姻第二春的「前因後果」。頓時陷入沉思,我的「第二春」點點滴滴好好壞壞風風雨雨輕輕鬆鬆,今年進入第十年,雖然酸酸甜甜已書寫將近十萬字付梓,都未能掏盡說完箇中故事,要簡單用千餘字,敘盡十年歲月的片片段段,真有強人所難之嫌。今年的櫻花綻放滿台北城,氣候卻詭譎寒冷異常,冷冷的空氣,教人心思冷靜,呆坐電腦前,久久敲不下一個字,書桌上那盞檯燈,如同精油般釋放著暖意,而我的思緒隨著從窗戶縫隙竄入的冷空氣,在小小書房裡起舞飄逸起來,我的雙腳漸漸冰冷,回憶卻一段一段地由心裡旋轉出來。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十二年前,在教會結識「楊伯伯」,他彬彬有禮溫文穩重,笑臉敞開,喪偶不久,偶爾瞥見他落寞又有點駝背的背影,心裡確實有過那麼點不捨,只是,最辛苦的日子都過了,沒有理由再為未知的將來賭上一回。結束第一次婚姻,十七年獨身歲月,我是「幸福快樂」的與女兒遠距離的生活著,母女倆心心相印息息相關,我鎮日努力工作,把所賺得全數養育著遠在澳洲讀書的女兒。只是,再堅強的女人,終究禁不起楊伯伯說「對一個女人的完整保障,就是婚姻」的強大擔當承諾「誘惑」,決定不再喊「楊伯伯」,從此改口「達令」。
加起來近一百二的兩個「老人」,原來一宣布要結婚,也與加起來五十的「年輕人」一般樣,從那刻起,外來的壓力、勸戒的聲音蜂湧而出,七嘴八舌好不熱鬧,來自教會的壓力排山倒海逼人瘋狂,楊伯伯的子女不支持的表態令人心傷,而我的兄弟家人大加撻伐更是教人心碎。楊伯伯維持一貫作風冷靜地說:「如果不是耶和華應許的,這婚姻不會成就。」女兒在電話裡三次追問:「媽媽,妳快樂嗎?」心安地把我給嫁了。而我,我知道自己準備好了。
婚前與婚後果然不同,我的意思是,婚姻「使用前」是否確實研讀過說明書,並且熟悉操作步驟?否則一旦「使用後」才回頭細讀,很容易陷入苦痛,也深深影響生活作息。
外子的子女早已成人,然而,在面對我這年齡相差不多的「階段母親」= Step Mother,難免流俗心結難解,敵意與前往平溪的小火車一樣,慢慢地行駛也重重的壓過。不可否認,我也幻想著我愛人人、人人愛我,一家和樂融融,奈何事永遠與願違,雖然沒有正面衝突,但也幾回險象環生。
那年,女兒提醒:「媽媽,妳為何不肯接受,哥哥姊姊不可能認同妳的事實?」才豁然開朗、心情頓開,明白孩子們有難以認同的權利,也相信孩子不認同的是「後母」這角色,無關乎人。從此,我不做後母,回歸原始,單單做我女兒的媽、老爺的小老婆、繼子女的親友。
我性格開朗外向,姿色尚且殘存;外子安靜內向,沒有老態也不龍鍾。我有話就說,不說一定睡不著;外子有話不說,一說一定有人會氣死。我自認平凡,想做點不平凡的事;而他堅稱一生平凡,卻做著不平凡的事。我缺乏耐心,而他耐力十足。南轅北轍的兩人,沒人看好我的婚姻。十年了,回首往事,確實也懷疑過自己這個「家後」,能將他的手緊緊牽著、牢牢顧好?感謝上帝保護,讓我滿滿的愛心充分發揮,用正確的方式愛我的家、我的家人;感謝上帝保守,讓我學會欣賞挖掘像座寶山的外子,教我只看他的好,再將這串串寶藏,像旗幟般大大揮舞,也高高掛起。
人的思維難想像,或許也容易淪於數字迷惑裡。那天,與外子閒聊,我問:「你七十一歲,我四十五,感覺好像相差很多……」他點點頭沒有說話。「可是,為何我六十,你八十六的時候,就覺得很合適呢?」他猛然抬頭,點頭如搗蒜說:「真的耶……」倆人相視大笑無語,我摸摸他滿滿皺紋的手臂,握著佈滿青筋的手說:「那就省著點用吧,多活幾年,等我六十以後,看起來就相差不那樣多了。」
千言萬語難換十年歲月,其實,我還有很多的千言萬語。
【幸福練習】
你也有「千言萬語」?人生境遇皆不同,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務在愛中求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