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共讀的美好時光

愛恩(新北板橋)

0
6

5月22日第1029期

著名的靈修作家盧雲神父說:「緬懷逝者,就是讓他們與我們長相左右。」

那年盛夏午後,媽媽告訴我:「自從嫁到城市後,我就很少有機會看到綠樹,心中有點慌亂,直到有一天我走入公園臨近樹欉,我的心才得舒坦。」我現在住處的後陽台,右方正好有棵樹,望著樹,不也和媽媽的慈愛相對嗎?

一位長輩的故事是這麼說的。他說,有一天出遠門來到台灣,在花店聞到一股熟悉的花香,是他的父親最喜歡的花香;就在聞到香味的剎那間,父親鼓勵的話在耳邊響起……。我和這位朋友都是如此和逝去的親人相近,這樣懷念不也很美嗎?

有一年回老家,巧遇媽媽生前的好友阿惜姨,她把我從頭到尾端詳一番後說:「還是妳母親較優雅,我很想她。」我和家人曾經研究過媽媽的氣質風範,大姊說:「我們的媽媽從不說人的不好,還常常讚美別人。」二姊提到,媽媽和妯娌相處極為和睦,而我最近讀到一篇從美國家庭識字中心發表的論文才確信,媽媽的優美氣質風範來自她手不釋卷的閱讀習慣。

媽媽的少女時代,台灣還未脫離日本管轄,她的大哥在學校任教,常常買日本的婦女雜誌送給太太,作小姑的媽媽都是偷偷拿來讀;認真閱讀的習慣從此跟著媽媽的一生。

日本婦女雜誌中不乏皇室報導,有一年的頭版是美智子以平民身分嫁入皇室。美智子聰慧又美麗,當年我也跟著追蹤她的消息呢!有一次在日本電視台新聞上看到美智子出現時,竟轉身尋覓媽媽,想邀她同樂,想告訴媽媽她的行蹤……。

媽媽很喜歡日本女作家、《冰點》的作者三浦綾子,前不久我在日本電視台看到記念三浦綾子的系列報導,雖然媽媽已經不在,但看到媽媽喜歡的偶像,那般與媽媽的連結何嘗不也滿足了我的思念。

現今教育部推出學習家庭,倡導親子共讀,而我和媽媽的共讀卻早在我未出娘胎就開始了。記得我漸漸長大後,媽媽整天忙碌,只有下午幾個小時才有空看書。兒時,我會挨近媽媽懷裡,和她共讀、聽她講真情動人的故事,當中很多是鼓勵我向上的勵志小說,至今難忘記的是孟麗君的歷史小說。孟麗君才貌雙全,為了營救夫家,女扮男裝赴京趕考,媽媽一度想為我取名「麗君」……。我沒有辜負媽媽對我的期望,今天的我仍努力為正義發聲。

滿滿回憶中想告訴媽媽,我很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