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m的差距

陳白浪(台北市)

0
47

5月24日第977期

大學時期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經過不斷奮發努力,托福成績及推薦函等都逐一完成,我順利申請到所學科系在美國頂尖的研究所,並歡喜雀躍地赴美深造。

不料,我所就讀的學校緊鄰北美五大湖區,由於豐沛水氣加上高緯度,形成長達五個月的「冰雪奇緣」。冬季沒有「冬季戀歌」,只有「天天天灰」,酷寒時低溫到攝氏零下二十度,春天融雪時甚至達零下三十度。長期嚴寒的氣候,讓像台灣熱帶魚的我無法適應。在就讀一年多後,無預警地生了一場大病;而屋漏偏逢連夜雨,又是在最致命的關鍵時刻──期末考前夕。

這場病,使我黯然神傷地離美返台,抱憾未能拿到畢業證書。

回台不久,一次爸爸和朋友吳伯伯在公園相聚聊天,聊到日治時代的往事。爸爸說:「我那時很年輕,去日本當台灣兵,志願申請到神風特攻隊當駕駛員;那時覺得能像武士般英勇戰死,人生像櫻花在最燦爛綻放時結束,真是人生最高的榮譽!不料,我身高158公分,和駕駛員最低標準160公分只差了2公分,申請被駁回!我還不甘心,排除萬難層層請報,堅持要調到製造維修單位。心想,無法親自駕駛,也要一同分享這份榮耀……。去到製造維修單位後,看著一架架零式自殺戰鬥機起飛前,每個駕駛員在座艙中都是看著家人、愛人的照片流淚,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騙局!我是徹底被洗腦了!」

爸爸的朋友吳伯伯說他也有類似的經驗,「當時日本人在台灣徵召菁英分子,準備前往中國東北滿州國當官,因日本人想以漢人統治漢人。經過嚴格的篩選和各種測驗,我和一批台灣菁英受訓結業。不料,出發前的體檢,卻有一項不合格,去不成!多年後,我陸續打聽當時受訓結業的同學們,每位同學都因為戰爭或疾病,沒有一個是活著回台灣的……」

「缺陷,就是上天給你的保護!」爸爸說。

原來,人無法改變的缺陷,和命運中無法克服的難關,並非一堵衝不破的高牆,而是一雙充滿慈愛的強壯膀臂,緊緊地環抱、保護著我們。深哉, 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