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咪的反擊

約愷淳(新北永和)

0
1

6月14日第980期

小時候外表給人怯懦又膽小的感覺,好像一隻瘦小的流浪貓,所以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被同學勒索零用錢,也常常會有人突然襲擊我、拉扯我的身體,或用言語欺負我、取笑我等霸凌行為。直到小學五年級開始,我終於下決心要反擊,好重新建立我給同學的形象。從踹人、打人、翻同學桌子和椅子開始,終於讓大家幫我取了「恰查某」的外號。

上國中之後變本加厲,加入學校所謂的女流氓幫,學會暴力和抽菸,對班上的男同學拳打腳踢外加一長串三字經問候人家祖宗是家常便飯,直到為了準備聯考而止息。

我向來都只對異性出手,可能下意識覺得男生不會還手吧!但也因為包容同性的攻擊,後來就演變成同性間對我的欺侮和排擠。猶記得當我退出學校女流氓幫後,有一次同班女同學用三字經謾罵了我十分鐘,還罵到我的姓氏、家族,那時我真的好氣,好幾次想起身打她一巴掌,但還是忍住了,因為想到一打下去的後果一定沒完沒了,只好咬牙忍著。

讀高中時,全班都是女生,我的人際關係還是不好;功課既不好,也不大會跟同學相處及玩樂分享,漸漸的便不在所謂的「小圈圈」之中,大家對我的印象也愈來愈差,有時我想進入他們的對話,反而讓同學避開我,那種感覺真是糟透了!我還為了這樣自己跑去輔導室找老師哭訴。

經過自卑的兒少期、孤單的青春期,好不容易終於長大。大學時交了一群好朋友,也跟許多異性有了良性的來往,但我的笑容只限定於熟悉的朋友,大家對我的印象仍是我那張冷冰冰讓人無法靠近的臉孔;在許多陌生場合下,我心裡認為,必須小心謹慎,才不會被欺負和吃虧。

成長過程,我受母親影響很大。母親對待外人總是好聲客氣,但我認為這是懦弱的表現,別人會踩到你的頭上來;加上家庭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不論在親戚間或是社會上,好像都被瞧不起,於是我告訴自己,人就是要有錢、要兇,才不會被欺負。出社會近十年,每每遇到衝突事件,我總是特意讓自己看起來兇一點,才不會讓人家看輕;而內心那把火也一直蓄勢待發,有時遇到很氣的事情,就算來不及反應或是無法反擊,我都會憤怒到咬著牙全身發抖。

廿四歲那年認識神、受洗之後,我雖然有讀聖經,卻沒真正將所讀的應用到自己的身上,依然以本性過著沒有改變的生活。直到這一、兩年,發現自己的心被苦毒塞滿了,也驚覺到憤怒的情緒愈來愈頻繁。正苦惱這些情緒問題時,再次翻開聖經,讀到馬太福音第5章記載了許多關於耶穌「不同於世界」的教導。

論到發怒:「向弟兄動怒的,也應受裁判;罵弟兄為『廢物』的,得上法庭;罵弟兄為『蠢東西』的,逃不了地獄的火刑。」論報復,耶穌要我們:「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讓他打吧!有人拉你上法庭,要你的內衣,連外衣也給他吧!」論愛仇敵:「要愛你們的仇敵,並且為迫害你們的人禱告。」耶穌也教導我們要饒恕:「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年過三十歲,開始深層的思想,這些經文背後其實是為了我們好,如果長期處在憤怒、報復、不饒恕中,對我們的生命是有害的;這些負面情緒也阻礙了我們領受上帝的恩典,以及祝福別人、得到與人和睦的幸福。

清楚的被這些經文打動後,我逐漸改變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與態度。現在想起來,過去的我是如此的憤世嫉俗,也許是因為從小被欺負,心中的不平沒有得到釋放;也許是因為自卑,才會用保護色對待身邊的人,甚至長期有著報復心態。

當我漸漸了解耶穌所教導這些愛的道理,我開始學會反省自己,也努力以微笑面對陌生人,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因此我不再是個跋扈自恣的人。因為耶穌的愛,我願意重新調整自己;我不是小貓咪也不是大野狼,而是主耶穌所領那隻溫馴的綿羊。

【幸福練習】當有強烈的報復或憤怒情緒出現時,思想耶穌「不同於世界」的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