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享天賜安眠

陳孟祺(台南市)

0
34

8月16日第989期

從小我就是個樂觀的人,別人總覺得我很正向,不曾叛逆而且不知憂愁,不懂煩惱又一副憨膽不知死活。當朋友說他們會失眠時,我還感謝上帝,讓我一躺上床就可以打鼾入睡,因為聖經詩篇4篇8節明明告訴我們:「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神──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所以,我總是無法體會失眠的人有多麼不舒服。

我服務於製造業,工作到第七年時,職場表現達到高峰,但健康檢查的紅字也達到了六項,且經歷兩次痛風。藉著調整飲食與作息,的確可以局部改善,但仍維持在及格邊緣。直到去年年中,因為一個良率問題,引發課內士氣低落,我對自己的專業及領導能力有很深的自卑與反省,對客戶、老闆與同仁有極度的沮喪與恐懼。這就開始了為期快半年的「凌晨三點起失眠」。

雖然我以約書亞記1章9節告訴自己:「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但我一直不明白自己是否有與神同行?因為失眠的情形並沒有因這樣的宣告而結束。我也曾到大醫院的身心科接受像實驗室的量測,得到的結果卻只是「自律神經失調」,醫生診斷說我像脫韁野馬,已經靜不下來了,只建議我要打坐與運動。

記得去年十一月起,為了準備台南市大學路恩慈堂「街頭報佳音」活動,我大量複習中外的聖誕頌歌,還準備了三段約十分鐘耶穌誕生的短講信息,朝思暮想救贖的意義,口中不停哼唱詩歌,直到耳中、心中自然響起頌讚的旋律。聖誕節前一週的某一天早晨,我起床的時間竟然是早晨六點半,不再是之前失眠時的凌晨三點!

不明究裡的我頓時心中大吃一驚。到現在為止,我不再半夜醒來就睡不著,為此我曾經在浴室裡痛哭,只因為我體會到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耶穌在兩千年前行了許多醫治趕鬼的神蹟,兩千年後因為稱頌祂的誕生、傳道、釘十架、死後復活與升天,我得到了醫治,就是那心與靈受傷、身體失調失眠的症狀。我藉著耶穌釋放心中的重擔、自卑、貶損、沮喪、灰心、懼怕、批評、抱怨、論斷……,當我無力抵擋這些負面情緒又不知怎麼辦時,便呼求仰望祂,深信神必幫助我。

歷代志下20章9節:「倘有禍患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瘟疫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站在這殿前向你呼求,你必垂聽而拯救,因為你的名在這殿裡。」15節:「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讓我們在讚美中靜享天賜安眠,一早起來奮勇迎敵,不要靠自己之力爭戰,要擺陣站著,看耶和華為我們施行拯救。歸榮耀給在沙漠中開江河,在曠野中開道路的唯一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