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一次說愛我

口述◎施木茸(台南市) 撰文◎陳明興

0
17

11月4日第844期

長長的人生路一步步走來,不知不覺已八十五個年頭,我這一生老是在後悔,只有對「信耶穌」這事從沒後悔過。回想我多災多難的前半生,到二十歲嫁入基督教家庭,五十歲受洗認識主耶穌至今,雖然一路上有風有雨,也不全然是一帆風順,但好在有主耶穌的看顧,使我天天難過,但也天天平安過。

我從沒大富大貴過,但如今兒孫滿堂、承歡膝下心滿意足。我常想,如果生命可以選擇重來的話,我必定會選擇趁早與耶穌相遇,那樣我的人生就可少走許多冤枉路。

出生農家貧戶中,當時心中唯一單純的信仰,就是門前那片育我養我的土地,根本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位叫耶穌的真神存在。荒年收成不好時,全家有一頓沒一頓是常有的事;小時候最感到高興的,就是跟著阿爸去各大廟口吃拜拜,從「媽姐婆」吃到「註生娘娘」,又從「五府千歲」吃到「三太子」;探聽哪邊廟口有拜拜可吃,是我童年最大的快樂!

小時候,我常會莫名的暈眩昏倒,看醫生也找不到原因,只說是「著猴」「犯沖」。我出嫁不到三天就昏倒了,夫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幸好當時「還不太熟」的另一半日夜照顧我。為什麼說「不太熟」?因為我們是因媒妁之言結合,中間省掉「海可枯,石可爛」那段戀愛歲月,直到結婚那天我們兩個人才算正式見面。對於他不發一句怨言的看顧我,讓我很感動!

醒來後,我莫名昏倒的毛病竟奇蹟似的從此不再復發,至此我才體會到基督教家庭的包容,包容我這一無是處的女人,我連最簡單的洗衣燒飯也可弄得一團糟,好在婆家的人總會安慰我:「不要急,慢慢來,沒人天生就會的。」稍稍撫平我沮喪的心。其實最令我沮喪的,是跟他生活有段時間了,他竟從沒跟我說過愛我!

對我說他愛我,重不重要?人家當時只是二十出頭的小女人,心裡還是有所期盼的,當然更想確定的是他心中到底有沒有我?直到我生完頭胎,歷經撕心裂肺的痛以後,他到醫院陪我,用極輕柔的擁抱,將我擁在懷裡,輕輕拍著我的背,在我身邊叫著我的小名說:「來好啊,耶穌愛妳唷!」我才明白,今後他將是我唯一深愛並且可以依靠的人,這種無言的許諾,在世上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而我每回想起,心中就份外感激,感激上帝賜給我一個如此好的人生伴侶!

每天他都要出外踩三輪車載客好養活我們母子,有時排班一整天也載不到一個客人。不管生意再糟,他都照三餐感恩禱告,起先我以為他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是不是「趴呆」(台語)了,後來才知是在禱告。每當天黑時,為他點亮一盞燈,在家門口默默等他平安歸來,聽著由遠而近的車輪聲,竟成了我生命中最奢華的幸福!

時代在進步,踩三輪車這行業很快就沒落了,但一家老小總得吃飯,正當我們坐困愁城,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好在慈愛的上帝總是記得為我們留片青山在,留把可燒之柴;我們用身邊僅剩的一點錢,從事收舊貨買賣,雖然也曾被人倒過,被同行誣陷過,但終究一路平安的走過。

回首漫漫歲月,雖然他生前僅有一次對我說愛我,而且是連著基督之名一起說出來的,那句「來好啊,耶穌愛妳唷!」儘管歲月流失無聲,我心裡仍能聽見那個溫暖的聲音,鮮明地烙印在我的心裡,我永遠永遠都不會忘記……。

【幸福練習】你常對心愛的家人說「我愛你」「謝謝你」嗎?當我們表達讚頌時,對方也會感到振奮與被激勵。我們必須常常提醒自己,彼此相愛是多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