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翻轉我的人生

我靜靜坐在椅子上聽著詩歌,眼淚止都止不住,然後我看到過往人生如同一部微電影在腦海裡播放……

0
271

◎曾美怡(新北市)

懂事以來,我就沒有真正快樂過,成長於一個破碎而讓人精神錯亂的家庭,讓我覺得如同活在地獄。國中時,我曾經拿起美工刀在左手腕劃了三刀,血沒有流出來,只有輕微破皮,但我已經覺得很痛,才知道死必須先克服對疼痛的恐懼,就把自殺的事先擺在一旁。但我心中仍想著,頂多活到十八歲就好,一定要在那之前想辦法離開人世。

慘淡少年時

十五歲時,我考到外縣市的學校,二話不說馬上辦理住宿,離開讓我痛苦的家。我在外過著無法飽餐的日子,對經濟充滿焦慮,總是在擔心哪天無法繼續念書,就會被帶回家,去工廠當女工賺錢貼補家用。平日下課後,我必須去餐廳打工,自助餐、擔仔麵、鹹酥雞、滷味、冰品都做過,寒暑假去發傳單,後來也在醫院當過看護、病歷室小妹,在藥局打雜、在鞋店賣鞋子,有時還和姊姊推著推車去路邊賣飲料……總之,哪裡有錢就往那裡跑,即使發燒四十度、受傷、身體不舒服,也不敢休息,想盡辦法賺錢。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才十幾歲的孩子,只有一個「苦」字可以形容。有時我也在想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怎麼人生那麼苦?十八歲時,我遇到一位老師,她發現我和班上其他孩子不一樣,眼神總是很悲傷,便帶著我去佛寺當志工,念經、朝山、打坐,還開導我說,父母的婚姻不是我結束生命就能改變的,那時候我才打消十八歲前結束生命的念頭。

諸事不順遂

我二十歲開始工作後,放假時常跟著同事、同學去不同寺廟拜拜。三十歲結婚後,因為生不出孩子,更是從北到南一路拜。回想那段日子,求神問卜、算命、誦經、抄經書迴向我都做過,心經、金剛經、地藏王菩薩經、普門品、大悲咒也念了不少,但在各個人生階段還是有許多疑惑、軟弱、無助、無望,最後,我看破了!我變得很鐵齒,成了無神論者,認為此生就是來修行還債,就吃苦當吃補吧!我更覺得,擁有的一切都必須靠自己努力得到。

二○二一年初,我參加公立幼兒園行政職員招考,以榜首成績考取,選到離家最近的幼兒園工作,真的很令人驕傲。但工作沒有想像中順利,我起初不想放棄,姊姊教我禱告,但四個月後我還是離職了。我越發覺得這世界沒有神,如果有神保佑,這份工作就會保住,所以,沒有神!

我離職了,先生剛好退休了,一家三口每天待在家中,摩擦衝突也變多了。某天,兒子騎腳踏車滑倒,右腿一塊肉幾乎要掉下來,去醫院急診縫了十針。之後我和先生為了孩子請假的問題爆發爭吵,教養理念的衝突引發我對先生十一年來種種不滿,情緒像火山一樣爆發。

某天和母親在電話裡聊天,她質疑我:「為何別人考到公家機關都輕鬆做很久,妳卻不行?」這句話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整個人被捲進負面情緒的漩渦,爬不出來了。我想到過去一直很努力想要得到周遭人的讚美與認同,也用盡全力愛身旁的人,為什麼卻一再受傷?我最後的結論是:全部問題都出在我自己身上!於是我開始自我否定、自我懷疑、自我苛責、自我批判,認為自己就是個失敗者,很糟糕、很爛……我突然覺得很累,跟先生說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離婚吧!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跟先生說我很悲哀,離了婚也沒地方去,娘家根本不是我的避風港,怎麼辦?我好痛苦、好孤獨、好疲倦,不知道活著有什麼用。我覺得我很認真、很努力地生活,為什麼好像就是擺脫不了宿命的輪迴?難道我註定走上媽媽和姊姊婚姻不幸福的路嗎?先生無力又無望地看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走進教會

後來不知為何,我心裡有個聲音說:「或許神可以幫助我。」於是我跟先生討論,讓我去教會試試,傳統到不行的先生居然一口答應了。

於是我回娘家,和母親、大姊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我靜靜坐在椅子上聽著詩歌,眼淚止都止不住,然後我看到過往人生如同一部微電影在腦海裡播放……。

原來我十五歲時打工的醫院是基督教醫院,那時我就有機會接觸上帝了;二十歲進入基督教醫院工作,常常要禱告、做禮拜,但我當時不相信禱告、唱詩歌會改變生活;三十幾歲時,從中部到北部,一路上有許多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對我傳福音,我卻一概拒絕他們的關心……影片就這樣播放到當下,四十二歲的我坐在教會裡。

我很感動,想要以後繼續去教會,腦海中跳出幾張讓我害怕的面孔,他們可能會冷嘲熱諷,不准我信基督,但同時我心裡又很篤定,覺得那些人都不會是阻礙。我想到有人愛我、有人給我靠、我是被愛的,突然就生出很大的勇氣。最後,我舉手跟著牧師做了決志禱告。

展開重生旅程

回到北部後,我開始試著在家裡禱告。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是負責的好妻子、好媽媽,但打開《為家庭祈禱》這本書,發現其實自己犯了很多的罪,口舌的罪、不饒恕的罪、驕傲的罪……。之後,我們夫妻間依然有衝突,但我繼續禱告,漸漸可以包容先生、體諒先生,變得更有耐心。我講話也溫和許多,常常出口就是關心、感恩的話語,完全不像以前的自己。不到一個月,我們夫妻兩人的關係就逐漸好轉了。

因著有太多巧合發生,已無法用常理邏輯推論解釋,我不再半信半疑,而是相信「好像有上帝存在」,於是更認真禱告。無論開心、難過、傷心、委屈,我都一一對天父訴說,也很認真去教會參加主日崇拜。

接下來的日子,如同展開一段重生的旅程,上帝帶領我踏上這段旅程,祂醫治我過去諸多傷痛,無論是來自原生家庭、工作或婚姻,慢慢地,我不再埋怨過去,而是覺得每天都恩典滿滿,有拆不完的禮物。偶爾我還是會跌倒,甚至不想禱告,但上帝會派天使扶我站起來,讓我把一切交託給祂、完全信任祂,有什麼事就禱告祈求。有了上帝的話語和帶領,我每天都有盼望、喜樂與平安,發自內心讚美、祝福身邊每一個人,也更珍惜我自己,因為祂那麼愛我,甚至為我死,我怎麼有理由不愛我自己?

感謝上帝賜給我重生的生命,我終於明白,人生可以不用活得那麼累,因為所有勞苦重擔都可以交給上帝,祂的擔子是輕省的。我不再是單打獨鬥,因為有上帝與我同行,祂會引領我走祂預備好的幸福之路!

【讀完這個故事,如有感動可支持編輯刊物的需要】
線上捐款支持💗耕心文字事工
https://donate.pctpress.org/
包括郵資、印刷、人事庶務等,《耕心》每月至少需支出90萬元,如果你喜愛這份小小刊物,邀請你透過捐款奉獻,幫助我們在發行經費上無後顧之憂,使眾人同享福音的好處。