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靈魂最前線

烏克蘭戰火正烈,無人預知戰局何時了? 為受苦者代禱使我感同身受真實的苦難,將我的思路推往痛苦最深處……

0
77
Image geralt from Pixabay

◎傲潔(宜蘭縣)

英國新冠疫潮退卻時,我的家鄉香港正飆上疫災高點,在港家人都染疫隔離中,久病年邁的舅舅正在住院,在親屬不能探望之下,只有院牧可以到他病床前慰問關懷。我感激院牧之餘,更欽佩站在受苦靈魂最前線的工作者,也反省自己這幕後書寫的文字人於此危急當下有何用處?

隨後不久,風聲鶴唳多時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役果然爆發,全歐洲都顫慄成一團,各國相率祭出對俄制裁及對烏戰援助行動。目睹電視播放烏國遭砲火蹂躪、民眾紛紛逃離家園的慘狀,讓人不禁懷疑:「末世已至,現在就是了!」何以我還閉居拾筆寫作,而不是站到最前線與受害者同生同死呢?

苦難的現實撞擊我,逼我重新思考藉文字傳達基督信仰的意義,不停叩問心門:「妳到底為何而寫?寫有啥用?」擱筆、塞住泉湧般的文思,靜靜沉思:「危難當頭,此刻我能做什麼?」然後我主動聯絡表妹,了解舅舅病況,迫切為他禱告。接著我收到兒子傳訊,請我為他正躲在基輔地下道的烏克蘭同學代禱,我即刻求主保護她的安全,同時也與先生一起懇切地為烏國的百姓祈禱。

為受苦者代禱

藉著天天守望禱告,我似乎不知不覺間來到舅舅床邊,深切體會他呼吸困難的痛苦及對生命感到絕望的悲哀;我也彷彿躲進基輔的地下道,與驚恐、焦慮及慌亂的烏國百姓在一起,對家園突遭襲擊發出忿怒與不平之鳴,昇起一股勇敢抗敵的激情。就這樣,上帝讓我經歷代禱的神奇力量,能在別人苦痛之時,「站在最前線」陪伴他們經歷耶穌的同在。
三月初,香港疫戰破天荒地激烈,彈丸之地染疫確診者上萬,港人無不心驚膽戰,更慘的是多數民眾住家狹隘,毫無隔離空間可言,一人染疫波及全家是常事。我心疼確診隔離中的弟弟與弟媳,兩人整個星期縮在窄小無活動空間的房內,與剛打過第三劑疫苗尚未染疫的家母共處一室,彼此都不好受。遠居英國的我除了頻頻傳訊關懷,最實際的,不過是為他們切切禱告。等到他們傳出檢測從陽轉陰的好消息,家母安慰我:「我們都習慣了,再高的確診數也不會受驚慌,有上帝跟我們在一塊嘛!」

是啊!有上帝同在,還怕什麼呢?過去兩年,英國的疫情不是更嚴峻嗎?無數老者染疫而死,至今每天仍有人染疫身亡。我們是怎樣走過來的?不也是禱告嗎?手機無時無刻傳出弟兄姊妹的親友、及親人的朋友和朋友的親人染疫危殆、亟需代禱的訊息,大家暫停手邊事,一起為這些患者禱告,宛如在他們耳畔低訴:「不用怕,有耶穌在身旁。」

你手能做的工

烏克蘭戰火正烈,無人預知戰局何時了?後繼會否有更大的危機?透過持續為烏國百姓真誠地代求,我的心跟這個俄語國邦繫在一起,來到痛苦靈魂的最前線,陪他們一起經歷戰爭,恰若走入當年的客西馬尼園,與面對死亡的基督簌簌流淚。不久兒子傳訊,告訴我他的同學和一批烏克蘭大學生已搭上火車前往西邊戰火未侵之。我鬆口氣,感謝上帝,深盼為烏國禱告的火能繼續熊熊燃燒,呼求慈愛天父按公理施行救贖。

「妳為何要寫?寫有何用?」這其實是上帝對我叩響心門,要我細思我的寫作主線不是某篇文章的主線,而是我走在文字事奉旅途中的主幹線。這主線不是成就未圓的文青夢,更非舞文弄墨抒發閒愁及自我的想望渴求。天父賦予我的主線是要進深到更高的層次,是以基督的心為心,看見許多人困苦無助、流離失所,就捨棄尊榮來到人間,與他們同在。為受苦者代禱使我真實感受苦難的滋味,將思路推往痛苦的最深處,激動地站到靈魂最前端,傾瀉出人道關懷與悲天憫人的情感,落實「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督信仰核心價值。

今後若有人問我:「基督徒作者不能或缺的活動為何?」我想,除了閱讀、除了練筆,雙膝跪地、為遠處近處忍受痛苦的生命迫切代禱,更是首要之事。禱告能做的,就是陪伴耶穌關愛受苦的心靈,讓他們親歷主的同在與安慰,從而得著力量、燃起信心,將目光轉向永恆那位擦乾一切眼淚、在新天新地等待給予我們不壞冠冕的終極君王。

【幸福練習】

面對因戰亂逃離家園、流離失所的難民,想想看,主若在,會為他們做些什麼?你可以做什麼?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