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隔離的愛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

0
404

河野共喜(新竹市)

我叫共喜,來自日本九州,目前是元培醫事科技大學食品科學系研究所一年級學生。我在日本主修發酵食品系,學習日本傳統醬油、味噌與其他發酵方法以及微生物。大學四年級曾到元培見習一個月,除了認識台灣食品,也和老師及同學去參觀食品工廠。我對日本和台灣的發酵文化很有興趣,因此一直很想來台灣深造,繼續進一步研究。

 日本1%的基督徒 

2020年10月入境後,因COVID-19疫情關係,我配合14天檢疫隔離,之後隨即展開在台灣的新生活。週末時,我會在新竹公園教會和香山教會做禮拜,也去過原住民和客家教會。此外,每週也會參加新竹大專學生中心香山長青團契的聚會,週六晚上則參加新竹公園教會學青團契。若問我台灣教會和日本的有什麼差異?首先,日本只有日語禮拜,而台灣有華語和台語禮拜。其次,台灣教會年輕人和兒童比較多,MEBIG活動也比較活潑。第三,日本教會通常禮拜時只使用鋼琴,台灣則有各種樂器。
我的家人在福岡香住丘キリスト福音教會聚會,我的祖父在這個教會講道,他是日本國際基甸會的志工,我也跟著去學校和醫院分送過聖經。2016年我參加福岡舉行的大型佈道會「希望の祭典 in Fukuoka」,深受感動並於同年四月受洗歸主名下。大家都說這是難能可貴的事,因為全日本只有1%的基督徒,也因此要面對許多考驗與挑戰,受嘲弄是很平常的事。雖然日本人也慶祝聖誕節和復活節,他們並不真的了解這些節日的意義,求上帝差遣更多傳福音的人,讓更多日本人能有機會認識祂。

終圓來台留學夢

來台灣留學始終是我的夢想,雖然中間經歷許多波折。起初是因疫情關係無法入境台灣,後來又突然遭逢喪父之痛。那時日本疫情嚴峻,醫院管制進出人數,還好醫院通融我們全家得以陪伴父親走完人生最後旅程。失去父親,我內心既悲傷又難過。有時也會問上帝,為何讓父親如此年輕就回天家?但一想起父親面臨疾病磨難時,總保持平靜喜樂的心,如今他與主同在天上,想必再也沒有痛苦與悲傷了。無論多麼不捨,我和弟弟決定學習父親,敬虔持守這個信仰。
羅馬書8章35~39節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為祢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父親的離去雖令我心傷,卻不能阻擋我到台灣留學的夢想。
來到台灣後,我遇到一個親人和好朋友,也受到教會兄姊的關愛,讓我在異鄉的學習不覺孤單,更感受到主內肢體不分國界的愛與包容。

在愛裡共喜同悲 

我的名字「共喜」取自聖經羅馬書12章15節:「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日語聖經是這樣寫:「喜ぶ者と共に喜び、泣く者と共に泣きなさい。」要同理他人,與他人共喜同悲,這並不是容易的事,但上帝喜悅我們這樣做,只要我們願意,祂一定會幫助我們。
在全世界被病毒籠罩之際,我很感謝上帝讓我能順利來到台灣讀書,也感謝祂保守我身體健康。如今,只要知道遠方的家人都平平安安,我就感到很開心了。
我知道未來仍會遇到許多困難和挑戰,但因為有主與我們同在,有聖經為根基,有教會團契互相支持,因此,無論處在何種患難中,我都要繼續讚美,靠主常常喜樂!

作者參加新竹公園教會學青團契的健行活動(前排右三)。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