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恕的故事

「孩子,選擇饒恕,讓大家都能活下來,讓內心最沉痛的哀傷得以釋放。但不論經過多久,我仍然思念著我的小明,到死都愛他!」

0
135
Image by suju from Pixabay

◎ 吳宜蓁(高雄市)


 

小明大我一屆,是我們學校排球和藍球校隊的一員,從小我們就是好玩伴,他總是處處保護我,還常騎腳踏車載我到處玩耍。小明過世那年約十三歲,剛升上小六,我十二歲剛升上小五。儘管這事已塵封四十五年,但我內心卻一直重複過著「那一天」……

1974那年冬天,我記得是學校段考最後一天,一早小明難得來我們家找堂哥一起上學。我在屋內聽到他在外頭呼叫堂哥的名字,我正好也準備出門上學,於是就在屋內回應:「他已經上學去了!」小明回說知道後,就快速轉身離開,朝巷子東邊學校的方向走去。

我隨即衝出家門,想和小明一起上學,我望著他的身影,在後頭追喊著他的名字。突然一道強光射下,小明就這樣走進那道強光裡!我眼睜睜看著小明的身影在強光中漸漸稀釋……霎那間,他消失在那道強光中,不見了!我朝著那道光跑過去,但那道強光很快也消失不見了。我繼續往前跑,一心只想著要趕快趕到學校,要確認小明是不是已經到了學校。

進入教室,我立刻放下書包,正想衝出去找小明時,卻被班長攔下來,只好乖乖地留下來早自習。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小明發生事情了……

悲劇之始

那天是考試的日子,小明班的導師黃老師一早就來教室監督學生自修。由於班上秩序不好,黃老師罰全班到操場青蛙跳一圈,小明遠遠落在最後面。由於小明是學校籃球、排球校隊,黃老師認為他不該是最後一個,一定是「態度」有問題。其他同學都可以進教室,唯獨小明必須再多跳一圈。

那天早上陽光雖不能說熾熱,但卻仍舊炎熱。小明被罰在操場多跳一圈青蛙跳時,身體已經不堪負荷,所以他跳得更慢。這景況看在黃老師眼裡,卻讓他更火!眼看著升旗典禮及隨後的第一節考試時間快到,於是黃老師下令,要小明到緊鄰教室、種滿木麻黃及桃花心木的樹林裡,從最南邊穿梭跑到最北邊。黃老師親自監督,他站在北邊,喊叫在南邊的小明跑快一點。小明一邊快跑,一邊還要穿梭過樹林,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突然間,「轟」一聲巨響,小明的頭撞上桃花心木,當場倒下。黃老師並沒馬上對小明做任何醫療處置,任他哭聲淒厲、嘔吐、參加升旗典禮、考試,任他無助、痛苦地呻吟,幾個小時過後,小明昏厥過去,送醫後已經來不及!

饒恕之終

小明還是小孩,按照民間習俗,只能將他簡單入殮,而且不能放在大廳,簡陋的棺木、沒有任何祭品、不請道僧誦經,也不能停放在家裡。幾天之後,選擇良辰吉日,抬棺土葬,便草草了了這事。小明的喪禮沒有任何儀式,父母不能參加,沒有任何出殯排場,更沒有親朋好友送行。

小明的棺木被放置在屋外農具間,棺木前垂掛著幾塊白色布簾,那幾天我上學、放學經過時,都會去看他。

風!飛舞著小明棺木前的白色布簾……我看見那簡陋、粗糙的素色棺木,而我的好友小明正躺在裡面,冰冷又淒涼。我獨自一人,站在他棺木前,久久不願離去……

事情發生後,黃老師到小明父母親面前,向他們下跪請求原諒,小明的父母選擇了「饒恕」,令人不可置信。後來黃老師離開了學校,就再也沒來探望小明的家人。這事經過了四十五年,後來聽說黃老師年邁眼瞎,幾年前過世了。

最近遇到小明的母親,我們又談起這件傷心往事,她依舊老淚縱橫。但是,小明的母親拉著我的手說:「孩子,選擇饒恕,讓大家都能活下來,讓內心最沉痛的哀傷得以釋放。但是,不論經過多久,我仍然思念著我的小明,到死都愛他!」小明母親這些話在我心裡不斷迴盪,久久無法散去。

 

【幸福練習】

求主幫助你看見得罪你的人心中的軟弱與恐懼,願主賜你足夠的愛與力量,能夠真的去饒恕人。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