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之隔

蘇力青(新北中和)

0
1

5月3日第974期

回顧那段不堪回首的罹癌歷程,頓時覺得世界末日來臨,我被沮喪、焦慮、恐懼佔據整個心靈。然而,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聖靈藉由牧師的證道對我說話,喚醒我垂死凍結已久的心靈,使我從絕望到現在心中充滿平安與喜樂。

二○○九年六月底,從乳房攝影報告得知,我的乳房左側有個鈣化點,需要切片才能確定是良性或惡性;八月初,醫院緊急電話通知要我立即回診,因為之前的乳房超音波由於醫生出國沒注意到報告結果,之後才察覺,除了鈣化點之外,又有一個約1.6公分大的腫瘤在同一側,所以通知我回醫院做切片檢驗。

當醫生宣告是「零期乳癌」一剎那,我只能用晴天霹靂四個字來形容。醫生建議我全切,他說一個乳房有兩個病變,一個已證實是惡性,另一個還沒切片,但我有許多不同意全切的理由及顧慮,經醫生和我密切溝通後做出局部切除的決定。

當醫生宣告癌症事實時,無疑像被宣判死刑般的打擊,也像突然被一輛大卡車迎面撞上,人生在幾秒鐘內就改變了。伴隨癌症診斷而來的沮喪、焦慮、恐懼等負面情緒使人為之目盲,禁不住的苦惱讓人的理性在任何領域都不能發揮作用。

出院後我靠招兵買馬、找親朋好友來家裡唱歌麻醉自己,但夜深人靜時,沮喪焦慮揮之不去,必須靠安眠藥或抗焦慮藥強迫自己休息。半年後,我被負面思想所淹沒,被身邊癌症親友悽慘結局所挾持,情緒起伏不定,想到不久自己也會和他們一樣步入死亡,原先的希望、平靜、活力、喜悅之心蕩然無存。

我跌入懷疑、絕望、苦毒的深淵,對神沒信心、對生命沒盼望、對人沒愛心也沒耐性,心中充滿的盡是「我」如何可憐、孤獨、無助;害怕一個人獨處,心亂如麻,心靈被乳癌問題所佔據。我知道我病了,不是肉體的病,而是心靈的病,心靈脆弱到非常容易受環境影響及牽引。

有次參加乳癌之友會成長班,大家分享一篇文章「笑傲抗癌」,作家兼演說家蘭迪‧鮑許罹患胰臟癌末期,只剩三到六個月的生命,他在最後一次演講說出:「人不能選擇什麼時間面對死亡,卻能選擇如何面對死亡。」但我並沒有從這番話裡得到正面的鼓勵及提醒,卻用放大鏡看到他的才華與他的抱負,從此與癌症同時埋葬消失……。我從文章裡看到人生的無奈與失落,再多的抱負與學識終歸隨肉體的消失而消逝。我當場情緒失控傷心到嚎啕大哭,同時驚嚇了其他同學,但也因此贏得更多的關愛及友情。

消極混亂起伏的情緒跟隨了我大約半年之久,直到一次上教會,聖靈藉由牧師的證道對我說話,道出刺痛我心的話。但當刺耳過後,我感謝神藉著牧師的話喚醒我那已睡垂死的靈魂。牧師那天證道內容非常平常,大概是訴說有些人平時很會規勸人,講話頭頭是道,一旦遇到困難病痛就立刻崩潰瓦解等等,他引用了一句話令我頓時醒悟過來,他說:「站在病床前與躺在病床上的,雖然只是一線之隔,卻常是兩個世界之遙。」

我決定要選擇勇敢站起來,相信醫生是神差派來醫治我、照顧我的;我要用平常心面對乳癌的事實,學習如何輕鬆的過每一天;我必須停止自憐,擺脫憤世嫉俗的病態心理,積極歡喜迎接神所賜的生命,不要讓關心我的兒媳、教會的兄姊替我擔心。

神的話成為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帶領我一步一步進入心中的伊甸園,在祂的帶領下安穩過日子;神的話是真實又可誠然經歷的,我開始步入喜樂平靜的佳境,重新耕耘荒廢已久的心田。我用詩歌讚美神、親近神,用讀經禱告經歷神的奇妙帶領及恩寵,整個人被喜樂所充滿,開心的迎接每一天,也珍惜這得來不易的釋放及自由。相信神在每件事上都有祂的美意及計畫,因「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2章9節)

【幸福練習】回想走出死蔭幽谷的歷程,當時轉變的力量為何?那必定是可貴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