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恩在我家

我們一家和留在中國被歸為黑五類的眾親人,雖算不上大富大貴,卻人人在財務、事業、健康上豐富有餘……

0
83
Image by MALEAH LAND from Pixabay.

◎永寧(美國)

一九八九年,我陪伴離家五十年的父親首次返鄉探親。抵達河南的濮陽城外時,父親回憶當年國共兩軍曾在遼闊的麥田裡決戰,廝殺完屍橫遍野。

父親還憶起,裹小腳的祖母每個禮拜會到濮陽的華美中學,送乾糧給住校的他。當時河南盜匪猖獗,姑父遭殺害,祖母也曾被囚禁在枯井中,幸而自個兒逃了出來。也許生命中遇到太多苦難,一九三八年,我的祖母在華美中學對面的路北耶穌教堂信主受洗。如今,宣教師創建的華美中學與路北耶穌教堂,都已成了濮陽的重點保護文物。

九死一生

僅十五歲的父親,被迫輟學扛著槍上戰場。某次打了三日的戰役,疲憊的父親靠在樹下小睡,做了一個奇異的夢,有兩位老太太催促他:「快向東邊村逃。」父親嚇醒後,找回被同袍拿走的馬與槍,有人建議他:「天亮了,一起去西邊村吃飯吧!」父親婉拒,騎馬往東邊走,才行到村口,便聽說西邊村的國軍和村民已經全數被殲滅,無任何活口。我的伯父還以為胞弟戰死了,正在村內號啕痛哭。後來,兄弟倆被共軍追緝,歷經險阻逃到了杭州,卻只有父親隨部隊到了台灣,那一年他二十歲。

父親感念他能數次從危機中平安逃離,皆是神的恩典,抵達台灣後,就受洗成為基督徒。可惜的是,後來與我母親結婚,崇尚民間信仰的母親總是說去教會她會頭痛,因此父親也停止聚會。

眷村外的街上有一間小教會,當時我們這群孩童貪圖聖經卡片和糖果,禮拜天總是飛奔去教會,後來教會搬到鎮上,我們才停止聚會。但是神沒有遺忘我們,兒時同伴離家上大學後,許多人竟然都信了耶穌,並且成為傳道人或長老領袖。我和妹妹也在二十歲時受洗,受洗後參加青年宣道大會,我走到台前決志奉獻一生事奉主耶穌。

父母回轉

我傳福音的前二十年,面對家庭諸多壓力與攔阻。但是服事主是我一生的志業,自勉要至死忠心,無論多大困難,總要歡喜往前行。

我為母親信主禱告二十多年,她始終拒絕。一日傍晚,我忽然有個強烈的感動,打越洋電話回台灣,再一次勸母親信耶穌,她竟然一口答應了。七個小時後,哥哥從台灣打電話來說母親摔了一跤,導致腦出血。四十多天後,母親離世了,發生意外前那個禱告讓她搭上人生最後一班救恩列車,得以在天上永恆的家安息。

父親過世前,很肯定地告訴我,耶穌是他心中的神。他八十三歲時,無病無痛在睡夢中離世了。他生前曾說,當年河南鬧飢荒時,遍地都是叫化子在乞討糧食,我的祖母命令家中的長工打開倉庫,拿出糧食分給災民……我們一家和留在中國被歸為黑五類的眾親人,雖算不上大富大貴,卻人人在財務、事業、健康上豐富有餘。我當傳道人經歷數十年的艱困,神總是派許多人來幫助我,甚至偶然獲得美國政府的退休金,讓我毋須憂慮晚年生活,可以安心事奉主耶穌。

申命記7章9節說:「你要知道耶和華──你的神,祂是神,是信實的神;向愛祂、守祂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直到千代。」神的話何等信實,信主的家庭真是蒙福。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