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相信的人有福了

金碧輝(雲林西螺)

0
3

1月10日第1010期

母親今年七十五歲,生長於雲林沿海一個小農村,廿三歲時與父親結婚;母親的原生家庭信仰佛教,她跟父親結婚之後才開始接觸基督教信仰。

母親只有讀到小學二年級上學期,她說,當時姊姊要她留在家裡幫忙放羊及趕牛,所以她便失去讀書的機會。母親識字程度不高,五個字當中大概只認得三個字,像是「大」「中」「小」這種很簡單的字。

從我有記憶以來,差不多兩、三歲時,每天晚上睡覺前,母親都會帶我用「主禱文」禱告;到了禮拜天,母親也必定帶我上教會,我先去上主日學,跟其他小朋友一起聽聖經故事、唱詩歌,結束後再跟母親一起做成人禮拜。教會生活在我成長的記憶中,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慢慢長大懂事之後,我開始發現母親上教會的真實情景──聖經,她幾乎完全看不懂;聖詩,差不多只懂得一半,但母親並不因此對信仰所有退卻,反而很喜歡去教會,總是安靜的聽牧師講道。母親的信仰態度,讓我不由得深思上教會的意義。

一個不識字的女人如何能唸而且還能背頌「主禱文」?是誰教她的?一定不是我的父親,因為父親太忙,很少在家。一個不識字的人,聖經的字句都看不懂,那麼去教會做禮拜的信念是什麼?她對信耶穌的中心思想又是什麼?這些問題連帶讓我想起也不識字的阿嬤。

其實阿嬤並不是我親生的祖母,她是父親的伯母;因親生阿嬤早逝,父親由伯祖母撫養長大。阿嬤成長於基督教家庭,年輕時照顧家裡的弟弟妹妹;結婚後,又同時照顧雙方兩個大家庭。一個弱女子,經常從西螺走路到斗六去割草,只為賺取生活費養家糊口。阿嬤的風範堅苦卓絕,讓我明白什麼叫「一枝草,一點露」。

我從來沒有聽阿嬤在抱怨,她總是很喜樂的過日子,依靠主過生活;就連九十高齡時不慎跌倒傷了大腿骨,也沒抱怨,三個月後又能走動,上帝給她的恩典實在夠用。阿嬤雖然不識字,卻擁有敬虔的信仰,所教養出來的兒孫也走在神的道路。

有件事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當時我約十三歲、弟弟十一歲,阿公過世幾天後,我們聽到樓上有怪聲音,因全家人都在樓下,覺得很納悶,不禁聯想是不是「有鬼」?但爸爸不在家,大家都不敢上樓,母親只好去找阿嬤,跟她說:「阿一呀(南部人稱呼媽媽的叫法),樓上有聲音……」我接著說:「有鬼!」阿嬤大笑說:「戇孫,妳是信上帝的人,世上沒有鬼,如果是妳阿公回來,妳要抱住他,問阿公『你要去哪裡?』……」我在阿嬤身上感受到,信耶穌有平安以及對死亡的無懼。

母親及阿嬤的身影一直烙印在我的心底,我常想,為什麼她們都不識字,聖經故事也懂得不多,一輩子生活在純樸的鄉下,卻這麼熱愛教會,而且信心堅定?「單純相信的人有福了!」我相信這是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