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淪為愛哭的老男人

每逢想到或說到耶穌的大愛,我就語帶哽咽,難以繼續禱告,因為哭了……

0
139
Image by reenablack from Pixabay.

◎韓孝民

人是哭著來到世上,也哭著離開嗎?在我記憶中,最早的孩童期,哭是表達,也是武器,為了肚子餓、為了買玩具、為了分吃食。

我哭了

到了國小,哭開始不被允許,只有肉體疼痛時才能哭出來,例如被父母責打、被老師體罰、遊戲受傷見了血。打針是不允許哭的,會遭到同伴恥笑,並且很快傳揚出去。住在村尾那個年紀較我小的男童,就曾經被我們幾個年紀稍大的嘲笑,取綽號叫「愛哭仔」。

高中時,我開始為心痛而不是肉痛而哭,想家、想人、想死掉的狗,都曾使我落淚。之後有因為犯錯惹媽媽傷心而後悔,因為成績太差怕被留級,因為考大學落榜,偶爾因為愛情,每每心痛、憂愁、惶恐,哭的原因越來越複雜了。

再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的淚腺似乎乾了,成了有血無淚的男子,除了偶爾參加一些特別的告別式時,沒有再哭過。要一直到五十歲後,經歷二姊、父親、母親逝世,淚水才又關不住。

到如今,每逢哭過,倍覺輕鬆,好像重擔都消失了。但其實問題大部分仍然在,並沒有解決。

耶穌同哭

往年我讀聖經,智慧的話語常令我感動。後來我想從聖經找尋答案、探討真理,看許多參考的書籍,確實聖經知識增強,但是情感淡薄,沒有感動。知識有時候帶來驕傲,大過靈命更新,說到底,我仍是屬世的。

年紀漸大,看到無盡的苦難,全球的、台灣的、家人的、也有自己的,許多挫折近十年來接踵而至,讓我不得不回頭省察過錯,認罪交託。我比年輕時更有興趣研讀聖經、查考因果,思考十字架上的血與我有什麼關係,並開始禱告。

我祈求神改造我,又怕改造後失去所愛的老我。我比以前更勤於查經、禱告,把我的生活所欲所為全靠禱告交託。每逢想到或說到耶穌的大愛,我就語帶哽咽,難以繼續禱告,因為哭了。

我一次次在禱告中泣不成聲,在台上領會時,越是大聲禱告就越容易感動流淚。我知道,這不是童年時期的肉痛,也不是青年時期的心痛,而是渴慕的心被聖靈摸到了。好似吉他的琴弦突然被風撥弄一般,我終於還是淪為愛哭的老男人……。

牧師偶爾會稱讚我某次領會特別感動人,把人帶到神面前……,這些小小的鼓勵,讓我知道我可以持續努力下去。淚水什麼時候會來是說不準的,乾涸多年的淚腺會在禱告中突然疏通,那是屬靈的交感,我因此漸漸喜歡哭了。

最短的一句聖經經文,據說是約翰福音11章35節:「耶穌哭了。」英文更是只有兩個字Jesus wept,耶穌和世人一樣有情有淚,所以能夠與我們同哭同喜同禱告同讚美。

每逢流淚禱告,我心中的壓力就釋放出來。這些年來我學著把生活、工作、祈求都融入讀經與禱告,不再只是追求真理的知識,而是和基督同為肢體,為全球的災難、戰爭、疾病禱告。我全然敞開在祂面前,求基督是我家之主、我家人之主、我身體之主、全球之主、歷史之主、國度之主,求告主的憐憫與接納,流下感動的淚水,隨時迎接聖靈的安慰和帶領。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