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的講台

涉溪(台中市)

0
0

4月19日第972期

相隔十幾年,沒想到能站在同一間教會的講台上。當年我還是個小朋友,在台上單純興奮的演著戲,對信仰一知半解,對耶穌沒有主觀上的經歷。十一年後,因內心的悽苦憂愁,我渴慕神、認識神,也被神的奇妙恩典救贖,好些年站在這個講台上,認真忠心的服事祂……。

小學五、六年級時,每到禮拜天下午三點,就有幾個大哥哥大姊姊沿路打鼓,招呼村子裡的小朋友聚集在一處空地上,他們教唱詩歌和講故事給我們聽,散會前還會發給一人一張漂亮的卡片,集滿張數還可以拿獎品;那些灑上金蔥銀粉的卡片是當時的我們所喜愛並珍藏的東西。大哥哥大姊姊大概看我挺認真的,乾脆將鼓寄放在我們家,每到禮拜天下午就由我們姊妹負責打鼓。

大哥哥大姊姊非常有愛心,會利用週末下午義務幫我們補習功課、教我們珠算;還編了一齣戲,帶我們認真排練了好幾次。聖誕節那天晚上,戲服道具一應俱全,來回兩三趟載我們這群小朋友浩浩蕩蕩到教堂演出,又開車來來回回送我們回村子,忙到很晚才回家。我還記得那齣戲的主題是耶穌喜愛世上所有的小孩,無論膚色是紅黃黑白還是棕,都是耶穌的寶貝。那劇照到如今我都還保存著,這是我接觸教會的開始。

這個稱之為「野外兒童主日學」的活動後來因人數越來越少而停止,我也就沒再接觸教會了。直到大約國二時,住家附近成立一所教會──東區貴格會,教會的谷傳道不知從何處得知我們接觸過教會,特地來家裡探訪,自此我開始參加少年團契和教會禮拜。那年夏天參加在西螺浸宣神學院舉辦的全國青少年夏令營,漫步在滿是龍眼樹的深院裡,有股莫名的感動,很想一生信靠耶穌。

國中到大學階段,斷斷續續參加教會聚會等活動,在學校所有資料調查表中「宗教信仰」那一欄,我一律填寫「基督教」,以「信耶穌的」自居。然而,常聽說信耶穌有喜樂平安,但坦白說,我不但從沒體驗過,事實上,在那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心中常有莫名的哀愁。

大學即將畢業那年,也許覺得畢業即失業,前途茫茫;也許杞人憂天性格使然,好些日子動不動就悲從中來,常常泫然欲涕,內心十分悽苦,有種活不下去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那是嚴重的憂鬱症,但那年代,社會上普遍對憂鬱症沒有什麼認知。

有一天,東區貴格會第三任傳道人薛傳道夫婦前來探訪,他談到自己的經歷,內容我完全不記得,只記得當時我問他:「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他說「是。」我說:「那我也要信。」他們離去後,很奇妙的,有兩三天的時間,浪潮般的喜樂不斷由我心中湧出來,走在路上心在飛揚,覺得透過樹梢的陽光特別燦爛,之前的陰霾一掃而空,這是前所未有的經歷。後來才明白,我是被聖靈大大澆灌,雖然環境沒變,但對未來不再擔憂,心中十分安穩踏實,相信我的未來在上帝手中,對將來充滿盼望。

神就這樣治好我的憂鬱症,將我從痛苦深淵中救拔出來,之後我便每天拿著福音單張在校園內分發,每天為班上同學一個一個禱告,恨不得每個人都能嚐嚐主恩的美妙滋味。

後來因為薛傳道要去進修,所以會友們分散到別的教會,而我也想找一間教會定下來,因離住家約兩公里的台中浸信會成人主日學很吸引我,於是就到那裡穩定聚會,也參與許多服事。有一天,站在講台上獻詩時,覺得這個講台似曾相識,咦!這不就是小時候聖誕表演的舞台嗎?小時候因兒童主日學接觸教會,長大後又因成人主日學進入同一間教會,神的帶領實在太奇妙了!

我在台中浸信會受洗成為神的兒女,生命蒙恩得救,學習聖經真理。然而,信主後仍因性格的關係容易憂慮,諸如擔心畢不了業、失業、沒地方住等,但學會禱告仰望神,也在各樣事上經歷神的保守與帶領,往往事過境遷之後發現神早有預備,稍早那些憂慮其實都是不必要的。

回想信主之初,曾為自己的人生勾勒一幅美好藍圖,以為人生會順順利利的,比如說有份公職鐵飯碗、幸福美滿的婚姻、兩三個可愛的孩子,有餘力時學習才藝、飽讀詩書……,完全以自我為中心,但其實神並沒使我的人生一帆風順。我們原是祂手中的工作,祂是陶匠,我們是泥土,神乃是要藉著逆境、藉著與我們格格不入的人來陶塑我們,以除去我們生命中的渣滓,使我們越來越有神的形像和樣式,成為使人蒙福的管道。

信心是一生的功課,我依靠神,努力活在當下,認真過好每一天,學習聖經馬太福音所說:「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感謝神的揀選與安排,讓我有聖經作為準則,才不會被世界的價值觀所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