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檸檬園

郭于晴(屏東市)

0
2

10月25日第999期

爸爸的檸檬園,是我們父女關係恢復的起點。

走在開滿檸檬花的園中,小小的白花比檸檬多份清香,淡淡的隨著微風滲透進我的回憶裡。爸爸從叱吒風雲的商界轉投入農耕,挽起袖子,彎下身子,從檸檬小苗到成熟結果,每一棵都像孩子般悉心照顧。他曾抱怨,全台灣只有他最傻,沒事一口氣種那麼多檸檬,想放棄,血本無歸;繼續走,就是日以繼夜的奮鬥。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從一般農種轉型成有機,學習與大自然共生,也與蟲害共處。為了轉型,不再倚靠農藥和化肥,但改變「體質」的代價是檸檬樹死了四百多棵;天牛來襲,不能灑藥,只能人工一棵一棵、一隻一隻抓出來;一照顧就是幾千棵,爸爸就這樣默默守著、做著。

兒時記憶中,父親嚴肅難以親近,脾氣暴躁易怒,所以我總是離他遠遠的。長年不在家的他跟我們沒話題互動,長大後更是惡言相對,親子關係幾乎凍結。我曾經埋怨神也埋怨爸爸,沒有讓我感受到父親的疼愛與仁慈,我渴望厚實的雙手支持我、鼓勵我、成為我的避風港……。教會牧師和姊妹鼓勵我學習饒恕與付出的功課,神的話深深安慰我。

幾年前父親經商失敗,回到家鄉轉型務農,我們見面的次數因此變多,為了找父親,我必須到田裡去,父親見我也順便介紹他園裡的作物,我驚嘆他的觀察力如此細微,幾片葉子、幾分土壤、幾條果實上的花紋,就能診斷果樹的問題,我開始欣賞父親做事的細膩、與自然共處的態度及不被打倒的毅力,父女間開始有話題,不再冰冷。我開始為父親禱告,沒想到曾經失去的,如今變為祝福;過去的經商失敗看似危機,卻成為親子間的轉機。神也祝福父親手所做,「你澆透地的犁溝,潤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軟和;其中發長的,蒙你賜福。」檸檬園開始轉負為盈,重新建立起家中的經濟。

就這樣,檸檬樹逆光成長的枝枒,搭起親子的橋樑,使我們建立更多互動、討論和交流。

那天回鄉看他,他開心分享拿到證書的喜悅,像是努力許久的學生終於拿到獎狀,那是農民的榮譽卡,是一份肯定、一份榮耀、一份幸福,父親的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我知道,這一切得來不易!

神使用檸檬園翻轉爸爸,也翻轉了我們父女的關係,因著親子間的解凍、了解父親的辛苦,我開始幫忙銷售檸檬,以他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