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斷的愛

媽媽說:情願我們姊妹當尼姑,也不要我們去信耶穌。爸爸恫嚇地說:要打斷我的腿也不要我去教會……

0
221
Photo by michael podger on Unsplash

◎林瑞萍(高雄鳳山)


我是家中的長女,也是家族裡的長孫女,雖談不上什麼掌上明珠,但也頗受重視,奶奶、伯父、伯母、爸爸、媽媽都很疼愛我。

爸媽為了生兒子而連生了五個女兒,他們忙著做生意維持家計,無暇陪伴我們,所以我讀幼兒園時才和爸媽同住。爸爸年輕時體弱多病,常看醫生(後來還久病成良醫,考取中藥師執照),我們五姊妹只好學會照顧自己。

我小時候是奶奶帶大的,從沒聽過耶穌,以為那是外國人的神。國中時,奶奶篤信一貫道,也帶著我去當小信徒,年幼的我什麼都聽不懂,對生死不解、對信仰也充滿疑惑:「真的有神嗎?」「死亡是生命的盡頭嗎?」

高一迎新時,班上基督徒同學向我分享校園團契的聚會信息,基於捧場的心態我參加了聚會。當時的我對信仰不以為然,還曾經傲氣向團契主席嗆說:「上帝在哪?」上帝安排團契輔導林姊和王哥,還有許多好同學陪伴我,走過將近三年的慕道過程,後來在某次的福音營會中我決志接受耶穌基督。

信主後的日子並非一帆風順,大學聯考那年我離開高雄北上,在叔叔的公司打工賺取大學學費,豈知我竟然落榜了!想到四個妹妹還在讀書需要花費,名落孫山的我無顏見江東父老,毅然決定留在台北工作半年再補習半年,不增加家中的負擔。在補習的那半年,我意外地參加了台北靈糧堂學生牧區南陽團契所舉辦的聖誕節活動,也因此再次回到上帝的懷抱,過著團契的生活。1995年3月26日我在台北受洗。

有次參加苗栗禱告山的活動,心裡有感動要回高雄工作,雖不是很願意,但仍順服下來,懇求上帝預備工作和教會。後來我果然順利找到離家近、週日可休息的工作,而且又靠近二苓福音教會。漸漸的,二妹也跟我去教會。

由於爸媽反對我和二妹去教會,開始管制我們去教會的交通工具,於是我們從騎機車改成騎腳踏車,最後變成走路去教會。媽媽嚴詞色厲表示,情願我們姊妹當尼姑,也不要我們去信耶穌。爸爸恫嚇地說,要打斷我的腿,不准我去教會。一場「家庭宗教革命」就這樣僵持著,日子在衣架伺候與言語恐嚇中度過。

有一天,我和二妹又偷偷去教會禮拜,當天媽媽拿著水管上教會,準備把我們趕回家,後來被教會弟兄姊妹請了出去。主日結束,教會的長輩不放心,還開車親自送我們回家。爸爸禮貌性地送走客人、關上鐵門、拿出扁擔,開始一頓毒打。我跪著抱住頭,深怕爸爸失手打到我的頭或打斷我的腳。後來爸爸冷靜下來,知道下手太重,就趕快去找草藥來讓我敷。

這件事過後,四妹暗暗勸我搬出去,深怕哪天真的出人命。我偷偷把工作換了,帶著簡單行李,早上上班載妹妹上學時,順道就「出門」了。心裡想著,晚上若沒地方去就待在教會(當時正在開拓的新聚點)。感謝主,在找到租屋處之前,教會有好些人家接待了我。

隨著住處安頓、工作漸穩,我也常和妹妹們相約見面,只是不知道是否該回家。後來認識了外子,我們一起努力取得爸媽的認可。2001年元月我披上嫁衣,由爸爸親手為我蓋上頭紗。感謝主,如今我已是三個孩子的媽,全家在鳳山聖教會聚會。在這條信仰路上,我遭受過大大小小挫折與打擊,感謝上帝陪伴我,讓我沒有因父母責打和反對就放棄,能堅持到最後。

一向反對我們信耶穌的爸媽後來也改變了許多,二妹在教會的婚禮,爸爸也參加了。2015年,爸爸在臨終前接受了主耶穌。感謝主,願我們全家族都能因祂蒙福,在上帝的國度裡依舊是一家人!

 

【幸福練習】

困難越大,愛越堅定,上帝的祝福也更真實。放心把自己交託給主,因為祂愛我們比我們愛祂更深。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