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後七日

詹麗珠(彰化員林)

0
3

11月25日第847期

十月七日,醫生宣布爸爸隨時會離開人世。距離住院也才兩天時間,這之前爸爸只是日益減少食量,及至無法進食入院急診,精神狀況清楚且知道喊痛。才兩天,即陷於昏睡彌留之狀,令我們措手不及。

爸爸今年八十五歲,去年一月中風行動不便,因媽媽高齡七十六歲難以照護而轉送安養中心。因離住所較近,我時常就近探望,正因如此,爸爸踏進了從未進入的教會,在充滿愛的大家庭中得到接納,感受到溫暖關懷。爸爸從小失去雙親,無法體會被疼惜與看重的愛,他說,這麼好的事,怎麼以前從未聽過、看到,他真的很感動。

我們家世居彰化永靖,村民都是一般民間信仰,六個兄弟姊妹未曾聽過福音。我因兒子小學四年級時到員林和平教會上週末營而認識神,二○○六年受洗,直至去年女兒受洗,全家五人皆歸入主名下。

今年六月,在兄弟姊妹不反對下,原要為爸爸報名受洗,卻因媽媽的反對,讓爸爸臨時退縮。一轉眼已過了四個月,醫生的宣判讓我心急如焚,努力呼求主名。奇妙的是大哥竟主動打電話給我,要我安排爸爸受洗事宜,媽媽那邊他會說服,這是我無法想像的轉折。

當晚,牧師及長老齊聚病床前,原本陷於彌留的爸爸卻出奇的清醒,可回答也能點頭,還可舉起手。洗禮完後他平靜的入睡,直至晚上十點多,突然大聲呼喊:「耶穌!耶穌!耶穌!」達十分鐘之久,令照顧他的弟弟驚訝不已。爸爸從呼叫耶穌至十月九日凌晨安息主懷,皆不曾言語;耶穌是他在人世最後的訊息。

那幾天天氣極為舒適,涼風輕吹、柔美的聖樂安撫著人心,靈堂置於花海中,爸爸的面容寧靜而安詳。站在靈堂前,花香伴著微風迴盪,彷彿置身天堂,媽媽不禁發出讚美,喜樂地說:「爸爸可以在天堂賣花了。」我說:「天堂什麼都不缺,花比這裡多、又美!爸爸此刻在天堂悠然自在。」大哥有感而發地說,無論任何角度,爸爸慈藹的面容,宛若懷著無限關愛。

爸爸採基督教喪禮,在村落引起軒然大波。他在鄰里間輩分最大,卻因基督徒身分,被拒於公廳之外,無法入廳堂歸於祖先名下。原本排拒的鄰里往往繞道而行,門可羅雀,隨著靈堂佈置完成,莊嚴寧靜,優雅馨香,沒有吵雜喇叭聲、沒有哀嚎啼哭和驚愕掛畫。漸漸地,街坊親友關心弔唁紛至沓來,起先總是站在門口幾步遠,遙望問候,經我再三邀請入內於靈前鞠躬,他們總是不知所措的請爸爸保佑他們。我在一旁以「上帝會賜福於你」答禮,他們的臉上透露出釋懷的笑容。有一個家裡開設神壇的叔叔,一再地在爸爸靈前合手請求,要爸爸保佑他賺大錢,經我致意,鞠躬後他喃喃地說:「上帝賜福、上帝賜福」後離去。

告別禮拜前夕,一位不熟識的大哥匆匆忙忙闖入,鼓足勇氣般的在爸爸靈前鞠躬,並請求是否能跟爸爸致意告別。原來他住在鄰村,因每天上下班總會經過我家,爸爸會在家門口親切招呼他:「阿文師,上班喲!」讓他倍感親切,這幾天每每從門前經過,總有一股力量感動他進來,但礙於民間習俗,他又不方便進來,使他的心極其不安,而經這一鞠躬及我們道平安,讓他整個心開了,他說,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覺了。他充滿喜樂的說:「上帝賜福我們!上帝賜福我們!」然後滿懷平安的離開。

秋陽,灑落寂靜巷弄,拖曳長長身影;沒有鑼鼓喧天、沒有呼天搶地、沒有觀望的眼,天地在瞬間停止,只有涼風伴著沉穩的步伐前進。由牧師、長老引領靈車,家屬親友跟送,如此莊嚴肅穆的隊伍在這村落沒人看過。原本車來人往的道路,此時竟空蕩蕩,沒一點聲響,深怕引擎聲劃破這一幅肅穆之畫。我們兄弟姊妹於半路轉身回頭答禮、送別親友,謝謝他們一路相送。坐上靈車,撫摸著爸爸的棺木,我知道護送的是屬世的帳棚,爸爸的靈魂早已歸於天家。

火化程序時,小妹抱著我痛哭,因她不知爸爸此刻在哪裡。民間信仰相信,人過世後「頭七」魂魄會回來尋找家人,而小妹從未夢見爸爸回來找她,這讓她擔心害怕,我只能為她禱告、安慰她。之後的告別禮拜安慰了她的心,一星期後,妹妹主動打電話給我,要我帶媽媽上教會,且分享那星期的感動,她說每天早晨起床打開窗戶仰望藍天,爸爸彷彿在穹蒼中對著她微笑,她感覺很平安、很踏實。

告別安葬禮拜七天後正巧是禮拜天,不僅媽媽、大姊願意進教會,公公婆婆也欣然答應一起參與禮拜。神所成就的一切,超乎我們所求所想,正如聖經哥林多前書2章9節:「上帝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