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光的瓦器

我焦慮地問上帝:「沒錢怎麼辦?」上帝的回答很妙:「寫文章!」更奇妙的是,有位國文老師聽到我的需要,願意無條件幫我潤飾文章,有了她的幫助,我的錄取率大增……

0
145
Image by Engin Akyurt from Pixabay

◎ 雲芝(台北市)


 

二十歲那年,有次在教會聽神學院老師講道,令我感動得淚流滿面。講員最後問:「誰願意全時間事奉神?」我掙扎了一會兒,不由自主舉手回應呼召。從此,傳福音的熱情盈溢我心,那時的我滿腔熱血,卻不知道應該要裝備自己。後來因室友言語的攻擊,我承受不住而精神崩潰住院,那時我想:「我再也不可能當牧師了,我就像個破瓦器一樣。」

出院後,在母親陪伴下,我邊服藥治療邊上課,終於完成大學學業。畢業後曾待過公家機關,但因打字速度太慢,終沒能通過試用期。爾後,我的疾病急轉直下,住進身心科急性病房兩個月,變成一個連澡也不會洗的重症病人。母親見狀,帶我到台北市心理復健家屬聯合學會去復健,那是一群精神障礙者家屬組成的團體。

我在那裡認識許多新朋友,每天運動、打網球,身體狀況漸漸好轉,恢復了八成的生活自理能力,後來被訓練為點貨員。三個月後,聯學會的老師邀請我成為助教,幫助同病相憐的朋友。上了一年專業課程後,我開始正式成為助理就業輔導員。

有天,上帝感動我放下手邊工作服事祂,我當時沒有順服,反而挑戰祂說:「祢讓我媽媽答應,我就服事祢。」沒料到,那段期間我在運動場上頻頻受傷,從此展開三年又三個月的復健之旅。

在治療過程中,我跟坐我旁邊的人傳福音,竟也帶了兩位坐輪椅的人認識主。後來,院方需要有人幫忙為病人禱告,我又做了四年傳道義工。

我十分熱衷於服事與學習,早上服事,晚上聽神學院線上課程,由於沒好好休息、壓力太大,症狀又嚴重起來,只好再住進身心科復健病房。

出院後到了康復之家休養,我內心渴望親近上帝,於是號召了住在那裡的基督徒,每週一起讀經、禱告、唱詩歌讚美神。每主日,我會到隔壁巷的教會做禮拜,也常得到教會的人協助,就這樣,我的病情有了起色,心情也逐日好轉。

後來家中經濟困難,母親說沒錢付房租了,必須送我去職能復健工作坊訓練工作能力。我順服母親的安排,在工作坊我仍不忘傳福音,繼續向那裡精神障礙者傳福音。過程中受一位姊妹之託,為她的受洗禱告,我們每天殷勤為此禱告,四個月後她順利受洗,我們還因此成為好友。

後來我找到助理工作,從此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不再把上帝放在第一位。在一次旅遊時,我不小心跌倒骨折,須在家休養三個月,工作也因此泡湯了。我焦慮地問神:「沒錢怎麼辦?」上帝的回答很妙:「寫文章!」更奇妙的是,有位國文老師聽到我的需要,願意無條件幫我潤飾文章,有了她的幫助,我的錄取率大增,後來她因先生生病需要照顧,才停止為我修改文章的工作。就這樣,我在寫作與投稿中不斷經歷上帝的恩典,每當我為缺錢煩惱時,就會接到稿費通知,及時得到供應。

後來我到神學院念書,主修聲樂,想要用歌聲服事神。那時有個長老邀請我去教會司琴,我沒答應她,因為我其實是想當詩班的領唱。但上帝感動我:「去司琴吧,要順服長老的帶領!」我就開始跟著長老服事,一起關懷教會肢體,也一起傳福音,我們在一起服事的時間都很喜樂。

有次,我們去淡水服事,長老看見有許多老人在外面晒太陽,卻沒人向他們傳福音,心裡於是有了建立松年團契的想法。我把這件事告訴長期為我代禱的姊妹,一週後她對我說:「妳去淡水傳福音吧!我可以供應妳的交通費。」上帝的作為真是奇妙啊!我從一個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精神病人,如今變成一位充滿行動力又愛服事的福音工人。

感謝上帝一路上的恩典與帶領,在生病的歷程中,因為有愛我的母親用心的全力栽培、有教會兄姊的代禱與鼓勵,以及許多人的奉獻支持,才能讓我這個破碎的瓦器,為上帝發出榮耀的光輝,願將這一切榮耀都歸於我們在天上的父。

【幸福練習】

文字力量無遠弗屆,有文字恩賜的你要好好把握你的筆,為主發光發熱!

 

Image by Ylanite Koppens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