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進上帝的懷抱

毛鳳君(新北市)

0
0

5月5日第870期

我是個被先生家暴十年的婦女,不管他如何破口大罵三字經,把我們母子趕出家門,還故意換鎖不讓我們進門……,為了讓孩子有一個家,我都忍了下來。

記得那天風雨很大,天很冷又打雷,我們母子沒地方去,只好求他開門。他看我趕不走,從此變本加厲,動不動就把怒氣發在我身上。可是我也是個人,面對他的狠心對待,我也會傷心難過,他卻說我一天到晚只會哭。

我很想離開他,離開這個傷心地,但我真的非常害怕,在人生地不熟的台灣,不知該往哪裡去?如何扶養孩子?離開,沒地方可去;回中國,又怕被別人嘲笑,左右為難,苦不堪言。

回想自己在中國經營美容美髮店十幾年,穩定過活,沒想到遠嫁台灣,卻過著被家暴的生活。多年來,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覺得被老公打罵太丟臉了,所有的苦都獨自一人承受。就這樣年復一年,忍氣吞聲,被折磨得失去自信、失去自我,更失去了笑容;多少個夜深人靜,獨自一人哭泣到天亮,頭髮也漸漸變白。

有五、六年的時間,先生沒給我生活費,為了照顧幼兒,我先拿手工縫珠在家做,等孩子上托兒所後再外出打零工。我努力工作、勤儉持家,可是先生還是看不到我的好,照樣要罵就罵、想怎樣就怎樣,有時連家都不回,把家裡的一切都丟給我。這些我都可以忍受,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回家就大吵大鬧?我被他吵到頭快要爆炸,身體也出現問題,醫生都告訴我同樣的話,是精神壓力過大造成,叫我心情放鬆,不要生氣。

我也不只一次告訴他,不要再暴力對待我,我已經受不了了;如果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會帶著孩子離開,但他笑我:「妳如果離開這裡,一定會死在外面!」他諷刺我、愚弄我,不懂得珍惜我們母子。那天,當他手拿菜刀指向我的胸口時,也幫我做了最後決定。

我真的帶著十歲大的孩子離開,在暴力防治中心安排下,住進了庇護所。但即使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我仍心驚膽戰、日夜惡夢;我無法忘記先生手拿菜刀,把我的頭強壓在流理檯上的那一幕。夫妻十一年,我到底犯了什麼錯,竟要這樣狠心對待我?那恐懼的陰影好像吸血鬼一樣,日夜吸乾我的血,讓我的生命逐漸枯萎。

奇怪的是,當我在黑暗中摸索該何去何從時,內心卻有個聲音要我去找教會。我已經燒香拜佛四十多年了,哪有可能去找教會?記得離開家那天,匆忙的連換洗衣褲都沒帶,卻順手拿了佛經佛珠,祈求佛祖的守護……。但「去找教會」的聲音不斷出現,去年九月廿三日,我真的帶著孩子去找教會。

第一次到教會,孩子在陌生的環境裡因害怕而吵鬧,引來一位教會姊妹的注意,她過來安慰我們;另一位高長老則拿了一本聖經送給我。我就這樣踏進了愛的大門。

其實我的中文程度不好,看不懂聖經,但不管走到哪裡,坐下來就想看聖經,雖然怎麼看還是看不懂。直到十一月九日下午,翻到路加福音12章11~12節:「人家把你們帶上會堂,或是帶到官長或統治者面前受審問的時候,你們不用擔心要怎樣為自己辯護,或是要說些什麼話;因為在那時候,聖靈會指示你們該說的話。」當時我不知道這段話的意思,正好律師傳簡訊通知我,十天後要開庭打離婚官司。看著簡訊和聖經的話,太不可思議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上帝卻先告訴我,並且要我不要害怕。

謝謝上帝為我點了一盞明燈,照亮前方的路;祂的愛救了我,也醫治我的傷痛。雖然生活仍艱困,但我不再害怕,因上帝告訴我,我比在天上的飛鳥更貴重,鳥不種也不收,天父尚且養活牠,所以我不必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來台灣十年了,從來沒被人愛過、關心過,沒想到離開那個家,不但沒死在外面,反而得到許多的愛與關懷。庇護中心志工的陪伴,讓我們慢慢走出傷痛;教會弟兄姊妹愛心關懷、為我們禱告,例如沒換洗衣褲時,就馬上為我們送來,雖然尺寸不合,但對我們來說,那是世上最溫暖的衣褲。現在,我每個禮拜最期待的就是上教會和大家快樂的唱詩歌、分享喜怒哀樂;就像雖然和教會一位外國老師言語不通,但他的一個微笑、一個擁抱,都讓我享受不盡。

現在的我已經離婚了,回想起來,我反倒要感謝前夫,感謝他把我打進上帝的懷抱;如果不是他拿刀追打我,我也不會離開,可能現在還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感謝上帝派來許多天使,陪我們度過難熬的日子,讓我在祂及眾人的愛裡面找回自尊、自信和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