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的多重恩典

0
273
Image by Jupi Lu from Pixabay

第1393期【媽媽練習曲】祈禱之時

〈本週焦點〉當媽的多重恩典
〈信心加油站〉親子關係大挑戰
〈幸福光點〉與孩子一起成長

◎陳薏平(台南市)

我有兩個女兒,當媽的資歷剛好滿20年。如果只用一句話來形容這趟旅程,我想,沒什麼比「恩典之路」更加合適。成為母親,不僅是在我的多重角色上再疊加一層複雜的人際網絡,更要緊的是一個從上主來的賞賜和託付。

初為人母,倍感焦慮

還沒當媽以前,我覺得自己的個性多愁善感、愛哭又有點完美主義。結婚第二年的暑假,我熬夜籌劃營會、帶學員攀岩,無論上山下海,樣樣都來,甚至還因此生了一場重感冒。後來得知有個小胚胎進駐,一整個惶恐多於歡喜。深怕自己吃的藥傷害她,還會自責沒有把身體照顧得宜,為她預備的不是最佳的狀態。這是第一次,以媽媽這個角色感到焦慮。但隨著她慢慢長大,我發現可以擔心的事情,實在是不勝枚舉、五花八門。

我曾被醫師禁止上網,繼續查詢各種疾病資訊、教養須知,也曾讓幼兒園老師皺著眉頭勸慰,不要過度憂慮孩子國小以後的事情。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還有好幾次弄得自己既疲累、憤怒,又充滿自責,在最親近的家人面前心力交瘁到幾乎崩潰。我的心裡似乎有著這樣的吶喊:「如果當媽媽是這麼一回事,怎麼會是一個賞賜呢?恩典在哪裡?上主又在哪裡呢?」我在心裡默默祈禱著,想找出答案。

啟蒙經驗得釋放

記著有次我抱著小女兒,手牽著四歲多的大女兒到郵局辦事。在等候時,姊姊吵著要吃麵包,我怕她弄掉所以要她忍耐一下,回家再吃。拗不過她一再保證會小心,我把麵包給她,交代她坐好。就在她開開心心準備爬上椅子時,麵包從塑膠袋裡滑了出來。看著那塊麵包以慢動作優雅地滑出來掉在地上,我聽到理智線斷掉的聲音,顧不得郵局裡還有其他人,我開口就罵:「妳看吧!妳就是這麼不小心!」

回家的路上,姊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路上都不願意被安慰。此時我的情緒已經平復,反省自己的暴怒是因為好幾天沒睡好,對她覺得有些愧疚。然而,我沒有開口跟她道歉。終於走到家門口,我開門時一個手滑,整串鑰匙噹啷掉在地上,我聽到一個生氣又委屈的聲音:「妳看吧!妳就是這麼不小心!」上主透過她稚嫩的聲音叫醒我。我驚覺姊姊完美複製了我的用詞和語氣,也複製了我處理情緒的方法!

轉頭看著她氣噗噗的臉,我折服於上主的幽默感,所以我認真向姊姊道歉,跟她分享我的感受和想法。在破涕為笑的分享中,我感受到上主的愛,祂顧念這小女孩受傷的心,也理解我承受的壓力。祂既沒有責備也不定罪,而是溫柔提醒,並給我一個機會決定,是否誠實面對自己。

這個經驗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啟蒙,雖然沒有得著答案,但新的眼光被開啟了。看著女兒時,我提醒自己:她們是上主的女兒,主在她們身上有美好的計畫──這嶄新的眼光幫助我從焦慮中得到釋放!

過去的我認為,要為孩子們負全責,彷彿要把她們教養得完美又成功才能向主交帳,因此任憑自己的完美主義主導抉擇,深怕自己的選擇不夠有遠見、不夠有智慧,所以在各種不同的建議和學說中遊走而惶惶不安。新的眼光則引領我慢慢看清楚上主的計畫,我要做的不是幫她們做決定,而是保護、養育並陪伴她們成長,長成一個能分辨上主聲音,並且有能力承擔祂計劃的人。

擁抱童年的自己

然而挑戰從來沒有停過,猶記得姊姊小四的時候,期中考考差了,放學時她當著其他父母的面,看似輕鬆地說出自己的成績,當時我羞憤到想挖地洞鑽進去。回家之後,我不知道怎麼處理自己的情緒,於是大聲尖叫發洩。姊姊以為媽媽的失控是因為她,但我知道是自己的童年經驗所引起。

為了讓女兒釋懷,我努力覺察自己,面對自己對成績的迷思,以及對失敗的恐懼。我發現自己其實很羨慕女兒,因為我的原生家庭非常重視成績,發考卷那天,回家的路總是舉步維艱;然而女兒卻這麼輕鬆自然、表情愉快,我羨慕她,也心疼自己。這件事成為一次深刻的療癒經驗,我好像回到童年,卻用不一樣的角度觀看並理解,我以媽媽的身分擁抱並安慰童年的自己。沒想到在陪伴女兒長大的過程中,自己也被恢復而變得堅強成熟。

這20年來,我慢慢明白孩子是從上主來的賞賜和託付。當媽的多重恩典是我從中經驗到上主為父為母的心腸,明白祂的愛。我也享受與主同工,參與培育祂的僕人。更棒的是在我付出大量心力的同時,上主也恩待我、建造我。這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真的說也說不完,感謝上主揀選我,使我有份於祂的工作。

幸福練習

給身為母親的自己或她一個大大的掌聲,相信彼此是被神所愛的。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