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真的很愛您──記日本宣教

這是我在日本擔任宣教士的故事,為了跟他們分享耶穌的愛。

0
317

第1384期【帶著愛去冒險】〈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尋愛的信仰旅程

〈信心加油站〉耶穌真的很愛您──記日本宣教

圖文◎傅子嘉(日本)

在疫情趨緩之後,社交軟體上可以見到大量的親友前往日本旅遊,留學、工作也正在逐步開放中。說到去日本,你會想到什麼呢?東京的繁華、京都的古悠、札幌的滑雪、奈良的鹿群,還有便捷的交通、整齊的市容、禮儀的國度,也許這是我們想像中的日本。除了旅遊、留學、工作,有聽過去日本「宣教」嗎?

赴日宣教的動機

傳福音可能我們都有聽說過,就是和親朋好友、街坊鄰居訴說耶穌的故事,然後邀請他們來教會。那麼宣教是什麼?好像要翻翻中學時期的歷史課本,似乎聽過馬偕或馬雅各,想一想他們做過什麼呢?開醫院、辦學校,與窮人生活在一起,過著清貧的生活。那日本需要人去宣教嗎?如此先進的國家,哪裡需要辦學校、設醫院,台灣人接受他們的支援比較貼合實際吧?但我正在日本宣教,容我把故事娓娓道來。

我一直都很喜歡日本,尤其是有關歷史的東西,也會收看一些日本的新聞與節目。當我越來越深入了解這個國家,發現日本的國民處在極度高壓的生活,有些人加班、應酬,隔天再接續去上班,甚至沒有時間回家盥洗或睡覺。人與人之間也十分疏離,丈夫失業了,不能讓妻子知道,為了避免她擔心,就穿著西裝到公園閒晃到傍晚。日本的自殺率居高不下,我在入境的當天,電車上顯示因為「人身事故」所以誤點,我心裡有底,大概就是有人臥軌。然而,沒有看到任何人為此感到驚慌,民眾仍默默等待運營公司把事情處裡完,相信電車很快就會繼續運作。為什麼?如果是在台灣,有人臥軌不應該是大新聞嗎?在日本卻是習以為常的事。我想了想以前到東京旅遊,好像也是天天看到跑馬燈上寫著「人身事故」。

拉回我們的信仰,常常聽到有人說:信耶穌之後我家氣氛都變好了、信耶穌之後我工作順利了、信耶穌之後我脾氣改變了、信耶穌之後我變樂觀了——這些都發生在「信耶穌」之後。我自己剛從神學院畢業,不論是知識還是實際的技能,學了很多東西,但何處可以用得上呢?台灣對我來說,既熟悉又不用離家,當然是一個好選擇。此時,卻有段聖經經文進入我心中:「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馬書10章14節)剛剛提到好多人因為聽了耶穌、信了耶穌,生命可以改變,我自己也是。我不禁思量,既然知道,人需要「信」耶穌才能有好多幸福的事情,那麼日本──一個自殺率如此高的國家──需要耶穌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此畢業之後,籌備了幾個月就出發前往日本。

「去日本很棒欸!」這句話我常常聽到。確實前來宣教之前,我已經來日本玩過四次了。這裡的旅遊是很棒,但也很貴。換言之,來宣教也很貴,我是參與宣教機構一起來的,半年的預算是日幣100萬元(折合台幣約20萬元),這些錢是自掏腰包嗎?不是,宣教是教會的工作,所以是大家的自由奉獻。教會願意花這麼多錢,且現實上教會不會得到任何好處(因為人數不會有絲毫增長)。然而,我的母會還是願意且差派我去。既然到了日本,我也不是來旅遊,而是思考怎麼在日本傳福音。可能我們想像中的傳道人都是在台上講解聖經,私底下帶領小組、查經班、禱告會。我在來日本之前確實要做這些,但來了之後,卻很少有機會做這些看起來是教會的「正經事」。事實上,在日本擁有完全的宗教自由,甚至我是拿宗教簽證入境;然而,跟別人直接談起信仰是一件非常冒犯與不禮貌的事情。打個比方,就像遇到一個陌生人,開口就問:「你月收入多少?」如同打探隱私,包含開啟宗教相關的話題,在日本都是極度失禮的行為。

宣教生活的點滴

那我在這裡做些什麼呢?除了幾個從中國來的學生喜歡和我互動,也想認識信仰,我可以非常簡單,並且直接講論耶穌及教會的事情,其他方式真的是想都沒想過。週二到週四,有許多時間我會坐在校園的咖啡館裡面,做一個小小的看板,上面寫:「我想進行語言交換,我想學日文,我會中文、英文。」感覺不是很困難,在台灣的大學生多多少少會有興趣學學語言,我也期待透過這樣的方式接觸大學生。可是一個多月過去,都沒有半個人來找我。在其他宣教士的家,她會邀請學生來家裡遊戲和分享、學英文,使用的材料是聖經,所以可以講聖經故事。她會設計一些與信仰有關的問答,學生也會回答。有一次我問她,要不要帶那個學生決志,感覺那位學生回答得很認真,也很感興趣,但她搖了搖手,拒絕了我。等到學生走後,她跟我解釋:這是文化的問題,日本人不能拒絕別人,那樣很失禮,所以學生剛剛的回覆,可能只是禮儀上對宣教士的尊重,即便邀請學生決志,他也不會拒絕,但那並非他內心真正想信仰耶穌,只是禮儀而已。

能做的事情真的很有限,不斷地禱告和陪伴就是最大的工作了。當一個學生願意「撥空」接受我們的邀請出來玩,真的可以說是神蹟。我喜歡下廚,所以會用食物吸引日本學生。最近正在挑戰製作珍珠奶茶,希望能夠成功。在日本的宣教工作確實非常花錢,成效也難以看見;而且需要謹慎小心,不小心冒犯人的話,只會把人推離耶穌。但我深信,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真的需要耶穌。回到故事的開頭,我入境的那天,看到跑馬燈寫著「人身事故」,我知道耶穌要我來這裡做點什麼。我想不論是什麼方法,我都想告訴日本的百姓:有位神看顧你、除去你的煩惱、祂很愛你、祂是耶穌。

我們常說:「耶穌愛我」、「神愛世人」,那麼耶穌愛日本人嗎?當然愛,但是若沒有人肯來這裡,日本人就永遠不會知道耶穌愛他們。從數百年前起至今仍有許多宣教士在台灣耕耘(我自己的家族信仰也是宣教士建立的),而他們想向台灣的百姓、也想向您傳遞一個訊息:「耶穌愛您!」他們不辭千里、不懼文化的差異、選擇離鄉背井,就是為了告訴您:「耶穌真的很愛您!」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