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半夜趕鬼記

我們走過乾涸的城牆護溝,爬上破舊的城牆,發覺鬼是在一棵大樹上叫;當下我們兩人將手電筒的光束集中照在大樹上,一番尋找後,發現竟是……

0
302
Photo by *嘟嘟嘟* on VisualHunt.com

◎林中平(台南)


 

國三那年冬天,我從軍抗日,服務於第三戰區的江西憲兵團隊。過了兩年,日本侵華戰敗,宣布投降,我們迅速向收復地區的上饒、廣豐一帶挺進,立即開設憲兵隊;維護地方的治安及國軍的紀律。

收復之初,海路尚未暢通,上饒便成為陸路重要的樞紐;是通行贛、浙、閩、粵的要道。於是,我等五位憲兵,便派到汽車站去設立檢查站;白天上下午各有兩位憲兵在車站服勤,夜間則在附近的住宅輪流一人守衛。雖然很辛苦,但可以坐著自由活動,就不覺得疲勞。更何況,我在抽屜裡發現一本《聊齋誌異》,裡面記述一些神仙鬼狐的故事,情節神怪,引人入勝,看著看著,兩小時值班一下子就過去了,一點也不覺得累,也不覺得害怕!

過了不久,我發覺夜間守衛,竟變成兩人一組4小時(有二組),只剩下我單獨一人仍2小時。我問他們是什麼原因?他們說這樣有伴,而且不影響我的值勤,至於原因,那就不必問了,以免影響情緒。我覺得話裡怪怪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更引起我的好奇。

於是,我便去隔壁旅社找老闆聊天,想從他那裡探知一點蛛絲馬跡。果然讓我得知原來所住民宅曾有日本憲兵進駐過。他們抓人進來,嚴刑拷打,打死了便就地埋在屋內,所以夜間常常鬧鬼。旅社老闆說:那悽厲的哭叫聲,真叫人毛骨悚然。我聽後心裡毛毛的,難怪他們叫我不要問。但是,這裡鬧鬼鬧到沸沸揚揚,我卻連鬼叫聲都沒聽到,真是太神奇了!我相信這是上帝在保護我,不讓我受到鬼魅的驚嚇。

我是一個基督徒,從小就在基督教家庭長大,13歲受洗。雖然我從軍離開了教會,但我相信上帝並沒有離開我,祂仍然與我同在。我就是憑著這份信心,剛強壯膽,想把鬼趕離我們遠遠的,今後才能得到安寧。我認為:「冤有頭,債有主,鬼應該去找日本劊子手算帳,不該來向我們找碴。」於是,我邀請半夜接班的兩位同僚,一起靜聽鬼是在哪裡叫。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果然聽到鬼叫聲;大家判斷聲音是來自屋外對面城牆。我覺得鬼雖在屋外叫,但仍然干擾我們;後來我終於說服一位同事和我一起上城牆去趕鬼。

我們走過乾涸的城牆護溝,爬上破舊的城牆,發覺鬼是在一棵大樹上叫。當下我們兩人將手電筒的光束集中照在大樹上,一番尋找後,發現竟是一隻貓頭鷹,原來鬼叫聲就是這隻貓頭鷹在作祟,根本就沒有鬼,於是真相大白。從此,大家又恢復一個人兩小時的值夜了;我則繼續看著我的《聊齋》,絲毫不覺可怕!我們仍住在凶宅裡,過了很久才調防離開,日子過得風平浪靜,相安無事。但我一直在思考:鬼既不在屋外的大樹上,又不在屋子裡,那麼鬼到底在哪裡呢?後來我想:我這一生是活在上帝庇護之下,上帝在我進駐凶宅時,不叫我遇見試探,救我脫離凶惡,是祂先把鬼趕走了,所以我才沒聽到鬼叫聲,也沒有看到鬼影子。

聖經詩篇23篇4節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我要感謝上帝一直與我同在,祂使我這一生行在平安之中,化險為夷,沒有讓黑暗的勢力干擾我,祂是值得我信靠的真神。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