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永恆的盼望

曾經我也禱告,求主醫治我的身體、修復我的基因……

0
204
Image by Petya Georgieva from Pixabay

第1390期【憑著信心前行】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等候永恆的盼望
〈信心加油站〉曠野教我的事

◎曾琬瑜(台南市)

三年前的那個冬天,是一切「急轉彎」的起點。

罹罕病無語問天

當時,尚在就讀大學的我,偶爾會感覺到雙腿不聽使喚,原以為只是單純的過勞,多加休息就會好轉,然而症狀卻一天天的加重。直到有一次跌倒,且無法自行爬起,我才驚覺事態嚴重。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來到醫院,殊不知等在後頭的,是改變我一生的「宣判」。

醫師聽完、確認我的症狀,先提出幾個常見的病名讓我知道,接下來指出可能需要面對的治療,然後安排一系列的檢查。帶著滿滿的排程單,踏出醫院的那一瞬間,雖然外面是台北難得的冬陽,我卻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瑟瑟發抖。「主啊,為什麼是我?」仰望著藍天,內心發出無盡的吶喊。

在那之後,我的身體、我的心,被疾病狠狠地賞了一巴掌。面對沒有結果的檢查,望著一天天退化的身體,不但我無計可施,醫師也愛莫能助。日復一日,我機械性地生活著──上學、回診、檢查、用藥,但我的身體功能並未因著治療好轉。我仍然難以站立、行走,短短一個月,從活蹦亂跳變成需要仰賴輪椅協助行動。

需要堅持的理由

在那段日子裡,我彷彿被全世界放棄,每日流淚禱告也得不到上帝的回應,更加深了我的無助和絕望。「主啊,祢還在嗎?祢在哪裡?祢還記得我嗎?」疾病的打擊、上主的靜默,讓我的信心也隨之跌落谷底。雖然維持著讀經、禱告的習慣,但我覺得自己離上帝好遠、好遠,遠到我不確定祂是否還在。

在漫長的檢查之後,醫師告訴我,我的狀況是一種會影響神經系統的罕見疾病,然而我的狀況很特殊,他也沒辦法確切告訴我,究竟是罹患什麼疾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開始復健,看看能否延緩退化的速度。

來到復健科,看著身邊大部分都是中年以上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不禁悲從中來──年紀輕輕的我,怎麼也變成需要仰賴復健呢?每週一次的復健,看著自己不見起色的身體功能,我感到有些迷茫和困惑;在掙扎痛苦之間,不確定自己是否需要繼續這些治療。

在某個想要放棄的夜晚,我在睡前向神禱告:「主啊,如果祢要我繼續做這些復健,求祢給我一個理由堅持下去,不要放棄。」

恩典一直都在

第二天到醫院,我在治療室內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我在一個營會中,曾經一起同工過的學妹。看著穿白袍的她出現在我眼前,真是感到又驚又喜。當我得知她現在正在實習,接下來三個月會負責我的治療時,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那一刻起,我深深知道,上帝真的沒有離開過。

也許我在苦難當中感受不到上帝,甚至覺得祂離我好遠,但實際上,祂從未離開。現在看來無比任性的禱告,上帝卻垂聽,也真的應允。祂使用一個我熟悉的人,填補了我信心的空缺,讓我真實地知道祂一直都在,祂沒有離開。

終於在發病一年半後,經過基因檢測,確定我罹患的是一種叫做「脊髓小腦共濟失調第44型」的罕見疾病。因為全球病例極少,所以也沒有太多資料讓我知道接下來的病程速度。然而,對現在的我而言,這些似乎也沒有那麼重要。因為我知道、也深刻體會到,無論如何,上帝依然掌權。

現在的我,不再轉頭看著那些被疾病吞噬的能力。相反地,我選擇往前看,看看自己還存留的,把握能夠好好生活的每一天。在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動作中,感謝上帝讓我還能做到一些想做的事。曾經我也禱告,求主醫治我的身體、修復我的基因,但在讀到耶穌臨上十字架前的那個禱告:「倘若可行,求祢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之後,我對疾病有了更深的感悟。

在這個看似沒有希望的退化當中,我學習仰望,更是操練著順服,許多沒有答案的質疑,也逐漸轉成等候永恆的盼望。

幸福練習

求主使我們能夠學習倚靠祂,能夠在缺乏中經歷祂的恩典與慈愛。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