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的蛻變

0
92
Image susan-lu4esm from Pixabay

◎  傲潔(宜蘭縣)


「眼光的蛻變」正是上帝幫助我將見證埋入生命深處的第一站,
沒有透視生命價值與憐恤的眼光,聖潔的救主何能靠近像我這樣的罪人? 

我發自真心愛著我的公婆,這並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積年累月蛻變而成。

夫家坐落在民間信仰濃厚的鄉下,廟宇林立,街道市容雜亂欠序,經過多年仍蒸不出繁榮之氣。婆婆在陳年老舊的房子裡,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起床、種菜、做家務、吃飯、唸經、睡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公公也相仿,起床、種菜、看股市、玩電遊、吃飯、睡覺。爭吵鬥嘴點綴著兩老沉悶的日常,有時擦槍走火,公公先閉嘴滅火,婆婆自覺無趣,也會隨之收兵停火。

外子每次得閒自英國返鄉,總會待上幾週,陪兩老種菜、走訪菜市場買生鮮,也陪兩老到醫院看診做檢查。說來也巧,每次他回台期間,公婆都剛好身體微恙,須赴院檢查。

「平時好好的,每次我回來就生病。」視訊時先生對我苦笑,「照顧他們,我自己的事都做不了,很沒生產力!」

「這是上帝的恩典,總比兒女不在身邊才生病來得好吧!」我安慰他。若非要照顧在學中的兒子,分不了身,我真想回去陪陪公婆。

幾週下來,外子不斷跟信佛的婆婆傳福音,鼓勵她向耶穌禱告。三十年來,婆婆總是搖頭拒絕:「你信你的,我不能背叛佛祖。」弄得他心灰意冷,對親人信主之事失去信心。「唉!他們不可能改變的。」外子喟嘆說。焉知,要改變的人不是他們,而是我們。

夫家是女兒國,有姊妹三人,外子是獨子。曾經,我對她們「相見如冰」,對公婆亦「敬而遠之」。是信仰差異使然?縱然不同信仰有不同價值觀,卻不應成為家人疏離的理由。起初上帝設立婚姻家庭,家乃愛的居所,而不是評是非對錯的地方。

走過二十多年媳婦路,我體會出「終極改變始於自己的眼目。」當我看待公婆與外子姊妹們的眼光煥然一新、發現他們的好時,真誠的愛就從這嶄新的視角孕育而出。

「妳是好媳婦,我信佛,無法改信基督教,妳好好依靠妳的耶穌,克服妳的困難。」透過網路,在海峽另一端的婆婆和顏悅色對我說。

「媽媽,我很慚愧,沒有好的信仰見證讓您看見信耶穌有多好!」我滿懷感概,道出心底的愧疚。

公婆感情很好,走過再多不堪的風暴,如今依然不離不棄、相互體諒關照。婆婆深怕兒子經常獨自返台會影響夫妻關係,吩咐外子:「儘量留在英國,等全家有空再回來。」她愛得如此無私,以我們的婚姻為優先,令我打從深處萌發堅定的信念:「耶穌的救恩必要臨到她!」我天天晨跪,在上帝面前真心誠意為公婆禱告:「求天父賜他們有健康的身心,能體會信耶穌的美好。」

固然,這「美好」必須由我們這一家來彰顯,畢竟我們是家族中唯一的基督化家庭。跟家人傳福音的關鍵不在口才、道理或外顯的成就,而是我們的生命及待人處世時所散發的吸引力。有人以為,表現優異、生活富足,就是折服人心的信仰見證。殊不知,見證就埋在基督徒生命底層最真實的本相裡,也是耶穌改變人生命的真正憑據。

曾幾何時,耶穌改變我這位香港媳婦,讓我對夫家的每位成員懷抱真誠的包容與體諒,從而憑藉個人意志,對他們生出堅實的愛。這愛催逼我無時無刻為公婆禱告,把他們放在心坎上。面對外子與姊妹間的不睦,我鼓勵他站在對方立場設想。「回顧你們童年一起玩耍的真摯情境,吵架鬥嘴都是樂趣,一家人有什麼放不下的?」每回外子與姊妹為信仰起衝突而耿耿於懷時,我皆如此勸慰。

我也曾深深傷害過自己的父母與手足,是他們用親情的愛無條件寬容我,將「家的真諦」烙印在我心坎,才使我在愛夫家的崎嶇路上能持守堅毅不移的心,為每個人的靈魂得救殷切祈禱。每次視訊談話時,看見公婆與外子姊妹的臉龐,我都覺得他們很可愛,由衷感激他們成為我地上的家人。我會繼續祈求上帝:「使他們也成為我天上的家人。」

信仰的生命根基埋得越深,傳福音的果效越發壯大。「信耶穌真的很好!」這句話口說無憑,就連耶穌自己也選擇親臨人世,因為祂見許多人流離失所、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就憐憫他們,醫治人身心靈的疾痛,用超越的愛來見證祂是真神。

「眼光的蛻變」正是上帝幫助我將見證埋入生命深處的第一站,沒有透視生命價值與憐恤的眼光,聖潔的救主何能靠近像我這樣的罪人?感謝耶穌擦亮我的眼目,使公婆的美麗如燦爛寶石般,在我眼前閃爍,吸引我愛他們更真、更深、更切!

【幸福練習】

「信耶穌有多好」口說無憑,我們應學主柔和謙卑、甘願捨己的精神,就能讓人真正感受到祂的好了!

Image susan-lu4esm from Pixabay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