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愛 恩典的愛

貢丸老師(台南市)

0
3

12月1日第900期

我想,要愛吸毒的人,是世界上最艱難的愛吧!對於母親以及上帝給予我的恆久忍耐、無條件、無底限的愛,我無限感激!

我長期吸毒,十多年來像鬼一般地活著,許多人都放棄我了,認為我不可救藥,只有死路一條;連我自己也不知前途何在──或許吸毒過量倒斃路上,或許販毒時被警察擊斃……我不知道,我只清楚地感覺到,死亡,是個看得見的事實,隨時會吞食我。

在自己都毫無信心時,我的母親卻依然時時刻刻期盼著浪子回頭;記得每次我入監或移監,不論遠近,母親的腳步總是跟到那裡,從沒放棄過我。在母親眼裡,我是長不大的孩子,雖然我知道母親的愛,也知道自己身陷罪惡中,卻一點也無法改變自己。記得母親曾傷心地對我說:「即使我已沒有錢再幫你戒毒,但我也會用沒有錢的方法來幫助你、陪你……」當時我很難過,但毒癮一發作就又重蹈覆轍。我真的很想去死,但又沒勇氣,一想到那情景,內心絞痛,可憐天下慈母心啊!

我十七歲時就加入幫派,過著刀光劍影、令家人擔心的生活。幫派包裹著美麗的糖衣,好像不是犯罪組織,而是像慈善團體;大哥小弟有著革命情感,甚至立血為盟、紋身結拜。我以為可在同儕中高人一等,卻不知這是一條不歸路。

我就是在幫派中,近墨者黑成為癮君子,吸食各樣毒品,甚至最後連海洛英也無法滿足我的慾望。黑社會給我們的教育是要講義氣的,幫派中也有不成文規定,輩份高的出事時,中生代必須代扛責任。一九九四年,我因交易毒品被查獲,為恪守幫派原則,拒不供出實情,以致被重判廿一年,後來減刑為十二年,服刑六年後假釋出獄,但出獄後又重操舊業。

不斷重蹈覆轍是所有吸毒者的悲哀;戒毒,簡直是難於上青天!吸毒者的家人更是悲慘的受害者,被拖向無底的深淵。吸毒者還能靠毒品的麻痺來逃避現實壓力,但家人呢?看到我們一意孤行,他們在愛與絕望中掙扎,苦不堪言。

直到有一天,母親單純守望的心終於有了回應──我們接觸了教會,我受安排進入福音戒毒所「晨曦會」。一開始,我像以往進到戒毒所一樣,並不抱太大希望,尤其聽到他們說「戒毒不靠藥物,只靠耶穌」,我真的差點暈倒!我戒毒戒那麼久了,花了無數的冤枉錢,各樣神明都拜過了,全都沒用,他們竟說靠耶穌就能戒毒?況且我還是「海」字輩呢!監獄文化戲稱吸食海洛英者為海龍王的女婿,涉毒者即是海龍王的奴僕。獄中有道:「父母老婆甩一邊,海小姐擺中間。」因為她才是最愛!

萬萬沒想到,在晨曦會認識這位奇妙的上帝,讓我經歷到如同母親對我不離不棄的愛,也讓我看到許多傳道、牧師都是過來人,他們以生命影響生命來幫助我們,用上帝的話語餵養我們,讓我的心慢慢融化,慢慢懂得愛,並開始去愛別人。我終於明白過去的敗壞,於是決定勇敢向海龍王說:「我要退婚──遠離海洛英!」

耶穌犧牲自己的生命,為我死而復活;因著祂的接納與憐憫,我得以成為新造的人。在完成兩年的戒毒過程後,為回應神對我的愛,我也投入晨曦會的服事,將自己過去的負面經歷,反芻為協助其他吸毒者的正面力量。我希望不只是我自己戒毒成功,還可回頭再堅固弟兄,把右手所接受到的恩典,從左手再傳給其他需要幫助的朋友。

不僅我得到救恩,我的母親也受洗成為神的兒女,一同領受這份恩典。這曾是一份艱難的愛,但也是恩典的愛、翻轉生命的愛!一路走來備感艱辛,但每當感到無能為力時,上帝總是為我開出路來。為了不徒受神的恩惠,我知道自己必須繼續勇敢前進,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