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與金子所長

劉俊銘(美國明尼蘇達州)

0
0

1月17日第1011期

我的阿公一九○七年生,台南永康人,九歲失怙;身為長子,上有纏足的母親,下有弟妹,為了一家生計,小學畢業後就到台南新化糖業試驗場當小工,因為工作認真,後來被派到販賣部(福利社)當伙計。

當年,糖業試驗場科長金子昌太郎(相當於後來成立的糖業試驗所所長,阿公以「金子所長」稱呼他),一次半夜起來巡查,看到販賣部的燈光仍然亮著,探頭一看,這個十多歲的年輕伙計還在挑燈打著算盤結帳,金子所長覺得這個年輕人工作認真可取,就跟阿公提議要讓他自己開柑仔店(雜貨店)當老闆,取代販賣部。以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外包。這對阿公來說,真是個天大的玩笑,雖然當年販賣部賣的東西只有少數幾樣,但對一個窮伙計而言,開個柑仔店需要的是無法想像的大資本額。

阿公十七歲那年,金子所長真的以自己的錢出資四千圓,無息無借據讓阿公開了一家柑仔店,同時讓阿公按月償還部分本金。

當阿公結婚成家後,金子所長認為阿公的生活費會增加,便主動告知要減少每月償還的金額;每次家裡多一個孩子出生,償還金額就再減少一些。直到金子所長全家在一九三七年六月要離開台灣回去日本時,他告訴阿公,債務已經都還清了。

印象中,沒聽過阿公提及他當年到底還欠金子所長多少錢,可能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因為本來是打算終身按月償還的。阿公堅持要繼續償還,但金子所長回日本後,一直不讓阿公知道他在日本的住所。

聖經馬太福音18章,耶穌講了一個免債的比喻,「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帳,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因為他沒有什麼償還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兒女,並一切所有的都賣了償還。那僕人就俯伏拜他,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那僕人的主人就動了慈心,把他釋放了,並且免了他的債。」這個被免債的僕人,後來反而不肯免一個只欠他十兩銀子同伴的債,主人知道後忿怒的把他下到監牢去……。耶穌以這個比喻來告訴世人要有寬恕虧欠的心,撒迦利亞書7章9~10節也教導:「你們要按真正的公平來審判,彼此以慈愛憐憫相待;不可欺壓寡婦、孤兒、寄居的和困苦的人;誰都不可心裡謀害弟兄。」金子所長可能不是基督徒,可能也沒有讀過聖經,但他的作為與神的吩咐卻有符合之處,畢竟神在造人時,把良知放在人的心裡(羅馬書7章22節)。

金子所長對我的阿公帶來深遠的影響。阿公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一生刻苦勤儉,八十多歲時,仍然老闆兼捆工配送黑松汽水。他生活節儉,卻很樂意助人。四十多年前,一位就讀高雄醫學院的原住民學生因父親過世、家境困難,阿公幫助他完成學位。這位學生畢業後回東部家鄉行醫,我最近由網路上看到他沒有忘記從醫的初衷,數十年來,一直在台東的鄉村服務族人,目前還是衛生所的主任。阿公把金子所長公義憐憫的精神傳承下去,金子所長若有知,一定會非常安慰。

二戰結束後,日本滿目瘡痍,阿公一直想要回報金子所長的恩情,但都沒達成。有一次,糖業試驗所一位朱姓代理所長要去日本出差,他是東北人,能說日語,阿公請他帶信給金子所長,表達欲回報謝恩之意。那位代理所長在日本會見了金子所長,金子所長雖然生活清苦,卻婉拒了阿公的好意。從日本帶回來的信息讓阿公好失望,金子所長交代:「不可以讓劉san知道我的住所。」直到阿公離世,金子所長一直活在他的心中,是他一生中最敬重的恩人。

金子所長是甘蔗育種專家,對台灣蔗糖業發展有很大的貢獻,一九二九年因病辭職時,獲得總督府極大的榮勳。最為人所知的事蹟是一九一五年「礁吧哖事件」,日本總督府擬屠殺新化壯丁的斬無赦惡令,金子所長向總督府陳情,才阻止一場大浩劫。當前,台灣社會不公不義的事層出不窮,黑心食品、司法不公、賄賂等,宛如聖經尼希米記5章記載當年以色列人豪門權勢掠奪老百姓的情景。在這缺乏公平正義的社會,但願有更多的「金子所長」,秉持神的教導:「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章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