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房間多恩典

洪宗民(桃園龜山)

0
1

6月15日第928期

二○一○年是豐收的一年。那年我考過專科醫師、順利升上主治醫師,更重要的是,能去美國本科學會一年一度的年會發表口頭報告;那年,來自台灣的口頭報告只有我一人。好像考上台大醫科,人生便進入另一個高峰,然而,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那篇口頭報告論文,投稿過程非常坎坷;經歷一次次的投稿失敗,加上內部及外部的壓力鬥爭,讓我覺得心灰意冷。二○一一年年底,投稿美國學會的期刊,心想發表過口頭報告的論文應該會被接受,沒想到因為適逢該期刊大幅度改版,所以沒有進入審稿就被拒絕了,心情更是跌到谷底。之後的半年,投稿幾乎停滯,只有嘗試一個期刊,結果也是被拒絕。

那年十月至隔年五月,我前往中國廈門支援,因為時間較長,所以家人都一起跟著過去。期間,神非常恩待我,我的業績還算不錯,也沒遇上什麼麻煩事,尤其最大的收穫,是拉近與家人之間的關係。

以前在台灣,每天早晚都賣給醫院,鮮少與家人互動;在廈門,全家都關在一個像是單人病房大小的小房間裡,缺點是有點擁擠,好處是家人的互動變多了,兩個女兒也是這段時間才跟我熟絡親密起來。我後來察覺,沒有任何事業上的成功,能夠取代家庭的失敗。

雖然在廈門有這麼多的恩典,可是論文投稿的幾次重大挫折也是在這期間發生,心中依然有些鬱悶。感謝神的安排,在廈門偶然聽到曾毓蘭姊妹寫的詩歌〈神的孩子〉,歌詞寫到:「神的孩子不要沮喪,舉目向上望,神在天上不分晝夜時時看顧你;雖遇艱難,雖有愁苦仍在祂手裡,祂必叫萬事互相效力,使你福杯滿溢;不要看環境,不看自己,凡專心倚靠祂的必重新得力……」這首詩歌帶給我極大的安慰,讓我常常感動到落淚。我幾乎天天跟兩個孩子一起聽此詩歌,孩子也非常喜歡。

二○一二年六月,結束廈門的工作,為了慰勞家人跟我在異鄉狹小的房間苦熬八個月,我便請假帶全家去德國玩。記得在德國的第一天是在慕尼黑,看到聖母教堂裡面兩側精緻細膩的雕刻及繪畫,讓我讚嘆不已;遙想那個時代教會的勢力很大,能夠在裡面雕刻及繪畫的人,應該是數一數二的角色吧!可是這些人如今在哪裡呢?突然,一段聖經經文進入我的腦中:「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唯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以賽亞書40章6~8節)是啊,當時數一數二的成就都已成過去,更何況我這小小的論文呢?忽然,覺得有好大的釋放,從心靈裡發出。感謝神!讓我在旅程的第一天心情就豁然開朗,之後能夠完全放開心胸地跟家人一起享受旅行。

回到台灣,指導老師建議再試試另一個期刊,感謝神的憐憫,一個放了兩年幾乎可以丟到垃圾桶的論文竟然被接受了!而且更神奇的是,論文八月底接受,九月就可以申請升等,並沒有等候太久。最重要的是,這段歷程讓我學習到很多,獲得許多眼睛看不見的東西。榮耀歸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