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喊主名,平安同行

我背著書包往回家的路上走,經過南門碑林,此處有許多古代石碑,此時我發現靠近國中圍牆一處隱約有燈光,原本不以為意,不料走近一瞧不得了,竟然是……

0
179
photo by visualhunt

◎吳嘉德(台南)


 

農曆七月又來了,也就是俗稱「鬼門開」的月份,我不由得想起30年前自己遭遇的靈異經驗,至今記憶猶新。雖然我是基督徒,但也相信鬼魅之說,從小聽過一些鬼故事,長大後也聽聞教會牧師早年趕鬼事蹟,說人在被邪靈附身後聲音全變,男的發出女聲,女的發出男聲,通常牧師在詢問邪靈狀況後,以耶穌之名驅趕,邪靈就會退去。然而,「百聞不如一見」,聽別人說是一回事,但親身經歷又是一回事,以下就是我本人親身經驗的事件。

1990年七月,那時正是我國一升國二的暑假,由於國二起要上理化課,母親便替我安排到一位理化老師家補習。老師家在樹林街附近,當晚補習過後已逾九點,我一個人走過歷史古蹟南門城,旁邊就是我以前就讀的國中,附近還有從小就熟悉的南門教會(我以前在這裡上幼稚園、主日學、少年團契以及青年團契)。

我背著書包往回家的路上走,經過南門碑林,此處有許多古代石碑,此時我看到靠近國中圍牆處隱約有燈光,原本不以為意,不料走近一瞧不得了,竟然是類似黑白無常中的「白無常」,高大的身材,戴一頂白色帽子,舌頭幾乎垂到腳邊,我一看嚇壞了,很想跑,但兩腿卻不聽使喚。隨後我看見一名騎自行車、戴眼鏡的年輕男子,他面露驚恐、快速騎車從反方向離去,我猜他可能也看見了。霎時我腿腳發軟,書包掉落地上,我下意識地把頭轉向他處,心中不斷默念耶穌名號,再回頭一看,燈光和那個白色形體都消失了。感謝主,我整個人這才放鬆,身體逐漸回復正常,收拾書包,趕快離開那個地方。

我先到附近外婆家,當年82歲的繼外曾祖母(約三年前在已故四舅帶領下信主)聽聞之後勸我別怕,要倚靠上帝。回家後,我告知父母此事,當時還未信主的父親相信我所言不虛,為了安撫我的心情,他說國外也有屋子鬧鬼的傳聞,但人與鬼也相安無事。他又舉中國古典名著《聊齋誌異》為例,表示只要我們心存善念,鬼通常不會加害於人,甚至人鬼還能結為好友。至於身為基督徒的母親聽聞後則完全不相信,表示我一定是眼睛花了,懷疑我是為了逃避補習而編造出來的藉口。

後來母親在白天回到現場,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只表示可能當天晚上有人焚燒雜草或樹葉,造成我的錯覺,因此叮嚀我晚上回家避免行經此處。一個月後,我改騎自行車去補習,為了避開此處不惜繞遠路,之後繼續在這位理化老師家補習兩年,直到1992年七月高中聯考前夕。

我事後心想,如果當時有照相機或錄影機(當時流行的機種是V8,我舅舅有一台,但價格不斐),我一定會當場拍下來,寄到當時台視節目《玫瑰之夜》裡面的「鬼話連篇」,請專家來分析分析。

2007年我受洗歸入主名下,多年後想起此事,拜網路之便,上網一查果然發現此處確實曾經傳出靈異事件。信主後,我參加教會的小組聚會,小組長家剛好也在那附近,我在小組中將這段經歷講出來,也有人表示會盡量避免夜晚經過此處。

事發至今正好滿30年,從那以候,我再也沒遇過類似的靈異經驗,然而我必須坦言,此事在我心中確實曾留下陰影,有時也會做惡夢,尤其是晚上睡覺被子沒蓋好,或將手放在胸口上時,甚至會有鬼壓床、全身無法動彈的狀況,那個白色形體又會出現在腦海中,甚至是我的房間內,但即使是在睡夢中(即醫學上所謂「快速動眼期」),只要我唸出耶穌名號,通常就可以回復正常。

我今日將這段經驗寫出來,並不是要說鬼有多可怕,而是要告訴讀者在耶穌裡沒有懼怕,即使是鬼月來臨,但在耶穌裡,我們有平安。

 

【幸福練習】

農曆七月禁忌特別多,你的朋友圈是否也有這樣的人?為他們禱告,求主憐憫,使他們早日聽信平安福音。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