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夫妻老來伴

澎赺(台南市)

0
0

6月22日第929期

從小到大我都是父母親的乖乖女,唯父母命是從,自己對未來也沒有什麼規劃。在對婚姻還沒有概念的年紀,經媒妁之言、憑父母認定,就和先生結婚了。當時我廿一歲、他廿二歲,就這樣懷著忐忑的心情開啟了另一個人生。

婚後老公從事焊接的工作,開著車子巡迴各個村莊,幫人修理鋁製鍋具、水桶等,最主要是修理噴灑農藥用的噴霧器;公公也從事這樣的工作,但他在四十五歲時就因肝病去世,接著沒多久,好幾位同行也都在壯年時因肝病離世,那時我們警覺到這是很毒的行業,對健康絕對不利,就毅然決然結束這份收入不錯的工作。

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只要「甘願做牛,不驚沒犁通拖」(台語,形容願意打拚就不必擔心沒工作),當時老公到夜市擺攤、開貨車、工程車、計程車,我也做過針織、美髮、送報,每份工作都做不久,但一直有工作做;我們就像兩頭憨牛拚命地做,可是卻存不到錢。

老公年輕時,機車、汽車一台換過一台,每次都有他的理由,我們常為此吵架。另一個吵架的原因就是賭,他平常不賭,但每逢過年必賭,還理直氣壯的說過年賭博不違法,幾天豪賭下來輸了一大筆錢,接下來就開始還賭債,等到快還清時,又要過年了。那時我很怕過年,每年都要來個大考驗,事實證明十賭九輸。我總會苦口婆心的勸,但是沒有用,就這樣年年難過年年過,處處無家處處家。因為工作的不穩定常常搬家,在買房子之前我們共搬了十九次家!

卅四歲那年,我們搬到台南關廟開小吃店,賣土魠魚羹、炒麵、炒米粉、米糕;努力了一陣子,在鄉下那個小市集,算是生意最好的,也賺了不少錢。兩年後要離開時,朋友開玩笑說:「你們賺夠了!」其實只有天知道,我們是來空空去也空空,辛苦兩年多,存款並沒有成長,實質的增長只有三個小孩的身高!

那時全民瘋「大家樂」,我們也無知的跟著瘋,每到開獎隔天就會有人來收錢,我很快的覺醒不能再簽下去,但先生還是繼續他的發財夢,錢從左手進、右手出,每天辛苦就為了投資那些空幻的夢,夫妻常常為此吵架,最後只好選擇離開那個是非之地。

年輕時的先生非常大男人,脾氣又暴躁,我心裡暗自揶揄他是「君子動口不動手」「君子遠庖廚」,嫁給這樣的君子,相對的我要承擔比較重,常有伴君如伴虎的壓力。曾經多次考慮婚姻路要如何走下去時,看到三個孩子稚嫩、無辜的臉,彷彿在告訴我:「我要幸福!」再想想自己也沒能力獨自扶養他們,就會打消離婚念頭。

先生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吵架後他很快平復情緒,可是我心頭還有一把怒火,當關起房門時,他就露出那難得一見的笑容,展開那強而有力的雙臂,來個抱歉的擁抱,每次我都無法逃過那樣的溫柔,真的是床頭打、床尾和。

就這樣,將近四十年的婚姻路,一路走來跌跌撞撞,遇過火災、搶劫、好幾次車禍,在面對災難時,我們都能相互扶持度過難關。這幾年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他戒掉了四十年的菸癮,並且勤於運動、熱衷爬山,每星期至少兩次在森林裡享受芬多精,整個人神清氣爽;也許是大自然的薰陶,個性也變得柔和了不少。

回想過去總總,我體會到「家」不是講理的地方,畢竟「情理」,「情」字還是排在前,過去我就是得理不饒人,到現在吵架還是難免,但隨著年紀增長,處理事情的態度也有了改變。近幾年,他少了一點剛,我多了一點柔,懂得順著毛摸,相處就沒那麼困難。後來兩個女兒都成為基督徒,她們分享聖經中的話:「回答柔和,使怒消退。」(箴言15章1節)確實很有道理。

這幾年,有些同齡朋友已經先走了,留下另一半形孤影單,這情景讓我們更珍惜所擁有的。想想有人嘮叨也是一種福氣,平常各忙各的工作,到了假日早上回娘家陪父親泡茶、唱歌,下午夫妻倆一起爬山,晚上與兒孫共進晚餐,這就是我要的幸福。像女兒說的,夫妻是上帝配合的,年紀漸長,就要「有節制、端莊、自守,在信心、愛心、忍耐上都要純全無疵。」(提多書2章2節)希望攜手一起面對晚年更多的人生課題,那麼「少年夫妻老來伴」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