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C牧師的一封信(附音檔)

經過多年職場波折與人生歷練,我終於相信您當年傳給我的福音了!但是,C牧師,您現在人在那裡呢?

0
731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耕心Podcast】 【LINE社群】 【LINE官方】

朗讀、作者◎劉曜境(台北市)

敬愛的C牧師:

首先,我要為三十四年前的失禮,鄭重向您道歉。1987年,我和您相識於那場戒嚴時期最大的街頭抗爭遊行裡,反對政府通過《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後來也被稱為「六一二事件」。

那是一個視自由人權為動搖國本之惡的年代。在國家暴力加壓催化、人民當家的意志越來越強的社會氛圍下,一把炙熱的民主怒火被點燃了。無論是因丈夫身陷黑牢而軟弱哭泣的妻子、被師長同學羞辱的孩子、靠天吃飯的農民,或是仰資本家鼻息的升斗小民,就連身處社經地位頂端的醫師、律師也通通站出來,為民主自由發聲。

彼時,我只是個二十歲學生,面對民主浪潮襲捲,熱情澎湃的同時,也有著跟歷史一起呼吸的快感。而看來只大我幾歲的您,那時也站在黑衣白領的牧師群裡,為神國、為人民、為公義禱告。我第一次聽見那麼多人,奉耶穌基督的名,為一個共同的家國願景齊心呼求。

「面對獨裁極權的國家機器,你們這樣的禱告,簡直就像狗吠火車,有用嗎?」我非常不以為然地問道。當時隔著尖銳的拒馬,您是離我最近的牧師。您安靜在一張紙上寫下您的電話與地址,遞給我說:「有空來我們教會走走,我可以專心與你討論。」

踢館‧對峙

兩天之後,我真的去拜訪您。想不到,除了國家認同一致,我們在其他見解上有著極大差異。在您新開拓的教會裡,我自以為是地跟您辯了一個下午。與其說是「辯」,倒不如說,是我口沬橫飛賣弄自己的「神鬼奇談」。而您,就成了現場唯一的聽眾。我跟您劃清界線,說自己是眾生平等、四大皆空的無神論者。還說,耶穌根本不是神,而是一個社會底層的艱苦人,只因勤奮向上而成了世界偉人,當上八點檔勵志故事的主角。

您完全沒反駁我的論點,只是誇我腦筋好,神將來必大大使用。我過度自傲,以為這是您辯不過而給自己找的下台階。您說時間晚了,要為我買便當,我卻冷冷回您:「建立教會等同創業,萬事起頭難,您應該把有限資源用在有希望的客戶身上!」還加了一句:「至於我,絕對不可能『食飽換枵』,去當您的什麼『神的僕人』!」當時,我完全不領會您身為牧者的善意與包容,只覺得那種「贏」的感覺真好。那天下午,我像個勝利者,志得意滿地離開教會。從此,沒再去找您。

時光荏苒,我漸漸淡忘曾到您教會「踢館」的事,也忘了您的名字。上週主日禮拜時,我們牧師提到口舌爭辯對福音工作的傷害,他殷殷提醒:「神的兒女呀,千萬不要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以為自己贏得了辯論,其實,是失去了原本要回歸向主的人心啊……」那一刻,我像被雷打到似地,想起那年與您相遇的事。我心裡有股衝動,迫不及待想跟您道歉,也想跟您報告:「牧師,我如今變成基督徒了!」

那夜下著雨,我靠著模糊的印象,驅車前往您當初建堂的所在,才發現當年的市郊田野,早被高樓大廈取代。我下車走進寒夜的巷弄,追憶當年下公車後走到您教會的路徑。

恩典‧和解

敬愛的C牧師,原諒我記憶力差,在那個往事如煙、悸動依舊的現場,我完全找不到可回溯的痕跡,只能抱憾而歸。但我仍記得,您在誇我口齒伶俐的同時,還不停翻閱聖經告訴我,神的愛是無條件、白白賜給人的恩典。

這些年來,我沒停止尋求真理。許多宗教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就像試車那樣,只要啟動引擎,都可給人直線加速的刺激感。但,人生豈可能一路平順到底?直到遇見顛簸路面、泥濘道路,才恍然大悟:原來,加速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基本功能,車子底盤的配重設計、抓地力、避震懸吊等,才是平安回家的關鍵。

許多宗教都勸人為善,但我真實領受到,基督信仰磐石般的堅定信念,才是我情之所歸。與其說,我是被牧師的講道感動,不如說,我是被那群單純無私、摯情回應上帝呼召的信徒所吸引。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許多基督徒的故事一直激勵我,不可做一個唯唯諾諾的人。而今,他們不再只是耳聞的故事,更是我親愛的弟兄姊妹,能與他們有相同的信仰,我感到與有榮焉。

經過多年的職場波折與人生歷練,如今,我終於相信您當年傳給我的福音了。但是,C牧師,您現在人在哪裡呢?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