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愛記

祕祕玫瑰(台南市)

0
3

2月21日第1016期

愛情的開始總是很美。我渴望著永不改變的愛,期待戀人能彌補我對愛的缺乏,卻忘記他不過是個年輕無憂的男子,無從了解我的家庭背景,更無法體會我從國小高年級便開始懷疑生命意義的超齡心境。於是,很快地哀愁也三番兩次緊接著來到。

一次整理父親的遺照,憶及在他臨終前,父女的感情歷經修復,我尋回了曾經失落的父愛。照片裡的父親年輕,一臉書卷氣,戀人們竟與他有幾分相似——以前的我一直在這種似曾相識的特質上尋找愛與被愛的感覺;我不想再犯相同的錯誤!

想念父親時,我仰望夜空的明月,想起一個關於「父親因為疼愛女兒,而為她摘下月亮」的故事,我不禁脫口而出:「爸爸,我要月亮!」當時的我並不認識天父爸爸,更不知道那是我此生第一次禱告,只知道透過好友的介紹,五月裡我認識了一位暱稱為「月」的男子。

我希望能從「心」認識新朋友,故提議在見面前能先魚雁往返;通信的過程看似傳統落伍,卻是一段心靈溝通的過程。七月初,好友安排我與男子正式見面,她中途離席,留下我倆繼續聊天用餐、互留聯絡方式。

初次見面的雙方舉止合宜,實際上卻是暗潮洶湧,彼此都在處理自己的心事:我仍處在喪親與不斷失戀的哀傷中,而他聰敏、高學歷,由於身高因素未成為感情世界的常勝軍;當他不經意向我揭露時,我雖不在意身高,卻不欣賞他自怨自艾的語氣,於是初識一個月的我們不再聯絡。

直到十一月下旬,我們在網路上重逢。他得知我已買好一個人的電影票,便表明同行的意願;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我們成為一起看電影的同伴,偶爾一起用餐。有一次則是我帶著小跟班外甥女,和他回到初次見面的餐廳用餐;國小中年級的外甥女活潑伶俐,無形中拉近了我倆的距離,隔年二月初,他就向我表明心跡。

我十分珍惜,但內心隱隱作痛的傷痕提醒著我真愛難以擁有。他似乎自有計畫,繼續和我保持聯絡,並送來情人節禮物。望進他眼底專注的光彩,我問:「在你眼中我好像獨一無二?」他傳來訊息:「在我眼中,妳是與眾不同的天使,這樣的獨特如同尚未琢磨的寶石,只有細心發掘才能看出其珍貴之處。我希望能擁有這樣的珍貴,不論貧苦,永遠珍惜。」

我們開始正式約會,他覺得在感情中有安全感,而我也首次感到穩定,而且第一次距離結婚這麼近──2月29日他就向我求婚了。我覺得太快,卻又和他同感「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不需要再虛擲時光了,因我們本來應該在九年前就相識了,當時好友就想介紹我們認識。

就在六月,我們結婚了。他覺得這麼多年的等待是值得的,而我則認為心境上不再漂泊。我們一起打點婚前婚後所有大小事;對我來說,他就是我唯一的倚靠。然而,婚姻的真相是,它不是人生的結局,而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婚後的丈夫工作日趨繁忙,而我們的「孩子」也成為「孩子們」;我鎮日埋首於尿布堆中,而他沉默、眼目也不常在我身上;爭吵總在我哭泣、他發怒中結束。

我經常因為「被愛得不夠」的舊傷而羞愧得無地自容,屢屢陷在婚姻的困境中。幸好,信主後在聖經與教會媽媽小組的教導中我明白:唯有主耶穌背得動我沉重的過去,「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章12節)因為認識主,我才知道自己從小一直在追尋的是上帝的愛;唯有創造我又愛我到底的天父,才能全心全意愛護、保護、呵護缺愛的心。

再次和丈夫溝通,他已能傾聽我並讓我知道,令我不安的「沉默」,在我的原生家庭裡代表的是不聞不問的冷漠,但在他的原生家庭代表的卻是永遠守護的支持;丈夫說他無法彌補那一份缺乏的愛,但能以他的方式愛我——在我以家庭為重的前提下,全力支持我追求屬於自己的夢想。

結婚超過十一年,時至今日,他仍是不夠好的丈夫,而我也仍是不完美的妻子,但是,我們有一個穩定的家。華燈初上、萬家燈火的時刻裡,載著孩子,我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