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

李寶珍(桃園龜山)

0
1

9月20日第994期

車窗外,阿勃勒鮮黃的花瓣隨風搖曳生姿,如彩蝶雙翼紛紛飛舞在樹梢上。那是個美好的早晨,麗娟上了淡妝,帶著伴手禮準備前往許久不見的姊姊的家。

在客運站牌等車時,看見一位媽媽帶著兩個小女孩。「姊姊,乖一點,等一下車子來,危險喔,站進來一點。」麗娟歪著頭看過去,小姊妹約莫五歲和三歲,聽了媽媽的話手拉手乖乖站在一旁不敢亂跑。夏日的陽光將每個人的身影拉得長長的,麗娟心想,等一下看到姊姊該說些什麼?

五年了,她們姊妹倆沒有一通電話,連家族聚會時,兩個人都刻意避不見面。媽媽都走了五年了,心結也該打開了吧?記得小時候她們姊妹倆感情是最好的,但是就在媽媽的喪禮過後,一切都變調了。留著同一血脈的家人變得比路人還陌生,這是誰的錯呢?麗娟不知道。

媽媽年老時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加上要洗腎,在她生命的最後兩年都是姊姊和麗娟輪流照顧。麗娟單身,姊姊很早結婚,但婚姻不順遂,卅八歲那年離婚,就此成了單親媽媽。大哥長年居住美國,拿到美國公民身分就不回台灣了,媽媽等於只能依靠這兩個女兒。在媽媽臥病臨終前半年,姊姊認識了新的男朋友,照顧媽媽的工作變得沒有辦法盡心盡力。

麗娟每天從戶政事務所一下班就衝去醫院當看護,因為她知道白天姊姊已經累了一天,晚上要讓她休息。只是到了週末,姊姊說要陪她的男朋友,這讓麗娟很不能諒解。姊姊說她已經累了五天,也要有自已的生活,於是姊妹倆開始有了衝突。

照護媽媽的工作以及與姊姊的衝突令麗娟身心俱疲喘不過氣來,她開始變得脾氣暴躁。麗娟的同事曾向她傳福音,也邀請她去過教會,但麗娟總以假日要照顧母親為由推辭。

媽媽終究熬不過病魔的摧殘,半年後在病床嚥下最後一口氣。

喪禮那天,麗娟跟姊姊攤牌:「妳要那個男人還是要我這個妹妹?請妳好好選擇。」姊姊覺得麗娟在無理取鬧,她選擇暫時跟妹妹保持距離;麗娟失去母親已經很悲傷了,又失去了親愛的姊姊,於是開始封閉自己,斷絕了跟姊姊的所有聯絡,沒想到這一斷就是五年。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麗娟的同事持續關心她,邀請她來教會。有一次聚會的信息是「與神和好」,麗娟很好奇,我們是人,如何與神和好呢?牧師引用聖經哥林多後書5章17~20節:「無論誰,一旦有了基督的生命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新的已經來臨。這一切都是上帝的作為;祂藉著基督使我們得以跟上帝和好,又給我們傳和好福音的職份。我們所傳的信息就是:上帝藉著基督與人類建立和好的關係,祂不追究他們的過犯,並且把祂與人和好的信息付託了我們。因此,我們作了基督的特使。上帝親自藉著我們勸勉你們:我們替基督請求你們,讓上帝使你們跟他和好。」麗娟聽完,想到自己與姊姊的關係不禁淚流滿面,她對自己說,既然神都可以與人和好,那我為何不能與自己的姊姊和好呢?當下她決志要信靠耶穌,求主赦免她也幫助她。

一回家,麗娟舉起顫抖的雙手打了電話給姊姊:「喂,是妳嗎?我可以去妳家嗎?」就這樣,那天麗娟坐上了客運,往姊姊家的路上,抬頭看見晴朗無雲的藍天,她好久好久沒有看過這麼藍的天空了……。

【幸福練習】

你渴望和好嗎?我們比較容易原諒小孩,因知道他們不是故意的,但為什麼我們無法輕易原諒傷害我們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