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盞溫柔黃燈

林振慶(澎湖湖西)

0
1

6月3日第822期

小時候,最喜愛在一屋柔柔的燈光下,享受父母伴讀的溫暖。即便父母工作再累,回家後也會來到書桌旁教我習字。及長,與朋友外出,夜歸次數增多,此時和夜空星辰相互輝映的,是家門前那盞柔黃的燈,母親會在那光圈下等我歸來。

高中畢業後,我的生活陂行蕩檢,七情六慾牽動神經之際,鑄下大錯。在警局裡,望著母親失望的臉和一室的靜,我不覺滿心愧疚!但母親除了罵我、怨我之外,對我依然保有一份相當的愛。
入監服刑九年來,家人一直鼓勵我、陪伴我。去年,拜獄政教化系統所賜,有幸與親愛的家人手牽手於高牆內相聚。歲月已在我臉上留下些許痕跡;而我也不經意發現,母親的白髮一根根增多。
父親早逝,母親獨自照料著我和大哥長大,辛苦了大半輩子,直到前些年才有點能力跟銀行貸款,買了間屬於自家人的屋。母親思想開明,得知我在獄中受洗歸主後重生、蛻變,欣慰的對我說:「家裡雖然拿香拜拜,不過只要你覺得信耶穌很好,等你假釋回來,你阿姨可以陪你到家附近的教會參加禮拜,為主奉獻,活出好的見證!也許媽和大哥也會與你一道前往教會也說不定喔!」
詩經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聖經箴言3章11~12節:「我兒,你不可輕看耶和華的管教,也不可厭煩祂的責備;因為耶和華所愛的,祂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讓我體會出一個人最起碼的修養就是孝順父母,但近而立之年的我,不知是否領悟得太慢?
在獄中,我最喜愛翻閱聖經,那一首首古典美麗的詩歌,詠唱著溫柔的愛,給人一種永遠的、家的盼望。孩子就像風箏一樣,無論飛得再高再遠,母親永遠會在另一端,緊握住手中那條線,絕不放手!亦像那盞溫柔黃燈,永遠為子女守候。母親,我對您的回報在哪裡?我怎樣才能令您不再擔憂、恢復以往開朗的笑容?祈求父神賜您平安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