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旁的七個朋友

在醫院住了廿三天後,我回家休養。但是,我的記憶仍是片斷的……

0
13
◎林得恩(台中市)
Photo credit: Christiaan Triebert on Visualhunt / CC BY-NC

「我怎麼在醫院裡?我在做夢嗎?」我張開眼睛,疑問著。原來我騎機車下班回家的路上,在車水馬龍的台灣大道和漢口路交叉口,為了閃避穿越車陣的路人,彈到對向車道,造成顱內出血,被送到醫院。

那天是二○一七年十一月廿二日,據家人事後告訴我,我當時昏迷指數是八,屬於重度昏迷,經醫生評估,我的睜眼反應與說話反應都屬於無反應,分數只有一分。原本在室內設計公司擔任工務、管理好幾個工地的大小事、個性活潑反應快、對工作和未來很有熱情和憧憬的我,就這樣陷入昏迷!

經過手術,我在加護病房大約住了七天,之後轉往普通病房。我的記憶斷斷續續,以為自己在夢裡,很希望可以趕快「醒來」,只知道聖經詩篇23篇4節一直在我腦海迴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在醫院住了廿三天後,我回家休養。但是,我的記憶仍是片斷的,直到聽朋友講起他們知道我出了車禍,我才比較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在幾次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就像還沒回過神、行屍走肉般地走動著,甚至以為自己到了陰間,但是那時我正好讀到聖經以賽亞書38章18節:「在陰間沒有人讚美你,死了的人不會頌揚你;下了冥府的人不會仰望你的信實。」上帝的話像深夜汪洋中的燈塔一樣照亮我。感謝上帝的仁慈,讓我撿回一條命,讓在下班時段人來人往的大路口出車禍的我,不僅沒被對向的快車撞到,避免造成肢體二度損傷,而且除了頭部開刀的小疤,身體其他部位僅有皮肉擦傷而已。

看過其他腦部開刀的例子,周遭朋友都驚奇我術後恢復得很快,甚至有些不知情的人看不出、也不相信我曾出過大車禍。而且,在醫院工作的朋友跟我說,根據醫生的診斷書,我的病情實在很嚴重,開完刀後必須經過語言復健、有可能半身不遂或遺失部分記憶,媽媽也說醫生有開立重度殘障證明給我。

我是一個極度怕痛的人,很難想像車禍當下那種痛楚發生在自己身上,這該怎麼承受呢?感謝上帝,除了車禍和住院過程我真的只記得一部分記憶之外,其他這些醫師的診斷都沒有真的在我身上發生,而且曾背誦過的聖經、以前發生過的事,我都沒忘記。

出院休息四十幾天後,今年一月底我返回職場,很感謝老闆為我保留職務,這真是我一直很熱愛的工作。然而,我身體的復原狀況跟不上工作的速度,「為何以前做得到,現在卻做不到」的挫折感持續包圍著我,幾個月後,我決定辭職,先休養身體。

我問信仰虔誠的媽媽:「上帝那麼厲害,為什麼不能直接讓我不出車禍就好?」敬畏上帝的媽媽,從我進開刀房起,都帶著信心倚靠上帝,她鼓勵我:「在妳住院期間,牧師和朋友們都來探望妳,其中有七個朋友因為看到妳奇蹟似地醒過來,因此相信上帝的存在,感動地禱告,願意邀請耶穌住在他們心裡。」媽媽說,上帝保守我的生命,還讓朋友們相信耶穌,我實在是參與在上帝的榮耀工作裡。

另外,一位過去我從沒想過要向她傳福音的朋友,也親口告訴我,這次因為我出車禍,讓她有幸能認識上帝、向祂禱告。是啊,因為我的緣故,我的老闆、同事也都多了一次可以認識上帝的機會,而且上帝保守我醒來後四肢健全,不僅可以行走,還能繼續以彈琴、打鼓來服事祂!尤其在我神智尚未清楚的時候,祂就透過聖經經文保守我的每個心思意念,我因此沒有做出任何不理智的舉動。

還有一位正好遇到挫折的朋友也和我分享,他被我的故事激勵了,很願意接受我「一起禱告」的邀請,讓自己有機會去經歷上帝。於是,我很快收拾起受挫的心情,專心休養身體,準備好要重新出發,去找合適的工作。也期許這一段真實的經歷,能幫助我以同理心陪伴、鼓舞那些處在逆境的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