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媽媽謝謝妳!

莊芳美(宜蘭市)

0
1

3月31日第865期

我出生在花蓮鳳林鎮,母親在我八歲時過世,家裡五個兄弟姊妹相依為命,後來我投靠外婆。外婆教導我做人要誠實要勤勞,使我在大事小事上都不敢馬虎。

北上讀書,廿二歲完成學業後,與男友吳秀和結婚組織家庭,婚姻幸福,唯一的缺憾是沒有孩子。直到八年後,我們終於擁有一對兒女(宜珊與邦駿),從此,自認人生100分。我很愛孩子,白天工作,晚上下班後親自烹飪美食,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一九九三年,夫婿決定搬回宜蘭陪伴年邁雙親,於是安排宜珊進入國小讀書,我成為全職媽媽每天接送女兒,到校看她學習狀況,讓她知道我愛她,隨時在身邊。

一九九四年某天晚上,我正幫兒子洗澡時,聽見客廳傳來「轟」聲巨響,我衝出去,看到書櫃倒下,滿地鮮血。我使盡力氣移開書櫃救出女兒,她氣若游絲的說:「親愛的天父,救我……」我立刻用浴巾包裹她送到醫院。救護車一路鳴笛,我擔心她昏迷不醒,於是不斷輕喚她的名字。到了加護病房,她好像聽到我的呼喚,突然坐起,我上前抱住她,沒想到她吐了一口血後倒下。先生聞訊從台北趕回來,孩子卻斷了氣。

我跪在醫院的聖母畫像前,求神也求醫師救救孩子,深刻感到從未有過的軟弱與無助。過去先生帶著孩子禱告時,我都很不以為然的走開,因為他們禱告總是「感謝天父賜我們平安、賜我們有飯吃……」我心裡想,我這麼努力工作、這麼細心照顧你們,你們怎麼總是感謝上帝,卻沒有感謝我……。往事歷歷浮現腦海,才發現過去我是多麼的驕傲,現在卻是如此的無助。

和先生抱著宜珊走進太平間時,已經凌晨一點,先生用台語問我:「帶妳去教會好嗎?」我點點頭,就這樣一腳踏進教會迄今。

與先生交往時知道他是基督徒,但我因外婆是虔誠佛教徒,從小跟她到廟裡拜拜,認定這就是我的信仰。那時,惦記著女兒往生後如何走奈何橋?怎麼找到上帝?為了找女兒的上帝,我跟夫婿到教會,漸漸明白宜珊是上帝給我的小天使,她來到世上的任務是帶媽媽信耶穌。

宜珊過世後第二天,先生打電話給蘭陽教會的陳牧師,述說心中的痛苦,陳牧師在電話中安慰我們、為我們禱告。次日一早,陳牧師帶著弟兄姊妹來家裡探望,從那天開始我們進入教會。

女兒過世後,我帶著虧欠的心過活,每天對著她的遺照說:「宜珊,對不起!媽媽沒有好好照顧妳。」足足兩年,我們活在痛苦中,但弟兄姊妹陪伴安慰我們,讓我們非常的感動,於是一九九六年成立「宜珊教育基金」,幫助家庭發生緊急事故需要協助的孩子,也每年撥款資助家扶中心、世界展望會的受顧兒。我也在教會主日學教孩子認識真理,孩子們都叫我「芳美媽媽」,從他們天真的笑容裡,我看到宜珊的影子。我也跟著牧師及姊妹們學習讀聖經、關懷探訪,生命開始悄悄的蛻變。

十年前,我跟著更生團契進入宜蘭監獄關懷受刑人,因為我的哥哥接觸毒品後入監十五年,看到他們就像看到自己的兄弟,總是忍不住落淚。我投入監獄服事,傳達上帝是愛的真理,用最誠實的心待他們如同親人。在那裡,我像他們的媽媽又像姊姊,所以他們都叫我「阿美姊」。關懷和陪伴是我的專長,一個禮拜四天到宜蘭監獄服事是我的榮幸;監獄的服事讓我變得快樂,但是對宜珊的虧欠未曾減輕。

二○一一年,宜蘭監獄頒給我優良志工獎,我把這張獎狀拿到宜珊的遺照前說:「宜珊,媽媽謝謝妳,因為妳,媽媽信耶穌;因為妳,媽媽到教會,又到宜蘭監獄,媽媽在那裡可以陪伴關心那裡的同學。今天宜蘭監獄給媽媽一張優良志工獎,這張獎狀是因為妳,媽媽才得到的,從今天開始,媽媽要謝謝宜珊,相信宜珊也認為媽媽這樣做是對的。媽媽相信,宜珊在天上也高興媽媽這麼做……。」(本文於佳音廣播電台2012年10月14日專訪播出,感謝佳音電台授權轉載)

復活喜悅:復活的耶穌能帶我們走出內心的墳墓,讓我們從死寂中蛻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