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子阿嬤

李寶珍(桃園大園)

0
45

4月27日第921期

望著車窗外阿勃勒鮮黃的花瓣隨風搖曳生姿,如彩蝶雙翼紛紛飛舞在樹梢上,真是個美好的早晨。驅車前往花蓮拜訪許久未見的同學鈺蓉,也想起了麗子阿嬤。

麗子阿嬤是鈺蓉的外婆,其實她是日本人。說起麗子阿嬤的故事,還真是媲美電影《海角七號》。鈺蓉的外公三郎是留日的台灣學生,優異的成績讓他有機會至日本習醫;麗子阿嬤是實習護士,在大學的附設醫院裡和阿公相識相戀,成就了一段異國姻緣。

當初麗子阿嬤的家人並不祝福這段婚姻,母親和妹妹堅決反對她嫁來台灣。意志堅決的麗子阿嬤任誰也勸不動,反倒是父親沒有說一句話,臨走前默默地拿了一對金戒指放在傳統的日式布巾裡給她。她說,她永遠記得上面的千羽鶴圖案;在日本,千羽鶴是和平的象徵,表達對人的祝福。麗子阿嬤像千羽鶴飛向遙遠的國度,從長崎港上船離開日本後便不再復返。

其實在日本時,麗子阿嬤就曾聽教會的姊妹提起台灣,那是個熱帶的島嶼,有著豐饒的土地和敦厚的人民,當地民眾非常富有人情味,所以讓去傳教的弟兄姊妹念念不忘。

三郎阿公在日本完成學業後決定回鄉服務,他認為當時台灣最欠缺的就是醫療資源,尤其是山地部落,整個山頭一個醫生都沒有,幾乎所有的原住民婦女都得自己接生。麗子阿嬤常聽到三郎阿公談到家鄉的原住民,他們有自己的文化,多半以打獵維生,愛好大自然且能歌善舞。而麗子阿嬤也有一位醫界前輩井上依之助,早她好幾年到台灣來,他說:「原住民不說謊也不偷竊;他們沒有所謂的階級,沒有人乞食。打獵捕獲的獵物也平均分配給未曾參與打獵的人。他們認為貪心是可恥的,即使餓肚子也不吃敵人的食物,不信任的人所給的酒絕對不沾,男性不打妻子兒女,幾乎男女同權,原住民實在擁有許多令人尊敬的特質。」麗子阿嬤非常敬佩前輩的愛心及勇氣,也立下志願要追隨前輩的腳步,做一顆福音的種子,在台灣發芽生根。

三郎阿公回台後在部落行醫,山上的生活不比平地,還好原住民們都很照顧他們,麗子阿嬤看到原住民與萬物共存共榮的生活哲學,很受感動,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寶貴的生活經驗。她很懷念那段日子,尤其阿里山的日出景象,在迷濛的黑色霧海裡,微弱的光線從山巒和天空的交界處透出,光開始隨著地平線變化,遠山的稜線被金色的光芒烘托出磅礡的氣勢,不久後光束就如噴泉投射至整個山區,接著黃金般的耀眼圓弧出現了,整個黎明之歌的交響樂章日復一日地在這深山部落裡演奏著。

然而,好景不常,三郎阿公在一次出診回程的路上遭遇意外,巨大的落石無情地壓住了他的身軀,隨行的幾位原住民也不幸罹難,從此天人永隔。麗子阿嬤就此成為寡婦,但她忍住悲傷,因她知道自己要接續丈夫未完成的心願。

一個日本寡婦要帶著幼兒在山裡生活是多麼不容易,還好消息傳到花蓮教會的幾位姊妹,她們願意奉獻供養麗子阿嬤和她的孩子們。即使在曠野裡,神仍降下嗎哪給他們,讓她心裡有無限的感恩。

後來日本戰敗,國民政府來台接手之後,日本軍警及一般百姓全要被遣送回國,只留下少數的技術人員。麗子阿嬤也被迫要離開居住多年的台灣,萬分不捨及無奈的她,最後因昔日教會姊妹的幫忙,得以用醫療人員的身分留下,在花蓮一所國小當校護直到退休。

麗子阿嬤疼愛這些原住民的孩子,總是把他們當自己的家人看待,在原住民的臉上她看見了上帝的光彩,喜歡他們的純真和善良,喜歡他們對人對物那份真誠的心,她說她從不後悔從日本嫁來台灣,台灣早就是她的故鄉了。

相信麗子阿嬤飄洋過海為的不只是愛三郎阿公的心意,她也愛這片土地和人民;她像阿里山的日頭一樣發光發熱,永遠照耀著需要她的人們。

【幸福練習】愛的力量足夠承載許多苦難,或前行或停止,都有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