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戲,讓祂來做導演

我們的一生就好像一幕戲,是上帝讓一切的受苦折騰,變得別具意義。

0
120
Image by janeb13 from Pixabay.

第1424期【耶穌是咱永恆的希望】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人生如戲,讓祂來做導演
〈信心加油站〉疫情下的溫暖
〈幸福光點〉重獲新生的日子

◎簡建城(台北市)

苦難中見恩典

我是單親家庭,爸爸在我九歲時因為肝病過世。由於家裡的經濟支柱倒下,加上新房子的貸款壓力,媽媽被迫將房子租了出去,並到外地尋找工作。在我國小、國中時期,是寄宿在外婆家,跟外婆和二舅、小阿姨住在一起。

小學二年級時,韓元雄牧師帶著教會的長老和執事來我家除偶像,要帶我們家信耶穌。然而,信耶穌的兩年之後,我外婆也過世了,當時我小小的心靈,覺得信耶穌並不是一件好事,似乎會招來厄運。好在那個時候,教會的蔡天賜長老和眾多弟兄姊妹充滿了愛心,願意接送我們每個禮拜往返教會聚會,直到我們有辦法自己坐公車前往。從家裡到教會的路程,常常要花上兩個小時,因此這樣的服事,讓我第一次深刻體會到什麼是恩典。

國中時,有次輔導室舉辦活動,集合學校所有清寒家庭的學生,參加一個兩天一夜的高中技職學校參訪團。活動結束後,老師問我:「你要不要去讀高職,免費喔!」我委婉地拒絕了,讓老師感到十分訝異。記得他說:「你有把握考上大學嗎?考上大學又如何呢?有個技術在身不是更好嗎?」當下我也不置可否。當時適逢李遠哲博士推行教育改革,試辦第一屆自學班,不用考聯考,可以直升高中。畢業後,由於我是台北市前兩百名,因此全部的高中都可以選,因為班上同學選擇師大附中,我也跟著填了師大附中。
看見榜樣,回應呼召

上了高中之後,因為沒有人管我,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人可以諮詢。於是我問上帝,要選擇當賺錢的醫生,還是靈魂的醫生?禱告後,我就把人生方向交給上帝。這段時間我常常覺得,因為上帝恩待我,讓我從不可能的地方翻身,好像被拉上來一樣。原本我的人生應該沒有任何學習樂器的機會,卻因緣際會進了管樂隊,還是免費學習。這段歷程建立了我的自信,包括上大學以後遇到挑戰,也能有面對的勇氣。

大學時選學校與科系,我跑到埔里的暨南大學讀中文系,遇到了可以說是我屬靈父親的潘雅三牧師。他是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但在那個時代,他把自己埋在埔里,做一個默默耕耘生命的傳道者。他的牧會充滿了基督的風範,以嚴謹的釋經講道餵養他的群羊。很多人以為他是流放邊疆,但在神的眼中,這可是一處戰略要地,因為到處充滿了偶像崇拜。

後來我考進中華福音神學院,立志要作神的僕人。當時我的舊約老師胡維華說,蒙召的經驗不是入學的門檻,而是一生服事的縮影。主耶穌取了奴僕的形象,為十二門徒洗腳,足見信仰的可貴之處,就是心甘情願、主動擺上。是主耶穌邀請了我,跟祂一樣去洗別人的腳。在我預備就讀神學院的十年間,我竭盡全力地去學習,在衛理神學院參與詩班服事,去宇宙光福音機構參與百人合唱,又在學校團契服事高中生,前前後後大約七、八年。期間,我開車載學生去苗栗、基隆、宜蘭等地,服務偏鄉地區的孩童。下了班,也去社福機構參與課後陪讀等。這些經歷都不是強求而來,都是教會剛好需要。

真實的信仰,需要主

現在回想,究竟是什麼原因吸引了我,願意相信耶穌呢?答案是我看見了神的愛,一路牽引著我的人生。我們的一生就好像一幕戲,是上帝讓一切的受苦折騰,變得別具意義。有人說,苦難是信仰的考驗,沒有經過苦難的信仰,就好像沒有信過一樣。的確如此,唯有和耶穌一起坐在同一艘船上,經歷狂風巨浪,才能真實見證祂使風雨平靜下來的奇蹟。我們是自己人生的演員,而不是看戲的觀眾,需要和主建立關係,同經風浪、同甘共苦。

很多人講見證,常常都是病得醫治,或是考上好學校、賺大錢。這些當然很好,但是不信耶穌的人也追求這些。真實的信仰是基於對上主的信任,信祂的話,然後堅定不移地走下去。聖經裡有句話說:「祂從灰塵裡抬舉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詩篇113篇7節)只要願意將自己交託給上帝,祂必能拯救那信祂的人。

十二月,耕心特別推出 彩色版特刊,邀您為 所需經費奉獻, 使更多人認識福音。 郵政劃撥帳號:31556011 戶名:財團法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灣教會公報社 (請備註為耕心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