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哥的戒毒故事} 遇見晨曦曙光

我心想:「如果我再繼續吸毒,不是被關到老死,就是最後因毒品過量致死。」 我警覺到自己不能再過這種日子了……

0
97

整理◎莊永駿  口述◎簡春富(高雄美濃)


我是簡春富,有人叫我富哥,聽起來有點像詩歌的「複歌」。我目前是晨曦會第二代同工,因此也有人稱我為「富二代」。說起毒品,它曾是我的最愛,但如今是我的最恨。我吸毒十多年,後來也花了十多年戒毒。

回顧吸毒那段歲月,上帝讓我歷經了「十災」;直到我去晨曦會戒毒後,親身經歷啞巴開口、瘸腿行走、死人復活的奇蹟,人生才重新找到出口。現在的我參與福音戒毒的服事,透過「福音魔術」的方式,四處見證上帝奇妙恩典。

毒‧蟲‧十‧災

前三災是因為吸毒被抓入獄三次。最後一次被關,我心想:「如果我再繼續吸毒,不是會被關到老死,就是最後因毒品過量致死。」我警覺到自己不能再過這種日子,於是試著進入晨曦會戒毒。

第四至六災,則是因為人生遭逢三次車禍。第一次是因為吸毒,騎車撞電線桿,斷了手骨;第二次也是因為吸毒,騎車睡著撞到山壁,腳、膝蓋骨碎成八塊,走路跛了兩三年。第三次車禍還是因為吸毒,開快車撞安全島,車全毀,人卻沒受重傷。陪同父親去取車的親戚看到車時,直搖頭說:「夭壽喔!車子撞得這麼嚴重,恁富仔沒怎樣,伊是拜什麼神?真正有保佑啦!」感謝主,若不是祂的保守,我恐怕早就死了,而且還死了好幾次。

此外,我還有三次毒品注射過量昏死又活過來的經驗,這是第七至九災。第一次在朋友家裡,一針下去不省人事,朋友要把我扛到外面丟了,還好扛到一樓我就醒了。第二次結婚當天在浴室打完毒品後倒地不省人事。第三次一樣是注射毒品過量而昏死過去,也是在那一次之後,我經歷上帝的拯救並真心悔改。

記得最後一次施打毒品後,昏迷了有20分鐘之久,失去意識。在清醒前的朦朧之中,我感覺身體好疲累,甚至比激烈運動後還累,我吐了一口氣,整個人就醒過來了。眼睛一睜,看到雙親在床前擔憂的眼神,當時我羞愧萬分,想哭卻不敢哭,只能將眼淚往肚子裡吞。「你為什麼又跑去吸毒?」父母失望、難過的神情,令我終生難忘。從此,我決定要徹底悔改,不讓我的雙親再為我落淚。我決心向上帝認罪悔改,求祂掌管我的生命。

第十災,也是最後一災,是併發猛爆性肝炎。我的肝指數一度飆到1084之高,醫生說若不住院,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奇妙的是,後來醫生幫我打了干擾素,竟然就這樣奇蹟般地痊癒了。

上帝把這十個災禍降在我的身上,使我歷經生命的黑暗幽谷,因著祂的恩典與憐憫,使我重新看見黎明曙光。若不是祂的憐憫,恐怕我早就不在人世間了。

浪‧子‧回‧頭

記得有一年除夕夜,我打電話回去說我想回家吃團圓飯,其實那次我是想回去騙錢,但媽媽仍滿心歡迎我回家。我騎著摩托車,回到家門口遇見了父親,父親知道我仍在吸毒,遠遠就要趕我走:「你出去、你出去!家裡不需要你這種人!」我低著頭,眼淚就流下。那年除夕我有家歸不得,在寒冷的夜晚賴賴趖,肚子餓,身上又沒半毛錢,連車油也快耗盡,人生真是悲慘。後來我打電話向姊姊求助,她說:「如果你再不去晨曦會戒毒,恐怕在外面流浪的人就會多你一個!」

生命的改變是一個過程,並非一次到位。我三進兩出晨曦會,戒毒情況非常不穩定。我在台灣時戒不掉,後來被送去泰北才成功戒斷。一開始,我是帶著殘缺的身體、破碎的心靈進入晨曦會,連爬樓梯都得扶著腳才能走動。直到有天,我突然發覺走路時腳不會痛了,而且還能小跑步,於是我試著小跳一下,竟然也行!以前號稱「黃金左腳」的我自從車禍後就變成「黃金跛腳」,如今上帝醫治了我。

另一項恩典是,我又能正常說話了!因為吸毒傷到腦部語言區的關係,我嚐盡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苦頭,也導致我非常害怕上台講話,但上帝憐憫我,讓我恢復了語言能力,又能侃侃而談了。

後來我在晨曦門訓中心受訓並被派往中國福州服事,後來又去英國宣教,現在也常往返於台北和泰北之間。只要放假,我就會到醫院戒毒站發單張。「信耶穌真的能戒毒成功唷!」我們有時在公園佈道,有時在街頭發單張,也利用魔術表演將福音傳出去,這些都是為了領人歸主。有時我也去監獄作見證,用自己親身的體驗來幫助戒毒的弟兄們。

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盼望我的故事能幫助那些被毒品捆綁、陷入黑暗世界中的人重見曙光。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donate.tcnn.org.tw/1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