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隊友

我問我的隊友:「我們的小孩呢?」 他只是婉轉地說:「正在醫生那裡治療……」

0
341
Photo on Unsplash

◎楊雅筑(新竹新豐)


想幾個月前,我原本一帆風順的人生,卻突然颳起了狂風暴雨。

就在去年的12月27日那天,跟平常一樣,先生(也是我的隊友)陪同我到醫院做第38週的例行性產檢。產檢過程中,本來沒有高血壓的我,血壓卻莫名升高,我心中開始感到不安。醫生要我去監聽胎心音,十分鐘不到的期間,護理師一直用儀器來刺激胎兒,但都沒有發生胎動。護理師衝進來對我說:「妳必須趕快做剖腹產,胎兒情況很緊急!」霎那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等我回過神來馬上向上帝禱告,祈求祂帶領並保護我和胎兒的平安。

經過幾個小時後,我仍在手術後的疼痛和半睡半醒之間,整個人還迷迷糊糊。等我比較清醒過來後,馬上追問我的隊友:「我們的小孩呢?」他只是婉轉地說:「正在醫生那裡治療。」

直到兩天後,我才知道當時狀況有多緊急。原來,是我的隊友為我承擔起許多本來是我要承擔的巨大壓力,以及內心的煎熬與折磨。

當天在緊急剖腹產後才發現,胎兒因為吸入及吃進許多胎便,以致無法呼吸、癱軟變色,只能緊急插管急救。由於過程中可能產生器官缺氧或各種感染可能,所以當時醫生對我的隊友說:「你要有心理準備,在這6~8小時之內,你隨時有可能失去小孩,這幾天都是危險期!」原以為可以慶賀小孩出生的畫面,此刻完全幻滅,我的隊友面臨的是小孩的病危通知。

屋漏偏逢連夜雨,醫生告訴先生,診斷出我有子癲前症,因此產後血壓才會一直飆升。也就是說,我的腦中風、產後大出血機率都是別人的四十倍。這一切重擔突然都壓在先生身上,他承受這些我扛不起的擔子,為了怕我擔心,所以只能婉轉告訴我小孩在醫生那裡。他強打起精神,日夜照顧我,等我血壓較穩定後,才慢慢告訴我實情。

先生的體貼付出,讓我想起聖經所說:「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以弗所書5章25節)因著他的承擔與犧牲,讓我不致因血壓攀升而導致腦溢血,我從他的愛體會到「婚姻的真諦」,就像主耶穌為世人捨己的愛一般。先生是我親愛的隊友,而上帝猶如我們的隊長,祂引領並保護我們。

那幾天我一直想著「為什麼我會遇到這些事?」腦中不斷閃過一些可怕的念頭:小孩可能缺氧致死、變成植物人、終生癱瘓……越想越可怕,只能祈求上帝讓小孩平安無事。產後的我,除了擔憂小孩的健康,也害怕自己可能隨時會死。平常從未想過死亡這件事,直到這次才驚覺,原來死亡離我這麼近。雖然信主已久,但如今才發覺自己的信仰根基薄弱。

感謝上帝的恩典,透過醫療團隊的努力,我的孩子逐漸恢復,從插管到可以自主呼吸,腦部也沒受到影響,總算可以鬆一口氣。感謝上帝的拯救,為我們全家帶來安慰與盼望。經過這次生死交關,我更加敬畏上帝的偉大,祂是我們生命的隊長,我們能認識祂、成為祂的隊員,是多麼幸運的事啊!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子癲前症子癲前症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