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媽媽

蔡文桃(台中市)

0
2

7月26日第986期

我有兩個媽媽,一個是生我的媽媽,一個是愛我的婆婆。

我的媽媽有種強悍堅韌的氣質,更有一種母親的智慧。媽媽是村裡人口中的女強人,但我小時候卻厭惡透了這些字眼,比如:「妳的媽媽是女強人哦!妳媽媽好會賺錢哦!你們家還好有妳媽……」這些讓我聽起來倍感刺耳,心裡常吶喊,我才不要這種媽媽!我只要普通的媽媽,我要那種下雨天會幫我送雨衣、中午會送愛心便當來的那種媽媽……。

媽媽在我小的時候從沒滿足過我的幻想,慢慢的我覺得自己只是痴心妄想,最後只能接受事實。小小心靈甚至覺得媽媽根本就不愛我,我只是她眾多孩子中的其中一個而已,不像大哥大姊先來到這個世界,也沒有弟弟妹妹年紀小需要被照顧,我就是一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夾心餅。

抱著這樣的念頭長大,那個始終覺得不被愛、沒人重視的自己,內心的小小念頭也跟著長大了。我心想,我一定要建立一個比妳(媽媽)幸福一百倍的家庭,來證明妳給我的家庭是多麼失敗!於是,我選擇早婚,認為自己會成為一個更好的媽媽。媽媽在我的前半段人生裡,成為我的假想敵,也是一個失敗者。

毅然決然選擇早婚,卻沒有承受壓力的準備,也缺乏為人妻的智慧;婚姻生活讓我彷彿掉進一個泥淖裡。先生長期與父母同住,是家中的長子,很是受寵,直到結婚後仍然無法意識到自己該負的責任,讓我心力交瘁。幸而,神在我的婚姻裡為我放置了第二個媽媽──婆婆。

婆婆本來就是一個寵孩子的媽媽,我在婆婆的心中也是她的孩子。婆婆像慈母般,會煮好吃的東西給我吃、會問我喜歡什麼、會留晚餐等我回家吃……。雖然婚姻生活讓我感到沮喪,卻覺得婆婆是我從小到大都想要的媽媽,我好愛她。

婆婆生病後,擔心自己沒辦法再照顧我,我也心疼被病痛折磨的她。於是我把婆婆帶到教會,我覺得能幫助這個像媽媽的婆婆,只有耶穌了。

婆婆十七歲時受洗成為基督徒,但十八歲結婚後就離開教會。再次回到教會的婆婆,在唱詩歌時哭了,甚至原本因化療體力不支的她,居然能在醫治佈道大會待兩、三個小時都不覺得累。之前總是愁容滿面,聽到要治療就哀聲嘆氣的婆婆,在最後的日子裡常常滿懷喜樂的說:「感謝主啊!謝謝你們!」臉上掛著笑意,彷彿病痛不曾折磨她,彷彿耶穌就在她身邊。婆婆過世後,我們知道她是去了一個好得無比的地方,跟神在一起了,多麼令人感到寬慰。

因著婆婆,上帝的恩典臨到我們家,先生跟公公陸續信主。這個像媽媽的婆婆,為我帶來許多愛和安慰,也為這個家庭埋下了信仰的種子。

婆婆像是為我婚姻補破衣的那位媽媽;而我也在體會到婚姻不易時,跟我的媽媽修復了關係,原諒過去那個缺席的媽媽。更因為認識神,我重新認識自己,思考自己的不懂事,不知道傷害了媽媽多少回?可是媽媽好像都知道我在想什麼,也知道我在婚姻裡遇到了困境,記得有一次我跟媽媽說:「我覺得我總是讓妳擔心,真的很不孝,很對不起……」媽媽說:「妳是好孩子,只是遇到錯的人,沒關係,要給先生機會……」我跟媽媽哭著抱在一起,那一刻,我跟過去的媽媽和解了,我的傷被醫治了。

謝謝耶穌!因著耶穌,因著兩個媽媽,我走向了蒙福的道路,婚姻有了轉機,和先生重新建立圓滿的家庭,孩子們也來到教會;耶穌在我人生下半場成為我生命中的主人。謝謝兩個媽媽,也謝謝耶穌,將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祂。

【幸福練習】人生有傷害也有醫治。回想被傷害及醫治的經驗,思考和解的轉捩點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